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奶盐 > 第104章

第104章

    贺司屿目光很深,还是笑着。


    “是。”他声音低下去:“不想你离开。”


    手从她面颊滑落,摸到她腰后,咔嗒一声,落上门锁。


    苏稚杳心微怦。


    这一道轻轻的锁声,听得她产生错觉,时间仿佛退回到住在huez高山牧场那一夜。


    酒店里,她吹干他的头发,也是一道落锁声后,他压着她,在门上亲吮。


    那夜的壁炉烧得很暖,她在他手指的节奏里迷乱。


    那夜世界如初,万事都还是好的。


    三年如一梦,一切都重新来过的感觉。


    苏稚杳微微出神,看见半明半暗中,男人的黑影再压近,他双手捧住她的脸,属于一个男人的热息沉沉烫着她鼻尖。


    “今夜就是你想,我也不会放你出这扇门了。”他嗓音很低,压制着乱掉的气息。


    望着彼此的眼睛,静静呼吸着。


    苏稚杳心被蒸得热腾腾,清晰感觉到面前的男人,就要把持不住了。


    两人都动了情,轻轻在喘,他低头,在黑暗中寻到她的唇,虚虚碰到,没有立刻压实。


    喘息一下深过一下,暗示性地,为接下来要发生的事,等待她同意。


    苏稚杳脸渐红了,却不想再浪费时间扭捏,抬手将他散开的马甲剥下来。


    就是这一瞬息,他的唇严严实实堵下去,她也仰起头,去亲他。


    心意再无隔阂,亲热要比通道时忘我。


    后背的暗链呲拉一声被拽到最底,冰蓝色礼裙失去束缚,从女孩子柔皙的肩头滑下,无声落地,在高跟鞋边堆叠成一圈。


    温香软玉无间隙,纤匀得没有一丝赘肉,光滑得如暖玉,该细的细,该润的润,每一处都让他不舍放手。


    唇齿相依好一会儿,在彻底迷醉前,贺司屿和她温热的舌分开,声音哑到了极致:“需要告诉你助理,今晚你在我这里么?”


    苏稚杳被他一只胳膊捞住腰身,整个人软在他怀里,恍恍惚惚地,在喘息的空隙“嗯”了声,软酥酥的,叫得如小猫。


    贺司屿抽回一丝神智,摸出西裤里的手机,没了以往慢条斯理的沉稳,急不可耐地,快速给徐界发过去短信交代。


    手机随意丢到柜台,贺司屿重新拥住身前女孩子娇小的身子,她柔若无骨的细臂伸上来,缠人地搂住他脖颈,他揽着她腰,轻轻抱起她,把她的双脚从堆叠的礼裙中带出去。


    从马甲领带到衬衫,再到女孩子成套的玉色小布料,一路丢至里间卧室。


    亲着亲着苏稚杳就跌到了褥垫上,人飘飘然地,好像是摔进了一朵云里。


    苏稚杳眼前浮起白茫茫的水雾,双唇微微张开,偏过脸去,望见落地窗外,不知何时悄悄开始下雪了。


    千千万万朵雪花漫天漫地落下来,世间是只水晶球,里面暗昧,外面的雪絮会发光。


    这是今年的初雪。


    他尝足味道,从她身前离开,苏稚杳微微睁开眼,以为不会再有别的,谁知她还未褪下的那双水晶高跟鞋,被他挂到手肘。


    意识到他预备要做的,苏稚杳涨红着脸,心口窒息,急忙抓住他短发,又软又糯地哼出颤音:“贺司屿……”


