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玫瑰星云 > 第122章

第122章

    霍星槐睨着她,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般接近自己的暗欲。


    片刻后,他低低开口,“姜姝,你想不想做我的女朋友?”


    姜姝直接给这话抡懵了,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


    “你发什么疯?”


    这话是她心中真实所想,她不符合霍星槐的审美,这一点,经由他过往的恋情可窥见一斑。既是如此,他看上了她什么?还能是她一直拿话剜他?他是变态吗?


    虽是清醒了,也把球抛回给霍星槐,可姜姝的心脏在悸动,思绪乱如麻。


    也就是在这一刻,她意识到之前她一直在自欺欺人,看似做得很好,但欺骗就是欺骗,永远无法成为真的。


    她是喜欢霍星槐的,只要这份喜欢未消失,她就永远无法平静对待他的表白。


    霍星槐没说自己疯了疯,只是再次重复了方才的话:“姜姝,你愿不愿意做霍星槐的女朋友?”


    姜姝:“......”


    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


    静默似凝结了此间的气氛,沉而冷滞,仿佛不是在表白,而是在谈分手。直到......姜姝纤柔的右手抬起,微凉的指尖抚过霍星槐的侧颜,“我愿意。”


    然后她就看见霍星槐总是幽深冷清的黑眸亮了起来,不算特别亮,但她看见了。在这一刻,姜姝的心是甜的,她确定霍星槐是喜欢她的。


    只是后来,在热情耗尽时,她开始怀疑自己。


    当时,她会不会看错了,有没有一种可能,那簇微弱的亮光并不是喜欢,它只是霍星槐狩猎成功的兴奋,与猎物毫无关系。


    她亦有点后悔,她当时为什么不问问他:为什么要在一起?是因为喜欢吗?


    当下,霍星槐无疑是快乐的,俊脸上布满笑意,前所未有的肆意浓烈。他像一只温顺的大猫,由着女孩子抚摸他的脸,自睫毛到嘴角,没人做过这些,他也不可能允许。


    待到姜姝指尖撤开,他的手才扣住她的腰,将人揽到怀中,她因不习惯轻呼出声之际,他低下头含住她的唇。


    柔软,微凉,和他想象中一样好。


    作者有话说:


    大肥章!!!!终章大概在15点掉落,到时见!啵啵。感谢在2023-01-05 16:56:16~2023-01-06 14:04: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盛夏白瓷梅子汤20瓶;姒笙12瓶;桃之夭夭、万年一度儿童节 10瓶;谢辞7瓶;稀释剂5瓶;西西2瓶;村上春树说、亦初、李乔颖、任翊by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第88章


    在潞城又停留了两天,霍星槐回到北城。这两天里,姜姝带着霍星槐走遍了潞城,在浪漫的水道上拥吻,坐在街头吃海鲜碗天菜大乱炖。


    如姜姝之前所想象,霍星槐学识渊博所涉良多,和他在一起,永远不会愁话题。他也很会制造浪漫,芬兰追光,北海道滑雪和大头贴,漫长梯田他背着她走过......


    对她家里人,也是各种的大方,从来不端贵公子的架子。所有人都很喜欢他,她也是。


    已经很完美了,她知道。


    只除了......多少年过去了,她从象牙塔走到了社会,并且实现了自己小小的梦想在一所高校的艺术学院做舞蹈老师,她仍然没等到霍星槐的一句“我爱你”,他也没有显露出一丝想再进一步的想法。


    他不想结婚吗?还是有一天他会和门当户对的人结婚,而她姜姝从头到尾都只是他养在外面的一个玩意儿。等他厌了倦了,他就会用一套别墅和几千万将她打发。到了那时候,基于喜欢才开始这段感情的她该如何自处?


    霍星槐,你到底在想什么?我又要这样默默地等到几时?搓磨到今日,她甚至连开口问的勇气都没有了。27岁生日的前两天,姜姝起床时忽然犯呕。在浴室折腾了好一会儿,精疲力竭,但她心里却隐隐约约生出了期待。


    会不会.....是有了?她的生理期迟了好些日子了,总是说去看看,却总是在拖怠。要是真的,霍星槐会高兴的吧?管霍星槐高不高兴,她是很高兴的,即使这份爱情走到了尽头,她还能拥有一个漂亮小豆丁。


    休息了一会儿,姜姝出门。换上了精致的衣裙,只描了眉,却仍是容光焕发,清丽不可方物。有可能拥有人类幼崽的想法,短暂地提振了她的情绪,也让她的一身艳色无限放大......


