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冉冉 > 第4章

第4章

    “季同妈妈,季同有没有受伤?刚才都是赵易不小心。”牵着赵易的是一个年轻男人,笑眼,有酒窝,看着莫名有点眼熟。


    李冉笑笑说没事,“只是擦破一点皮,刚刚我给他消过毒了。”


    “真是不好意???思。”他满是歉意。


    李冉连忙摇头,“真的没关系,踢球磕磕碰碰,是很正常的事。”


    “小冉?”


    “赵煜哥?”


    “真的是你。”


    对方有些不可置信,李冉也很惊讶。


    偶遇故人,是一件多么难得的事。


    “其实刚才坐在那里的时候我就觉得有点像,但是没敢认,没想到真的是你。”赵煜露出洁白的牙,笑得高兴。


    李冉温温柔柔地笑,“我刚才都没注意,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你。”


    “我也没想到,咱们,”他顿了下,用手比了比两个小家伙的身高,“你走的时候,我才比季同高一点吧,哈哈,那时候你比我还矮一个头呢。”


    受到对方感染,李冉也很高兴,“差不多吧。”


    “没想到都这么多年了。”赵煜摸着赵易的头向李冉介绍,“这是我哥的孩子。赵易,叫小冉阿姨,小冉阿姨是你爸爸和叔叔小时候的朋友。”


    小朋友乖乖喊人,李冉让高季同打招呼。


    “赵叔叔好。”高季同礼貌地喊了人,瞅了一眼对面有点怕他的小男孩,对对方害他输球的事还是耿耿于怀。


    第5章


    赵煜还想再跟李冉聊一会儿,但手边还有其他事,拿出手机与她互换了联系方式,让赵易跟他们再见,“小冉,改天有时间一起吃个饭,我哥要是知道我遇到你,一定很开心。”


    “好,路上小心。”


    与赵煜叔侄告别,李冉也牵着高季同离开体育场,母子两个在附近的商场吃了午饭。


    高季同下午没有其他课,李冉需要买一些食材,见时间充裕便开车绕了半个城市带他去菜市场买菜。李冉平时很少出门,一旦出门去得最多的地方就是菜市场,高季同偶尔跟她来一回,但今天这个地方却是第一次来。


    “妈妈,这是什么?”尽管来过多次,高季同每次都能在这发现自己不认识的东西,他指着桶里黑乎乎、滑溜溜不断翻动的东西好奇地仰头看李冉。


    摆摊的老爷爷笑得看不见眼,用掺杂着方言的普通话先回答了他的问题,“这是泥鳅呀小娃娃,要不要你妈妈买一点给你尝一尝?”


    “原来泥鳅长这样呀,怎么跟书里长得有点不一样?”


    “品种不一样么,长得都不一样。哎哟,你们现在的娃娃连泥鳅长什么样都快不认识了吧,这是我在田里抓的不是养殖的,就这些,你们都要了给你们算便宜一点。”


    “谢谢爷爷,你好厉害呀。”


    “小娃娃嘴真甜,这桶也送你了。”


    这个菜市场邻着郊区,不仅能买到新鲜的蔬菜,还能买到一些平常城里少见的食材。一些赋闲的老人偶尔拎着个桶和竹筐就来了,价钱比乡下高上许多。


    母子两个一逛就逛到了日落,买完菜还去附近的花鸟市场买了几束鲜花。后背箱的湖蟹和泥鳅在桶里爬来爬去,高季同坐在后座捧着一束花问李冉:“妈妈,今天遇到的那个叔叔是你小时候的朋友吗?”


    “对呀。”李冉恍惚忆起小时候,那时候的她跟高季同一样快乐,跟在赵家兄弟后面去小河边抓鱼抓虾,在小镇弯弯绕绕的小巷跑来跑去,每天最大的烦恼不过是作业太多,看电视的时间太少。


    回到嘉林公馆,夕阳正从屋里悄悄离开,空旷的客厅寂寂无声,冷清得仿佛从未有人踏足。高季同提着装着泥鳅的桶从电梯里出来,额头上布满细细密密的汗珠。


    李冉将一部分菜放进厨房,让高季同去洗澡换衣服,自己又跑了一趟才把剩下的菜都拿上来。


    睡了一天的高朗头痛欲裂,听到外面的动静挣扎着起来,一出来就看到李冉提着一堆东西大汗淋漓狼狈的模样。


    他皱了眉,觉得碍眼。


    有司机不叫,又装模作样给谁看。


    他想,这么多年她还是没明白,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总用这招不仅愚蠢,还会让人反感。


    李冉抬头,撞见他厌恶的眼神,一言不发地转过身。


    “妈妈,你看见我那件白色的上衣了吗?”高季同听到开门的声音,从屋里跑出来,看到高朗顿了一下。


    李冉转过头,眼中又恢复了笑意,柔声说:“是不是你大前天穿的那件?在我衣柜里,那天收的时候混在一起了。”


    “我来吧。”


    他们说话的时候,高朗上前去接李冉提的袋子。她微微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没有躲开。


    手指难免触碰,她触电一般迅速收回,他靠得近,呼吸间嗅到了他身上的味道。


    很陌生。


    她早已忘记,当年与他拥抱时,他身上那股令人沉醉不可自拔的味道。


    “你吃饭了吗?我们今天买了很多菜。”


