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春日狂想 > 第105章

第105章

    他低低敛下眸子,声哑染笑:“求求你,放了我吧,却总。”


    “——”


    却夏第一次失信。


    她低头,有种被勾引成功的恼羞成怒,用力泄愤地咬过陈不恪的唇角。


    ·


    第二天的远行确实是一早就计划好的。


    《春日狂想》专辑的音乐录制已经结束,母带制作完成,剩下的任务就是mv拍摄和封面设计之类的部分了。


    陈不恪的歌迷或者听过他歌曲的路人都知道,过往的所有专辑里,白毛顶流从不参与任何一首mv的表演录制部分,甚至也挑不出一首算得上纯粹男女之爱的情歌。


    然而这次,根据陈不恪团队在专辑新闻发布会上以及后期透露的消息来看,这张专辑内竟然有5首情歌,占总曲目近半,除此之外,白毛顶流还会亲自参与mv的表演录制。


    这两个消息哪个都在网路上掀起过不小的波澜。


    路人粉戏称,这就是自然界最为典型的孔雀开屏,白毛顶流大概是进入发情期了。


    至于求偶对象,众所周知。


    然而。


    比起歌迷和路人的津津乐道和翘首相盼,求偶对象本人对这件事的预期并不乐观。


    在飞向国外不知名目的地的私人飞机上,却夏退出了和于梦苒的聊天界面——自从得知她也被陈不恪拎上出国录制mv的飞机,于梦苒就开始兴奋地信息轰炸,试图从却夏这儿获得一手的mv“路透”。


    “你的歌迷和粉丝真的很天真。”


    却夏叹气,“他们在看过《至死靡他》之后,为什么还会对你的演技抱有希望?”


    陈不恪原本正在用单只耳机听着播放器里录制好的专辑歌曲,闻言他轻叩着扶手的指节一停,轻眯起眼:“我演的有那么差吗?”


    却夏惊讶回眸:“你以为呢。”


    陈不恪懒洋洋摘了耳机,侧过身来,眸子勾起来睨住她。


    却夏微微警觉:“干嘛。”她想往舷窗的方向缩,“你先问的,不许恼羞成怒。”


    陈不恪却没动:“我只是忽然想起来一件事。”


    “嗯?”


    “之前《至死靡他》剧组那场沙发吻戏的时候,是不是有人嘲讽过我,如果我参录mv,那专辑销量会直接腰斩?”


    却夏:“?”


    …“难怪以前连自己的mv都从不参拍。”…


    …“还好没拍,不然你的专辑销售创造出来的纪录可能要少一半吧。”…


    却夏:“……”


    虽然不想承认。


    但确实是她说的。


    却夏心虚地挪开视线:“有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啧,那我帮你回忆回忆?”陈不恪倾身靠过来。


    “…怎么帮?”


    “比如,”白毛慢条斯理地低着声,近她眼前才停下,“那场沙发勾引的戏份,我还是挺想再来一遍,多来几遍的。”


    “——我想起来了。”


    却夏一秒正色,怼着陈不恪的肩把白毛往回推:“清清楚楚,印象深刻,不用回忆。”


    陈不恪哑然失笑,把木着脸的小狐狸爪子拉下来:“那打个赌吧?”


    却夏不动神色地试图挣脱,“赌什么。”


    “就赌我参拍mv,专辑销量会不会腰斩。”


    却夏:“……”


    最近的热度反响赫然在目


    傻子才跟他赌。


    可如果不赌——


    却夏瞥过被陈不恪看似松散握着实则毫无挣脱余地的手腕,默然几秒,她慢吞吞软下态度:“也可以,但赌注是不是要各自想想,然后再商议。”


    陈不恪似乎被她的话勾走了注意力。


    却夏几乎就要成功脱身的时候,手腕忽地一紧,这次力道来得猝然且难以抗拒,却夏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陈不恪拎到眼皮子底下去了。


    白毛祸害低垂下眸,眼尾浸笑:“不用那么麻烦,我已经想好了。”


    “?”


    “如果我赢了,就让我……”


    陈不恪低头,在却夏耳边哑声:“”


    却夏:“?”


    却夏:“???????”


