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退下,让朕来 > 053:当垆卖酒(下)【求首订】

053:当垆卖酒(下)【求首订】

    少年听到前面一句便露出微讶之色,那双水润多情的桃花眼睁得更圆。


    不止是他,一侧的褚曜也变了脸色。


    平静之下似有酝酿蓄力的暗涌旋涡。


    沈棠没顾上二人反应,目光凝在酒坛坛口,兀自聚精会神,悠悠道出下一句。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话音落下,蓄力已久的文气翻涌汇聚,耳边只听见淙淙流水声,鼻尖只嗅到琼浆玉液香。沈棠挪开右手,坛口不复空荡,取而代之的是清冽碧透的酒水。少年不由得动动鼻子,那双多情桃花眼越发明亮,叫道:“好酒!”


    路人不知真相,只知道这个少年交了钱又喊“好酒”,唏嘘数声——这年头做生意真是越来越没有下限了,这少年郎生得标志好看,什么活儿不能干,给人当昧良心的酒托。


    紧跟着下一幕看呆众人。


    只见少年有些急不可耐地一把抓过酒坛,仰头便喝,连酒水溅到衣襟也浑不在意。


    这坛杜康酒不似新酿,酒水清冽碧透,味道绵长回甘,浓香扑鼻,饶是尝过不少美酒的少年也忍不住见之欢喜。一口接一口,总不满足,没一会儿便喝完了整整一坛。


    “咦?喝完了?”


    他意犹未尽地咂了咂嘴,摇晃空荡荡的酒坛,眯眼凑近,似乎不相信自己一下子就喝完了——他明明刚尝到滋味。抬手一摸腰间钱囊,取出一角比先前碎银大两圈的银块。


    痛快道:“小娘子,两坛!”


    说完,他自己先怔了一下,羞臊与醉酒的红晕顺着脖颈往白皙干净的面皮上涌,没一会儿便粉若桃花。他低头对沈棠连连道歉:“罪过罪过,郎君莫怪,非是我故意认错……”


    因为沈棠一直坐着没有露出腰间的文心花押,少年便先入为主看脸分性别,以为这是以为当垆卖酒的飒爽小娘子。至于以文心造酒这样闻所未闻的手段,他反应反而不大。


    言灵神奇,既然能化出战马兵刃,酿酒自然也不算多稀奇。搁在少年看来,这都是不足为道的小事,但认错人性别是大事儿啊!


    他生怕自己道歉晚一秒,这位郎君就会恼羞成怒,抄起酒坛,跳起来砸他头。


    届时他是挨打还是不挨打?


    唉,两难。


    沈棠:“……”


    若非这是一位大客户,还长着一张讨巧惹人怜爱的脸,她真想劝人将眼珠子摘下来好好洗一洗。这是多眼瞎才会坚定认为她是男的?不过,鉴于眼瞎的不止一个,她也就忍了。


    沈棠硬邦邦地道:“不用道歉。”


    少年脸上立时又挂上笑容,元气满满,极其自来熟,还冲着沈棠抱拳:“郎君大度,在下曲滇翟乐,字笑芳,敢问郎君名讳?你这酒实在是馋人得紧,想与你交个朋友。”


    曲滇?


    这是何处?


    沈棠不由得将目光投向褚曜。


    褚曜从方才就一直保持着沉默,似乎揣着什么心事,与沈棠眸子撞个正着才回过神。


    他道:“曲滇在申国。”


    沈棠满头问号:“申国又在何处?”


    褚曜:“……”


    面对此情形,少年也不尴尬,反而笑着抢答道:“申国在东南,曲滇在申国以北。”


    沈棠:“……”


    申国在大陆东南。


    目前所在孝城处于大陆西北。


    两地相隔甚远,这少年怎么跑来的?


    似乎看懂了沈棠眼底透出来的疑惑,少年憨笑着挠挠头道:“我与友人约好了一起出来游学。既是游学,总在一片地方转悠有甚意思?只是没想到,游着游着便跑到这里。”


    沈棠:“……”


    你跟你朋友游得够远啊,一个在大陆西北,一个在大陆东南,就算两点一线飞过来都要好久,沿途各国还在打仗,够能跑!


    “在下沈棠,字幼梨。”


    沈棠干巴巴地学着少年抱拳,不说籍贯,纯粹是因为她也不知道原主籍贯在哪里。


    翟乐:“幸会幸会!”


    如法炮制造了两坛杜康酒,少年翟乐心满意足地一左一右抱着,往先前看过的方向慢跑过去。沈棠暗暗关注,却见他与另一名高了半个头的青年会合,将手中一坛酒递过去。


    那名青年穿着与翟乐相仿,眉宇也有几分神似,只是气质更加冰冷。且不同于翟乐的不羁随性,他看着更加干净体面,而翟乐却是光脚踩着草鞋,头发随便一抓用红绳捆绑。


    “喝不喝?”


    青年问:“什么酒你都敢喝?”


    翟乐不满道:“先前不是你跟我做赌吗?瞧,我赌赢了,为何不敢喝?莫说这么好的杜康酒,入孝城之前连一碗清酒都喝不到。你真不喝?你不喝我可一个人独吞了。”


    青年哼了一声,从翟乐手中夺走一坛,淡漠的眼神投过来,与沈棠相撞,不避不让。


    沈棠:“……”


    她明码标价卖酒,既没有缺斤少两也没有卖假酒,用这种眼神瞧着她作甚???


    青年二十上下,比翟乐大两三岁。


    他与沈棠眼神短暂触碰又错开,不客气地拎着翟乐衣领,将人拖进茶肆。


    隐约还能听到翟乐叫喊:“有话好好说,阿兄你别拖我,我不要面子的吗?”


    他们进入茶肆前,沈棠视线在他腰间淡淡一扫——这人腰间果然也悬挂着一枚配饰,却是枚碧青色的文心花押。只是不知道文心几品,也难怪敢从东南游学到西北。


    一文一武,能打。


    有了酒托少年的帮衬,往来行人也被沈棠这一手吸引,陆陆续续来买酒,但没有翟乐那么阔绰一买就一坛,顶多买个一两二两尝尝鲜。生意不说多好,但也绝对不差。


    沈棠拍了拍腰间的文心花押,笑容满面,看样子她也不是一直走背运。


    白嫖果然最香了。


    看了看小有富裕的钱囊,再加上卖画赚的余额,沈棠在内心算了算,应该够买几匹好布,做几身干净新衣。孝城的秋天来得早,盛夏已过,要不了多久天气就该转凉了。


    “先生,咱们去买布。”


    买了布又自制两坛杜康酒,满载而归。回到熟悉的小院,刚推开院门就看到坐在廊下愣神发呆,一副心事重重模样的祈善。


    她喊道:“元良,这里还有多余的屋子吗?”


    祈善方才回过神。


    “你可终于回……”


    他顿了一下。


    一眼便注意到站在沈棠身后侧的褚曜,巧的是褚曜也在看他,二人视线在空气中交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他把世界玩坏了 仙箓 影视穿越从四合院开始 穿越八年才出道 在超自然的世界里低调成神 妻子是一周目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