    只是结果,让她失望了,她并未有怀孕。会出现怀孕的假象可能是因为她的情绪波动太大了,又或者是她自知这段感情即将走向绝境,潜意识想要挽救。


    姜姝......七年了,你看看你都变成什么样了?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回到家中,默坐到周围都暗淡了下来。姜姝这才从浑噩中抽身,她开了灯,随手开了电视。


    一个人在家时,她总爱开着电视。那夸张的有趣的话音会让她有安全感,大部分的时候,她并不是太在乎电视里放的是什么。可这一日,神明似有意敲打她,电视开了没多久,荧幕就映出了霍星槐的脸,几年过去了,他越发的帅气了,气度高华。


    他身旁坐着的都是谁?商栩,国际影后,顶级超模......


    是了。霍家大少,只要出手便能斩获诸多大奖的国际大导,点石成金的权贵大佬......他本就是这么生活的,这就是他的惯态。


    而她,只是姜姝,更可怕的是,她连自己都要弄丢了。


    “啪”


    一个多小时后,姜姝关了电视机,随后扔下了遥控器。


    她阔步走向了卧房,从衣帽间的深处搬出了自己的行李箱,迅速而有条理地往箱子里放东西时,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去它的霍星槐,姑娘我不要了。从此天高海阔任我走。去它的北城,她早呆够了。她要回到她的家乡,每日海鲜锅吃不完的糖水汤水。


    妥当后,她拿了证件出门。


    只有两个箱子,里面装着的是只属于她的东西。


    上了计程车,她终于得了空闲,给霍星槐发了条信息,


    【霍星槐,分手吧!现在这样的日子,我过够了。】


    说完,便全线拉黑了霍星槐所有的联系方式。决绝到飒气,时隔多年,敢爱敢恨的姜姝回来了。


    她望向车窗外,忽然就轻松了。


    只要她不爱,霍星槐又算个什么?再爱,也不能委屈自己。


    霍星槐看到短信时,已经是一个多小时后的事情了。他只觉背脊一阵凉,沉默数秒,直接拨了电话过去。


    “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当这个提示音第五次响起时,霍星槐终于确定自己被姜姝拉黑了。敢这么对他的女人,姜姝算是独一份的。他该生气的,可是他并未,他还开始了自省。他回顾近来种种,想从里面找出姜姝忽然要分手的因由。结果,什么都没发现。昨晚,姝姝还给他做了晚餐,两个人还在厨房胡闹了一番。他无比确定那时候的姜姝是沉溺的,没有一丝抗拒的。


    所以这短短的一天......发生了什么?


    近半小的沉寂后,霍星槐恢复理智。


    他没想过分手,那就不可能分手,就算是姜姝提及的也一样。


    他拨出了一个号码,信号接通时,低冷的声音溢出,“找出姜姝,多晚都即刻通知我。”


    半个小时后,霍星槐回到了华莘雅苑,和姜姝在一起后,他们便一直住在这里。很久很久了,里面处处都是他和她的痕迹。他甚至没有换鞋,径自进了卧房,果不其然,所有和他有关的东西都被留下了。


    姜姝,你到底在干什么?


    冷目看着这一切,霍星槐罕见地起了暴戾情绪,他想毁掉些什么,可这个套间里,几乎到处都有她的气息。冷冷清清的,却永远不会真正割伤他。到头来,他宁愿自己憋着火,也舍不得损耗这屋中分毫。


    姜姝无疑是了解霍星槐的,所以她各种迂回,最后回到了她最不可能在的地方--华莘雅苑附近。


    闭门不出三天,她去了机场,可以说是在主动泄露行踪。


    她没能上机,被霍星槐的人拦住了。


    她淡淡笑着,随后拖着箱子找了个位置坐定,像是根本没打算走。


    一刻多钟后,姜姝等到了霍星槐,他冷着脸,看着像是在生气。可他凭什么生气呢?从20到27,人生最美的七年她都给他了,没有一丝保留的。可是到头来,仍旧只有这两个箱子真正属于她。


    vip休息区内,绝对幽秘的空间里,霍星槐终于问出了心中所想,极为冷咧的语气,“闹什么?有什么是不能解决的,一定要分手?”


