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三国:家父曹孟德,多子多福 > 第四章 水乳交融

第四章 水乳交融

热门推荐:
    在曹氏宗亲中,自然以曹操为首。


    当然,除了曹丞相外,宗族里就要数曹仁为首了。


    曹昂自小聪明伶俐,深得各位曹氏宗亲喜爱,自小就受到众星捧月般的对待。


    这一刻,曹仁见曹昂身受重伤,更是气急败坏,这才顺手扇了自己一巴掌。


    片刻后,陆陆续续的,曹洪夏侯惇夏侯渊于禁等人也带领大队人马赶到。


    看着众将士围着地上的曹昂,一脸关切,顿时让曹操火冒三丈,大声咆哮着道:


    “速叫军医!”


    可是,在这深更半夜的荒郊野外里,哪里去寻军医?


    正当众将面面相觑,这时又是一队人马赶到,为首一人,双手拎着两个血淋淋的头颅,见到曹操后,直接将头颅扔到了丞相的脚下,并跪下道:


    “末将来迟,丞相受惊了!”


    曹操看着地上的两个头颅,正在狐疑不定,这时曹纯忙解释道:


    “回丞相,张绣今夜兴兵反叛,末将率领虎豹骑杀入军中,连同贾诩,一并斩首!”


    曹操闻声,顿时就愣住了。


    好家伙!


    这平叛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可当曹操刚回过神来,又是一人赶到,同样的也是手中拎着两个头颅,见到曹操后,喘着气,道:


    “丞相勿惊,贼将已被我斩首!胡车儿金牛首级在此!”


    此刻的典韦,浑身上下插满了箭矢,如同刺猬一般,曹操失声道:


    “典将军负伤了?”


    典韦闻声,呵呵一笑,顺手扔掉两个首级,道:


    “丞相放心,末将有重甲护体,这些箭矢伤不到末将!”


    看着这一幕,让曹操也不由得傻眼了。


    这都什么情况?


    刚才和邹夫人两情相悦,正在玩得水乳交融,不亦乐乎,怎么忽然就这样了?


    曹操抬头看着月黑风高杀人夜,不禁自我怀疑道:我不是在做梦吧?


    “回营!”


    在曹丞相的一声令下,所有人开始返回军营。


    可看着受伤倒地的曹昂,曹仁心疼不已,于是亲自背着曹昂,随着众人向着军营走了过去。


    众人虚惊一场,可始终让曹操想不明白,一场突如其来的兵变,怎么这么快的就给平叛下去了?


    返回中军大营,曹操开始逐一询问曹纯等众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曹纯统领虎豹骑,是曹军的核心班底,战斗力自然不俗,可这平叛速度,未免也太过匪夷所思了!


    “回禀丞相,经公子提醒,末将预感张绣会举兵反叛,所以便暗中提前做了部署,听闻军营中喊杀声起,末将直接率领虎豹骑直冲张绣帐中,阵斩张绣贾诩首级!”


    曹操闻声,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回首看向正在被军医包扎伤口的曹昂。


    曹昂提醒叔父曹纯?


    今晚有人夜袭?


    他是怎么做到的?


    此刻的曹昂,趴在营帐内主帅的座椅上,背上箭矢已经被军医拔出,并止住了血,正在被军医包扎伤口。


    所幸,这一箭并不致命,也没有伤及筋骨。


    这时的曹操略一沉吟,又问典韦道:


    “典校尉,你也是受到子脩的提醒,所以才提前有所防备?”


    典韦一脸懵懂的挠了挠头,道:


    “该是如此!公子见末将一人守卫在帐外,便来找我喝酒,酒喝到一半忽然听到城中擂鼓声,公子忙提醒末将身披甲胄,我刚到大门口处,就遇到了胡车儿和金牛率兵来攻,末将在愤怒之下阵斩二贼,驱散了剩余将士。”


    听到这里,曹操不由得再次倒吸一口凉气。


    今日之事,多有蹊跷。


    可在冥冥之中,似乎又有天神在暗中护佑。


    可偏偏这个天神,竟然是自己最喜欢的儿子,曹昂!


    如果不是曹昂,今天曹操的这条老命就要交待在军营中了。


    眼看天色不早,曹操这才让众将各自回去整顿兵马,开始连夜招揽降兵降将。


    今晚,注定将是个不眠之夜。


    看着众将士们陆续离开,曹操这才迟疑的问曹昂道:


    “子脩吾儿,你是怎么提前知道张绣要举兵反叛的?”


    曹昂的伤口已经被处理完毕,此刻正趴在主帅的虎皮座椅上,见左右没有其他人,这才挣扎着没声好气的道:


    “张绣今日刚刚投降我军,家人就被我军羞辱,这但凡是个正常之人,都将不堪受辱奋起反抗,更何况张绣帐下还有数万西凉兵马。”


    听到这里,曹操伸出巴掌,猛拍自己的脑门。


    其实,这一层道理再也简单不过!


    原因非常简单,就是今天张绣投降,致使曹军麻痹大意,上至丞相,下至士卒,全部都飘了。


    上行下效,丞相如此作为,难怪下面诸将会全都松懈下来。


    这就如同一层窗户纸,大家都心知肚明。


    可唯独曹昂先捅破了这层窗户纸,提前预知了曹纯和典韦。


    此刻的曹操,心中既兴奋,又开心。


    开心的是好儿子曹昂能够在关键时刻,见微知著,及时做出军事部署。


    兴奋的是张绣贾诩两人已经被斩首,曹军直接将宛城这个荆州重地,彻底收为己有。


    今晚的一幕,虽然庆幸,可也让曹操越想越是后怕,越想越是心惊。


    但凡稍有差池,今晚他们父子两人将共赴黄泉。


    曹操长长的叹息了一口气,爱惜的看着受伤趴在主帅座椅上的曹昂,语重心长的道:


    “子脩吾儿,今后千万要保重身体,百年之后,还要继承吾之大业!”


    曹昂闻声忙道:


    “让父亲大人挂怀了。”


    曹操之所以要这样说,其实就是要再一次亲口确定,曹昂才是他未来事业的继承人,这一点,是绝对毋庸置疑的。


    其实,曹昂只是曹操妻妾所生,只是庶长子。


    可曹昂聪慧仁孝,深得曹操喜爱,毅然决然的把曹昂当作嫡长子来对待,也不需要任何人来质疑。


    “吾儿今日立此奇功,想要什么奖励?”


    曹昂埋头想了想,道:


    “听闻张绣之女张氏,才貌过人,儿臣想要......”


    听到这里,曹操略微犹豫了一下,这才道:


    “可她毕竟是张绣之女......不过这也好办!明天我就命人将她送来,给你做妾!”


    丞相患有孟德综合症,自然知道儿子的心思,立刻果断答应,可想了想感觉还是不够,补充道:


    “全天下的美人,除了伏皇后,为父都可以给你办到!”


    曹昂心中唏嘘:好父亲!


    曹操暗自感慨:好儿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