    贺司屿在这个夜晚耐心十足,他没有想着满足自己,即使很想要她,却依旧在失控中温柔。


    在他那里,她如同最珍贵的宝贝。


    那回在酒店是他的指,今夜是他的唇。


    苏稚杳轻轻咬住自己的指尖,蹙起眉,分不明是愉块还是难受,声音努力抑在喉咙里,眼圈的雾气却更浓了。


    桃花眼经不住眯起,弥望着窗外的雪夜,她失神地想着。


    这个冬天,贺司屿真的回来了。


    高跟鞋搭到他肩,尽管有再多温情的前奏和安抚,但毕竟不曾有过,他进时苏稚杳还是哭了。


    “宝贝……”贺司屿约束住自己,哑着声,倾身不停歇地吻去她簌簌落下的眼泪。


    他抱着她坐起来。


    苏稚杳紧紧攀着他颈,脑袋磕在他肩窝,人在他身上软着。


    她面朝着落地窗,发现雪越下越大了,鹅毛般的雪片在夜空中顶着撞着肆意纷飞,被风吹得颠簸。


    无形中有一杯红酒一点点浇落下去,顺着苏稚杳的脸,滑过她的天鹅颈,再从锁骨翻越圆润,至平坦的小腹,最后那一抹醉意深重,全都在深处汇聚。


    沉寂三年的情思。


    今晚再没人可以打扰他们。


    翌日,落了一宿的大雪放晴。


    天光亮起,昨夜没人想着去拉窗帘,今早阳光就这么透过玻璃,如细碎的金箔,暖暖地落在眼皮。


    苏稚杳低嘤,悠悠转醒,没睡饱,有一丝丝的起床气,鼻腔哼出咕咕哝哝的声。


    她本能扭了下,人竟是酥软得使不上力。


    不等她反应,下一秒,额头又撞到一片硬朗,苏稚杳迟钝地愣住顷刻,忽地掀开睫毛。


    眼前是男人漂亮的肌理。


    睡迷糊了,苏稚杳眨眨眼睛,思绪渐渐从朦胧到清晰,昨夜的幕幕情景在脑中回温。


    但她比过去任何一次醉酒都要懵。


    “贺司屿……”苏稚杳叫他,怕叫响了梦醒,他要消失,声音很轻很轻。


    贺司屿阖着眼,手臂被她的脑袋枕着,闻声,他抬起另一只手臂,将她搂过去。


    “嗯?”他透出慵哑的鼻息。


    苏稚杳指尖轻轻触在他胸膛,脸贴着他温温热热的身体,绷紧的心微微松弛。


    她再唤:“贺司屿。”


    “嗯。”他不厌其烦地答应。


    此时此刻,苏稚杳才清楚意识到,这场缠.绵悱.恻是真实的,不是梦。


    苏稚杳唇边抿起笑意,混着刚睡醒的鼻音,娇声娇气:“贺司屿。”


    贺司屿轻轻笑了下:“我在。”


    苏稚杳抱上他腰,黏人地往他怀里挤了挤,贺司屿顺势拥实了她。


    他低头亲了亲她的额:“还好么?”


    苏稚杳没经验,对于男人事后还要问感受的这个流程,有些始料未及。


    当真去回想昨夜,忘了折腾到多晚,总之后来她疲乏得不想动,是他抱她到浴室,里里外外伺候她,但怕她着凉,给她要来睡衣穿上。


    苏稚杳脸红着,支支吾吾:“嗯、嗯……”


    贺司屿唇角翘着笑痕,微叹,轻轻摸她的头发,低声在她耳廓:“哭成那个样子。”


    “谁让你……”苏稚杳耳朵也热起来。


    她不说了,偏他故意问:“我怎么了?”


    这人还是和以前一样,坏得要命。


    苏稚杳在被窝里很轻地踢了下他的腿,不同他说这个,用温吞又娇嗔的语气对他说:“要起床了,我得去公司上钢琴课。”


    贺司屿亲她耳垂,柔声:“好。”


    苏稚杳胳膊抬上去抱住他头颈。


    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很喜欢抱他的脖子,仿佛这样用力勾住了,他就永远都在。


    尽情交付身心后的小情侣,像是碰撞出化学反应,彼此间多出一种别样的心情,都想着,他们的事情就这么定了,不变了。


    苏稚杳脸在他颈窝,小猫似的蹭来蹭去,微嗲着声,甜丝丝地说:“要抱……”


    贺司屿笑,公主抱起她,去浴室。


    那天,贺司屿亲自开车送她到dm,那台银灰色帕加尼停靠在公司楼下。


    苏稚杳解开安全带,抬头望向他,经历过亲密后的女孩子,既羞涩,又恋恋不舍。


    “那我走了。”她柔柔地说。


    “好。”贺司屿掌心落到她发上,轻轻揉了下,向她说明自己的行程:“我要去美国几天,有些事情,需要我处理。”


    苏稚杳眸光闪烁。


    三年前那通电话,他也是这么说的,然后他们就形同陌路了三年……


    看出她在后怕,贺司屿身子欺过去,为了不弄花她的妆,只捧住她侧脸,在她唇角浅浅啄了下。


    “等我回来。”


    贺司屿是个永不食言的人,他说回来,那就一定会回来,但苏稚杳捏捏脸旁他的手指,还是不太想他走。


    “我在京市……”贺司屿凝视着她的眼睛:“还有一笔债没还。”


    所以他肯定要再回来。


    苏稚杳眨动睫毛,晶莹的眼瞳泛着迷茫:“什么债?”


    他笑了下,轻轻捏住她脸颊。


    “情债。”


    作者有话说:


    正文差不多了,后面都是糖,就放番外,剧情是连贯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他把世界玩坏了 仙箓 影视穿越从四合院开始 穿越八年才出道 在超自然的世界里低调成神 妻子是一周目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