    石化数秒后。


    却夏面无表情也毫不留情地直接抽回手,把配合松开的白毛祸害一把楔在靠椅上:“陈不恪你是不是也玩得太变态了。”


    被气恼得脸颊通红还面无表情的小姑娘“锁喉”抵在靠椅里,白毛还特别愉悦忍俊不禁地低头笑了。


    一边笑他一边懒懒扬眸,似笑似谑:


    “怕输么,却总?”


    “我才不怕——”却夏差点咬住舌尖,“我才不会受你激将法呢。”


    陈不恪:“懂了。”


    白毛懒耷回眼,那副“知道了你就是怕输但我喜欢你不会拆穿你的”只差写在他的双眼皮挂在他的长睫毛上了。


    却夏又赧又气。


    冲动是魔鬼。


    冲动是魔鬼。


    冲动是魔——


    陈不恪:“别生气,却总输给我也不是第一回 了。”


    却夏:“……………………?”


    “赌、就、赌、谁、怕、谁。”


    “?”


    舷窗旁。


    被光透得灿白的碎发一扬,陈不恪眸子里的愉悦几乎就要化作浓墨满溢出来,将她包裹住了。


    幽黑的瞳孔边缘掠过一丝淡淡的蓝绿异彩,陈不恪起身,单膝跪着倾靠过去,身体带起的大片阴影笼罩下来,在他落下那个克制又渴求的吻里将却夏的身影吞噬。


    “这是你说的。…不许反悔。”


    ……


    却夏的反悔,来得没比落地的飞机晚多久。


    “你只说你会录制,没说过我也要参拍。”站在广袤起伏的绿色岛屿上的取景地前,却夏木着脸。


    陈不恪插着袋,正在晃眼的日光下摘了棒球帽,扣到转回来的女孩头顶。


    他一边躬身给她戴好,又懒散松弛地笑。


    “我说过了。”


    “?什么时候?”


    “半个月前,新闻发布会,我对全世界说只有你才是我的唯一女主角。”陈不恪拖着懒慢腔调重复完,也给却夏戴好了遮光的棒球帽。


    他修长指节屈折起,在女孩帽舌上轻轻一叩,“我是mv男主角,你当然就是女主角了。”


    却夏:“?”


    “我演技很差,基本没有,你知道的。”


    陈不恪将却夏勾进怀里,打横抱起,径直朝着团队预备的开往取景地的车走去。


    他低眸睨着她,声轻而哑——


    “这场戏,就劳烦却总言传身教了?”


    却夏:“………………”


    日。


    还是被白毛“卖”进坑里了。


    取景地在一座三面环海的狭长半岛上。


    这座小岛上在这个季节的气候温暖而湿润,山坡连绵,花草成林,风景宜人,只是交通不便,人烟也稀少,只有一片蔓延的春色衔着无边的海域,又一直连到天际去。


    陈不恪的团队将mv主打歌曲的取景地选在这里,大约是为了贴合歌名——


    既是一场春日,也是天海之间如幻梦的狂想。


    下车以后,却夏来不及多欣赏这岛上风景,就被车队里随行的造型团队“挟持”进了山坡最下搭起的小木屋中。因为人迹罕至,所以小岛屿上设备不全,木屋里也光线昏暗。


    却夏舟车劳顿了一整路,提不起什么抗议的心思,衣着妆容这块她又本来就不太在意,干脆闭上眼睛,随便化妆师造型师们拾掇了。


    这样折腾了大约两小时,却夏才终于在睡过去前,被放出来见了光。


    提着雪色裙摆的女孩困得厉害。


    但甫一踏出木屋,踩上门外的木板搭起的平台,她就听见一截清朗悠扬的钢琴曲从环绕木屋的扩音设备里响起——那是她在陈不恪的手机里听过一小节纯曲谱的,《春日狂想》的前奏。


    主歌和副歌部分却夏都没听过,陈不恪藏得很严,只说是个秘密,不能提前揭露。


    毕竟是万众瞩目的七周年专辑里的主打单曲,历时前后将近两年,再谨慎却夏也完全理解,只想着等专辑上市后就去买张来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他把世界玩坏了 仙箓 影视穿越从四合院开始 穿越八年才出道 在超自然的世界里低调成神 妻子是一周目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