    正如姜姝所想,霍大少罕见地动怒了。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事到如今,什么她都不稀罕了。


    “闹?”姜姝轻轻笑了声,然后继续,“霍星槐,那你真的太不了解我了。”


    “你可能并不知道,在你说在一起之前我已经喜欢上你了。我是怀着幻梦成真的心和你在一起的。”


    只是七年后,她发现,幻梦其实从未实现过,一直以来,都是她在自欺。


    “霍星槐,是什么让一个男人从不说爱?又从不提及未来?”


    沉寂片刻,她冷淡到决然地给出了答案,“是不爱。霍星槐不爱,亦或是不够爱姜姝。”


    “我的爱越深,我就越憎恨这段各方面都不对等的感情。”


    自虐似地把自己全然打开后,姜姝嘴角的笑意却更浓郁了,由衷地,轻松地,“跟你在一起好累,过去的姜姝被你我合力杀死,现如今,我不想再爱你。”


    “所以分手吧,看在我跟了你七年的份上,放我一条生路。”


    生路,这话说得太重了,霍星槐被彻底激怒,“过去几年你不开心吗?我对你不好吗?你是怎么把自己过成现在这苦大仇深的模样?”


    “爱你值几个钱?做什么不比说重要?你想要结婚?我们现在就去......”


    此时此刻,霍星槐觉得眼前这女人简直是不可理喻。但都到了这个份上,他仍没想过分手,以他最不屑的婚姻做筹码也要困死姜姝。盛怒之下,他的本能在指引他,他不可以失去姜姝。他无法接受......


    然而,现如今的姜姝什么都不想要了,“我说得很清楚了,我不想爱你了,自然也不会想要结婚了。”


    “霍星槐你不知道吧,我自小就恨张口要东西。”


    “我那么好,我凭什么不能得到一份热烈直白的爱?你所有的一切,包括我,都来得太过容易,所以你一直无所谓。”


    “但我不是。我是在烧自己在爱你,如今烧枯了,我爱不动了。”


    话到这里,姜姝眼中有泪涌出,但她怎么可能放任自己在霍星槐面前哭,于是决然收尾,“就这样吧,拿出你霍先生该有的风度。”


    “再也不见!”


    说罢,推着自己的箱子离开。而这一次,霍星槐没有再拦,两个人的感情似走向了绝境。


    时光匆匆过,大半年过去了。


    在这段时间里,霍星槐被熬到几乎脱了一层皮。他挨了人生中的第一个耳光,做了最不屑的事儿--开车撞树,也曾多次抽烟饮酒到天明......


    他终于知晓那句杀人其实不用刀是什么意思了。原来想要一个人死,真的不需要用武器的。只要像姜姝这般,将时间和爱意毫无保留地倾注在一个人身上,等他彻底沉溺抽身而退便可以了。


    更让他伤怀的是,姝姝离开了他,似乎真的过得更好了。她签约了温宛工作室,靠着奇幻大剧《无度》爆红,风头大盛。每每在广告和节目中看到她,他都忍不住会想,若没有和他在一起,姝姝可能早就红了。


    她本就有独自发光的能力,是他强行地将她困在了羽翼下,而她因为喜欢,收起了一身冷艳光华,甘愿呆在他回头就能看到的地方。


    而他,给了她什么?


    什么都没有,还将她一身骄傲飒气给搓磨殆尽。


    又一个夜,他喝到随时会呕的程度,包间里只有他一个人,他不愿让亲近的人看到他这狼狈不堪模样,其他人不敢靠近他。只是这一回,他享受的安静并没能持续到最后。包间的门从外面被打开,甚至都不曾敲门。


    谁有这个胆子?除了商栩几个还有谁呢?曾经有的,只是她不会再管自己了,今晚就算他喝死在这里,她也不会再正眼瞧他一眼了。思绪因这个念头泛冷,低靡的声音随之倾泻,“滚!”


    没回头,只听脚步声响了起来,径自朝着他而来。


    听声辨人,竟是发誓说不再管他的商栩。他不禁弯了弯唇,意味莫名。


    片刻后,商栩在他对面的位置坐下,他直接从冰桶里抽了支酒递了过去。商栩接过,开了,随后竟对着瓶吹了起来。


    酒瓶空了三分一时,霍星槐终于看向他,“老爷子叫你来的?”


    商栩:“你管谁叫爷来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他把世界玩坏了 仙箓 影视穿越从四合院开始 穿越八年才出道 在超自然的世界里低调成神 妻子是一周目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