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冉冉 > 第38章

第38章

    不是的。


    离开他,她才会快乐。


    甚至连高季同都不怎么需要他,他们母子在没有他的时候,一直活得都很不错,是他突然回来,打破了他们平静的生活,也是因为他,高季同才会因为担心李冉,无法排解心中的抑郁,久堵成疾。


    他才是一切问题的罪魁祸首。


    夜晚,陪了高季同一天的高朗,将高季同送回公寓。高季同手里拿着高朗送给他的礼物,见他到了公寓楼下就停下脚步。


    “好了,你自己上去吧,到家了给我发个微信。”李冉房间的灯亮着,他不敢上去打扰。


    高季同瞅一眼他,垂眼思考了一下。


    他在想,是不是上次他说的话太过分。他平时跟高朗说话不会特别注意,因为高朗从不会在意他说了什么,更不会跟他计较。


    短暂的思考,无法让高季同得到一个答案。


    他不想表现得在意,所以点点头,“好吧,那我上去了,拜拜。”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了,颇有几分高朗以前潇洒干脆的神采。


    高朗看着他渐渐消失在他的眼前,心又沉回深深的海底。他想象高季同回去,会先看到李冉温柔的笑容,她没有看到他,心情应该会不错,然后他们会聊天,一起做一些琐碎的家事,李冉会催促高季同去洗澡,睡觉前,高季同如果想看一会儿书,李冉就不会打扰,她会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


    她会做什么呢?是咬着笔头算算店里这周的收入和开销,还是会像其他女孩子一样找一部喜欢看的剧,躺在柔软的床上,入神地盯着屏幕,嘴角勾着若有似无的笑。


    他记得她以前是喜欢过一个电影明星的,长得不是特别帅,但眼神忧郁,她说他眼睛里有戏,好喜欢看他演戏。他那时候不屑地哼了一声,长得又没我好看,那时候李冉的胆子大了一些,迷恋地看着他点点头,说是没你好看,你最好看。


    他得意地笑,后来某次私下见过那个演员,还让人去要了他的签名照,一度让人用异样的眼神看他,害得他不得不解释,那些人才松口气,还以为这大少爷突然改变了性取向。


    记忆,是洒在伤口的盐。


    李冉专心地研究着菜谱,听到开门的声音,知道是高季同回来,放下了手中的笔。


    高季同抱着高朗给他的签名足球,先把这贵重的礼物放到自己的收藏柜装好。李冉没有看见高朗,心里没有什么起伏。高季同跑到阳台,垫着脚朝下望,高朗果然还没有走,正怔怔地朝他们这里望。


    他朝他挥挥手,当做是报平安,高朗朝他笑了笑。


    至此,他就不能再多逗留,挥挥手用嘴巴无声地说了再见。


    李冉站在屋内,看见高季同的动作,心里说不上是轻松还是不轻松。


    不过,这对她而言是一件好事,她不希望高朗再做一些没有意义的事。


    高季同看到高朗离去,心情也很复杂。晚上,他躺在床上,犹豫了很久开口问李冉:“妈妈,我是不是对他有点过分了。”


    他一直无法把高朗当做一个普通爸爸来对待,一方面是他们不亲近,一方面是高朗处处表现得不像一个父亲。


    李冉没有正面回应他。


    “季同,你爸爸他不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所以有时候他会做一些自己都不知道的错事,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你应该能感受到,他其实很爱你。”


    “那妈妈你感受到了吗?”高季同问道。


    你感受到他的喜欢了吗?


    李冉没有听懂高季同的话,点点头,“感受到了,他很爱你。”


    高季同还要问,李冉手机响起来。


    “小冉,你睡了吗?”高季同听到了赵煜的声音,懂事地转过了身。


    “还没有。”李冉边接电话,边走出了高季同的房间。


    “方便下来一趟吗,我有东西要给你。”


    “好,你稍等。”


    李冉换了睡衣下楼,赵煜站在公寓门口,他虽没有高朗那么高,但站在人前也格外出众,何况他天生笑眼,李冉喜欢看笑起来好看的人,无论男人女人,这样的人让身边的人心情舒畅。


    “赵煜哥。”她柔柔地唤他,赵煜的笑眼更深。


    “今天参加主办方的活动恰好遇到,我就厚着脸皮跟影帝要了一张签名。”


    李冉看照片上龙飞凤舞的字,掩饰不住惊喜,“你怎么知道我喜欢他?”