    “没。”


    “我简单炒几个菜,很快就好,你去帮季同找一下衣服,我放在上面了,他可能够不到。”


    “不用了,我穿其他的。”高季同一听这话,连忙转身跑了。


    李冉和高朗看着他的背影,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我自己来,你去忙你的吧。”


    高季同不在,高朗见她敛了眼中的笑意,又恢复死气沉沉的讨厌模样。


    他勾了勾唇角,眼里满是嘲讽,“轮不到你对我指手画脚。”


    李冉以为他是在说她刚才让他去帮高季同找衣服,尽管知道他不会听,还是解释了一下:“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让你和季同多接触一点。”


    “我和他的事也轮不到你来管。”


    要说这些年她有什么长进,最明显的应该是她已经习惯了他这样的语气。他是一个爱和恨都很分明的人,却唯独对她阴晴难定。原来是有时候对她好有时候不好,后来是讨厌多一些或讨厌少一些。


    “我知道。”


    李冉知道她说什么都无用,放弃解释。


    只希望季同和他能尽快熟悉一些,这样她离开高家,他不至于太难过。


    这场并不愉快的对话在李冉的沉默中戛然而止。


    高朗每次看她这副随你怎么说的表情,胸口总是生起一团怒气。李冉知道他生气,以为他会摔门而去,可他最后只是把东西扔到厨房回了房间。


    李冉分不出一点精力来难过,挽起袖子洗洗手开始做饭。


    晚上不适合吃太多,李冉简单做了丝瓜蛋汤、白灼虾、薄荷牛肉、山药炒木耳,高季同跑了一天多吃了半碗饭,李冉却没什么胃口,只吃了点菜喝了碗汤。


    高朗吃的也不多,可能是太清淡不合他的胃口。


    吃完饭,高季同想去玩会儿游戏,李冉同意了。高朗大概记起了自己住进来的目的,进了影音室。


    高季同正玩得开心,见他进来眨着眼睛看他,他一点儿也不客气,自己又拿了一个游戏手柄,坐到他身边。


    高季同顿时没了玩游戏的心思,想跑,又怕出去碰到李冉,索性让到一边儿,让高朗自己玩。


    几分钟后,忍不住靠近。


    “你刚才做了什么?”怎么他多眨了几下眼,那最难的关就过去了。


    “想知道?我教你啊。”


    高季同看着他不说话。


    “去给我倒杯可乐。”


    高季同犹豫,不是很情愿的样子。


    “倒完我教你。”


    听到这话,高季同起身。


    他无声地笑了一下,小家伙还挺傲娇。高季同跑到厨房,李冉见他要去够可乐,不赞同地说:“季同,晚上不要喝饮料。”


    高季同看向李冉,解释说:“妈妈,不是我要喝。”


    闻言,李冉没再说话,看他倒完可乐快步走了,不像之前那样慢悠悠挪半天才能挪到高朗身边。


    高季同惦记着怎么通关,倒完可乐进屋还没坐下,高朗就站了起来,他揉了揉他的脑袋,说:“我有点事要出去,改天再教你。”


    说完,毫不犹豫地走了。


    屏幕上显示着通关失败,高季同不屑地拿起游戏手柄。切,谁要教,他自己就能通关。


    李冉收拾完厨房准备去洗澡,见高朗手上拿着车钥匙,不言不语从他身边经过。


    高朗顿了一下,大步离开一句话也没有说。


    高朗走后,李冉悄悄打开影音室的门,高季同专心地在玩游戏没有发现她。


    她轻轻阖上门,眼神黯淡。


    酒吧音乐摇荡,谢斯年比昨夜清醒许多,见高朗过来笑道:“话说你不是在家陪儿子吗,小家伙睡了没。”


    “没有,在家玩游戏呢。”


    “哎,你还别说,我每次见你儿子,都觉得有个孩子也不错,我上次见他的时候,他好像还上幼儿园呢,背个小书包,怪可爱的。”


    高朗不习惯与人谈论高季同,随便应和了两句,说:“先办正事,人来了吗?”


    “没呢,快到了。”


    第6章


    买回来的泥鳅放了一夜,第二天仍是活蹦乱跳,昨天李冉跟高季同说小时候她的爸爸会给她炸泥鳅吃,他上了心一早就问她中午是不是要做炸泥鳅,将昨夜的事情完全抛到脑后。


    高朗一夜未归,没人知道他的去向。


    李冉不想让高季同看处理泥鳅的场面,使唤他倒茶,把做好的小???点心摆好,准备招待秦语。


    今天又是钢琴课,高季同每到这时做事就有点拖拉,盘子摆了又摆,希望秦语晚一点来,但秦语是个敬业守时的老师,接到换地方的通知特意提前坐车。


    这份工作是老师安排,对家境一般的秦语来说很重要。


    李冉怕秦语找不到特意去小区门口接她,安排好他们才进厨房,开始准备午餐。处理泥鳅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李冉许多年没碰,难免手忙脚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他把世界玩坏了 仙箓 影视穿越从四合院开始 穿越八年才出道 在超自然的世界里低调成神 妻子是一周目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