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三国:家父曹孟德,多子多福 > 第五章 命如浮萍

第五章 命如浮萍

热门推荐:
    由于曹昂是背部受伤,只能趴着睡觉。


    不便移动,曹操便让曹昂直接在自己的主帅大帐休息。


    下面铺有虎皮,柔软舒适,然后曹操又命军士拿来被褥,小心翼翼的亲手给曹昂盖上。


    为了防止曹昂被冻着,又命军士拿来火盘用来取暖。


    一切都安顿好之后,曹操让典韦亲自守在大帐门口,这才动身前去军营,亲自整顿兵马。


    背部箭伤疼痛难忍,曹昂趴在虎皮帐椅上,久久不能入睡。


    直到深夜时,已经熬得大汗淋漓精疲力竭,这才终于昏昏沉沉睡去。


    一直到第二天,这一觉也不知道睡到了什么时候,恍惚间,曹昂只感觉眼前有一个人影在晃动。


    曹昂睁开朦胧的双眼,只见一个少女,此刻正站在虎皮躺椅前面,正默默的注视着睡梦中曹昂。


    见状曹昂疑惑的问道:


    “你是谁?”


    少女双臂交错抱在胸前,闻声忙纳福道:


    “妾身张将军之女,张氏,奉命前来侍奉公子。”


    曹昂顿时明白,曹丞相果然办事效率,昨晚承诺的事,今早就把人给送过来了!


    只见张氏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襦裙,怯怯懦懦的站在这里,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曹昂挣扎着想要起身,可很快就牵动了伤口,顿时疼得龇牙咧嘴。


    张氏见状,忙附身过来盖好被褥,低声道:


    “公子有伤在身,千万小心。”


    曹昂这才看清楚对方容貌,张绣之女,果然是生得眉清目秀。


    如果一个人的容貌有10分,张氏至少也得有8分。


    尤其是身材,更是出众。


    双手环抱在胸前,颤颤巍巍,如捧重物。


    这身材妥了,果然没让人失望!


    做一个妾,绰绰有余。


    正在说话间,只见曹操领着一众将领也来到了中军大帐。


    曹仁曹纯曹洪夏侯惇夏侯渊于禁等人看到帐房内居然有一个女子,也都大感意外。


    军营之中,禁止女色。


    可当众人看到负伤正在休息的曹昂后,也都顿时释然。


    别说这里出现女色了,此刻即便是曹昂让女子在大帐里当夜侍寝,丞相大概也不会说什么。


    曹操环视了一遍众将,道:


    “昨夜胡车儿金牛反叛,杀害明公张绣贾诩,剩下的兵马,都清点完了吗?”


    丞相的这句话,显然是说给张氏听的。


    丞相之意,要让她明白,张氏父亲张绣之死,是他手下胡车儿金牛举兵反叛所致,和曹丞相并无半点关系。


    非但如此,丞相还做了善后处理,更是“善待”了张绣的婶婶邹氏,以及张绣的家人。


    这时曹仁忙道:


    “回丞相,西凉人马已经清点完毕,共有步卒四万余,骑兵五千余,共计人马五万,现已全部归顺丞相!”


    曹操点了点头,十分欣慰的道:


    “好,此番出征,受益匪浅!即日起,大军拔寨,回许都!”


    “诺!”


    众将听令,纷纷出帐,开始各自调度本部人马。


    最后,曹操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曹昂和张氏,便也出了帐房,开始再次亲自指挥大军拔营。


    此次出征宛城张绣,共出动大军15万,浩浩荡荡,绵延数十里。


    等到车马备齐后,曹操亲自搀扶起曹昂共乘一辆马车,开始上路返程。


    另外,张氏也在马车上侍奉着。


    就在马车外,有武猛校尉典韦护卫,更有曹纯统领的虎豹骑,来为丞相车队护驾。


    马车行军,吱吱呀呀,摇摆不定,曹昂只是背部受伤,趴在马车上实在难受,于是便在张氏的搀扶下,挣扎着坐了起来。


    曹操看着张氏小心翼翼,始终不吱一声,可她毕竟是张绣之女,与自己有杀父之嫌,曹操心中始终放心不下,道:


    “令尊之死,实属意外,还请张氏不要误会......”


    张氏闻声,噗通一声跪下,泣声道:


    “丞相言重,多谢丞相收留之恩。”


    乱世之中,女子都是身若浮萍,尤其是败军之将,更是命比纸薄。


    曹操唏嘘的道:


    “本丞相让你做吾儿之妾,你可愿意?”


    张氏闻声再叩首,道:


    “多谢丞相成全。”


    曹操这才欣慰的点了点头,道:


    “好,从今往后,要专心为吾儿生儿育女,子若贤,则立,子若不贤,则废。”


    张氏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然后曹操又看向曹昂,叹息道:


    “子脩,你现在都二十多岁,早在弱冠之年便已经被举荐为孝廉,直到现在也没能留下一儿半女,为父年事已高,常年打仗,提着脑袋过日子,现在,也想当爷爷了。”


    这番话,顿时让曹昂无语住了。


    常年跟着你行军打仗,我就有那个心思,也没那个时间去播种啊。


    似乎看出了曹昂的心事,曹操下定决心道:


    “此番回许都,为父立刻亲自为你完婚!”


    其实,曹昂和荀彧之女早有婚约,荀彧是丞相府文臣之首,这门亲事也算门当户对。


    可是,曹操每逢打仗,都要带着长子曹昂,让他积累足够多的军功威望,方便今后继承丞相大业,从而致使这门婚约,一直无法如期举行。


    想了想,曹昂这才道:


    “唯父之命是从。”


    宛城开始行军,大军浩浩荡荡,非止一日,才到许都。


    这时的天子,刚被曹操迁都许都,尚且君臣和睦,天子和丞相之间还没有出现间隙。


    就在许都城外,天子刘协率领文武百官,亲自出城迎接丞相凯旋归来。


    在天子看来,丞相收复了荆州重地宛城,也将意味着朝廷的实力,又增强了一分。


    同时,丞相还收服了数万西凉军精锐。


    这,似乎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可是车门来到了丞相府后,却是出了一点意外。


    丁夫人领着一众奴婢,在门口候着,看到丞相下车,安然无恙,曹昂却是身负重伤,丁夫人顿时色变,道:


    “丞相别来无恙,何故吾儿负伤?”


    曹操闻声就顿时愣住了。


    丞相府中,曹操最惧怕的就是丁夫人。


    丁夫人是谯县丁氏世族大户人家出身,在曹操早年举兵时,丁家世族曾给曹操莫大的支持,再加上丁夫人知书达理,贤良淑德,使得曹操对丁夫人又敬又爱。


    可以说,唯一能够制衡住曹丞相的,非丁夫人莫属。


    曹操想了想,眼下该怎么说?


    就说自己睡了张绣的婶婶,致使张绣不堪受辱,连夜造反,然后射伤了曹昂?


    如果这样说,丁夫人还不气得七窍生烟?!


    就在这个时候,曹昂在张氏的搀扶下,下了马车,忙道:


    “母亲不要误会,军中生变,儿被箭矢误伤。”


    丁夫人见状,忙一脸心疼爱惜的过来,亲手搀扶住曹昂,也不再多说什么。


    曹操心中无不感慨的道:


    “好孝顺的儿子,你又救了为父一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