    她有些犹豫,不太敢收。


    “如果你和小薇少议论一些他的电影,估计咱们店里没人知道。”赵煜笑,又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喏,这张是小薇的,她不是马上要生日了吗?这就算员工福利了。我明天不去店里,你顺便带给她吧。”


    见是两张,李冉才收下。


    “好了,我走了。”


    “赵煜哥再见。”李冉忍不住看签名照。


    “怎么还跟小姑娘似的。”赵煜无奈地笑,“快上去吧,回屋里慢慢看,真是不懂你们这些女孩子。”


    李冉不好意思地笑,她偶尔会在曹茵和赵煜这样真心对她好的人面前露出一些小女生的模样。


    高朗坐在车里,公寓门口的灯光,将两人的笑容和亲昵照得清晰。


    李冉在赵煜走后还在原地站了会儿,高朗得以多见一会儿她开心的笑容。


    他忍不住回想,他上一次见李冉这样腼腆又开心的笑容是什么时候。他想了很久,只在很久很久以前。那时候他随便逗???一逗,她的嘴角就会浮现一个浅浅的弧度,眼睛含着水似的,让人忍不住想亲一亲。


    回忆,是洒在伤口上的盐。


    能不能不要回想?


    可他除了过去,又还能拥有什么呢?


    第47章


    高季同刚放暑假就被穆雪带去瑞士度假,他跟着外婆玩了一个多星期,回国后又被高爷爷带去了郊区的庄园。他陪着休养身体的老人,乡间有意思的事比城里多得多,他带着跑跑,并不觉得无聊。章姨和老管家跟李冉说,他在庄园玩得不亦乐乎,还交到了新朋友。


    高季同一走,高朗与李冉再没见过面,高朗不敢出现在李冉面前,李冉更是不会主动联系他。


    高朗原以为这会是一个值得期待的夏天。


    他早早订好了机票,计划一家三口出游,不仅没能成行,连高季同都不再需要他。他抽空去了庄园两天,老头精神很好,高季同忙着跟人去林子里摘野果子,不太有工夫搭理他,更别说跟他回家。


    长时间的心理疏导对他不是没有作用。高季同想通了,他只是个孩子,根本管不了大人的事,只要高朗不欺负李冉,他负责快乐的玩耍就好,这样他的快乐也能传递给李冉,李冉也不会因为担心他而压抑自己终日闷闷不乐。


    高朗在庄园住了两天,老头就开始轰他,让他滚回去上班。他还年轻,离真正掌管高家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他这一把年纪不知还能撑几年,冷着脸说:“别等到季同还没有长大,你就把家底败光了。”


    高朗笑嘻嘻的,“那我还挺有本事的,您这家底一般人可败不光。”


    高爷爷不想看见他这嬉皮笑脸的欠揍样,让他滚,他就听话地滚了。


    滚回市区,他终日惶惶。想见的人不敢再见,想做的事不能再做,惟有记忆伴随着他,度过一个又一个漫长苦痛的长夜。


    高季同这一走,李冉开始很不适应。抚养一个孩子是一件很操心的事,哪怕高季同很听话,她也不能有一丝懈怠。随着高季同长大,以后他离开自己的时间可能会越来越长,她得慢慢学会适应这样的生活。


    高季同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那个世界里没有妈妈和爸爸,只有他自己和那不一定会实现却要一直坚持下去的理想。


    “小冉姐,这周我们一起去看周影帝的电影首映吧。”小薇是一个活泼的姑娘,与李冉很合得来,两人爱好相同,经常能聊一些别人不知道的话题。


    赵煜经常能接触到娱乐圈的人,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两张周影帝的电影首映票。李冉说好,然后就只换了衣裳,没有打扮就去了电影院。


    赵煜说,她们去的那场首映会有主创空降,当晚李冉和小薇果然就见到了真人周影帝,小薇捂着嘴激动得跺脚,李冉也很开心,虽不像小薇那么激动,但看着昔日喜欢的演员,仿佛回到了那段时光。


    与高朗不同,李冉想起过往更多的不是懊悔,而是珍惜。她曾做下错事,也曾被伤害,但如今已经幡然醒悟,并且尽自己最大努力弥补了过错。所以她能平和地看待过往,并铭记那为数不多的快乐。


    李冉和小薇都不是狂热的追星族,远远看上一眼偶像就很满足。周影帝下台,两人也准备离开,缓缓行动间小薇眼尖看到了高朗,她拽了拽李冉的胳膊,有些激动地说:“小冉姐,你看那是不是你前夫?”


    李冉说过她正在离婚,小薇就自动将高朗划到了前夫行列。李冉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正好与撞进了高朗的眼睛里,他的眼睛亮了一下,几乎下意识地就往这边走过来。


    正积极将周影帝介绍给高朗的制作人,眼睁睁地看着这位少爷朝观众席走了,搞得他和其他工作人员都很尴尬,只能呵呵地干笑,“高先生可能有点事,各位耐心稍等一下。”


    “没关系。”周影帝私下是个随和的人,就算不随和这时候也只能等待,现在想找一个大方好说话的投资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众人见他朝两个小姑娘走过去,两个小姑娘都是普通的穿着,除了其中一个长得好看些,并无什么特殊的地方。


    李冉见高朗走过来,只能站着等待。


    正式场合偶遇,他穿着一身正装,因为气质长相过于惹眼,已经有人悄悄看过来。高朗有些日子没见她,一时有些忘情,殷勤地问:“你一个人来看电影吗?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完全被忽略的小薇,弱弱地往后退了一步。


    察觉到有人在看他们,李冉只想赶紧离开,温柔地拒绝了高朗:“不用了,我们开车过来的。”


    我们?


    高朗心一沉,朝她身边扫去,小薇干巴巴冲他笑了一下。见只是一个眼熟的小姑娘,他不禁松了口气,但李冉还是一副要与他划清楚界限的安静模样。


    他往前一步,她便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一步。


    “那你们,”他艰难地顿了一下,“这就要走了吗?”


    李冉轻轻点头,高朗试着挽留。


    “我记得你以前好像还挺喜欢看周曜的戏,一会儿我们要一起吃饭,你要不要一起?”


    李冉轻轻摇头。


    “我看他们好像在等你,你快去忙吧。”那边总是朝他们这里望,李冉没想过还能有被喜欢的演员频频注视的一天。


    李冉说完,拉着小薇走了,高朗情不自禁往前伸了半步,又被理智拉回。


    明明说好不再打扰,他怎么又想言而无信,他陷入深深的自责,在心底质问自己。


    你又想惹她不开心吗?


    高朗不知,李冉决心不会再让自己的心情随他而动,他出现或者不出现,对她而言都不代表什么,她不想因他有什么起伏,只想把他当做季同的爸爸,与他共同将季同抚养长大。


    高季同在庄园玩得乐不思蜀,李冉最近两天也得了一点清闲。


    高朗时常夜不能寐,李冉的电话打过来,他心头涌上一阵惊喜,然后听到她小心地询问:“你这两天有时间吗?如果有的话,我们去一趟民政局吧。”


    他们约好等过完这个夏天去离婚,但李冉觉得现在高季同情况很不错,正好他现在不在,他们可以先去民政局,等过了一个月的离婚冷静期,这个夏天刚好过去。


    电话那头久久没有回应,久到李冉以为他准备反悔时,那边才传来一个沉闷的“好”。


    “那明天下午三点可以吗?”


    她说了一个确切的时间,高朗又应了好。挂了电话,李冉松了口气,虽然知道高朗不会轻易违背自己答应过的事,但他这人有时候会犯轴,好在他并没有再为难她,她很顺利就将离婚的事进行下去。


    去民政局那天,天气热得仿佛要将人烤化。


    李冉穿了一双白色的帆布鞋,从车上下来,热气就从她的脚心开始往上缠绕。她穿了一件简单的白t搭配牛仔短裤,背了一个帆布包包。也许是心有所感,高朗也穿了一件白t和牛仔裤。


    李冉没让他接,两人在民政局门口碰面,见到她的时候,高朗恍惚了一下。


    她本就年轻,这样简单的穿着让她看上去像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他恍惚回到了他们在上高中的时候,老师叫她上台做题,她穿着白色的校服,畏缩地缩着身体在黑板上书写。他打篮球回来,大大方方地站在门口,老师忍着气不敢骂他,他单手拿着篮球经过黑板,不小心把球掉在了她的腿边。篮球在她白得发光的小腿轻轻碰了下,他说了句抱歉弯腰去捡,与弯腰的她撞了额头。他疼得哎了一下,抬头看见她噙着泪水的眼睛,想骂人的话就吞了回去,满是汗水的颈间,喉结不自觉动了一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他把世界玩坏了 仙箓 影视穿越从四合院开始 穿越八年才出道 在超自然的世界里低调成神 妻子是一周目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