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全家带着百科全书穿越了 > 第一百零九章 南陈变为真正的南陈

第一百零九章 南陈变为真正的南陈

热门推荐:
    “你们今天上山做了啥呀?怎么我看你回来脸色都不好?是不是太累了?”


    李大凤一脸担忧的看着她男人。


    宁老三摇摇头,“没事,估计就是太累了。”他没有说自己在山上干了什么。他大哥千叮咛万嘱咐的话他没有忘。


    若是真像大哥说的那样,到时候那些造反的人打过来,他们这些没有城墙保护的村民,就是头一个遭殃的对象。


    到时候人家城里肯定大门禁闭,也不会让他们进去,往山上跑?可以,你又能跑多远?那山上的野兽可不是吃素的。


    就连猎户都不敢一直待在深山里,更别说他们这些只会种地的。


    “那你们今天上山干了啥呀?大哥神神秘秘的也没说。”李大凤追问道。


    宁老三面色凝重,“没事,媳妇儿你就别问了,该跟你说的我一定会告诉你。这事不能说。”


    李大凤被她男人的脸色吓了一跳,一脸担忧,到底啥事这么神神秘秘的不能说?该不会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不可能呀,大哥怎么可能会带他们做那种事情?


    问了半天宁老三还是不愿意说,李大凤这才在放弃。


    此时同样被追问的宁老二打发完媳妇之后,脑海里面闪过无数的思绪。


    本以为躲过的那些流民,今年又赚了不少钱,再攒点钱他都打算再买几亩地,就像大哥一样。


    到时候房子一起,地一买,小日子美滋滋的。


    还能跟他媳妇再多生几个娃为家里传宗接代。


    老天爷啊,怎么就不能让他们这些小老百姓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在家里忙了两天,宁长荣又拉着牛车带上王秀娟和赖婆子跟一车的材料往县里去。


    赖婆子跟着宁长荣家里的牛车去县里,村里人打听后才发现,她被王秀娟雇到县里的铺子帮忙干活了。


    一群婆子后悔不迭的拍着大腿,怎么不找她们呀?她们也能干!


    这赖婆子平时嘴里叨叨叨的,这事能瞒得这么紧!


    把人送到铺子门口安排好后,宁长荣去了别的地方,准备打听打听消息。


    先前他其实跟赵捕快问过,但对方只是一个县衙里的捕快,上面的事他知道的也不多。


    只知道过几天就是他们县令的政绩考核时间,听说正在忙着使银子托关系。


    若是只有县令卖房子,那么对方为了凑钱卖铺子,倒也说得通。


    但问题是县里大部分有些关系的人都在卖铺子,那问题可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除了官面上,消息最灵通的就是那些行商。


    西市来来往往的伤人最多,宁长荣假装买东西,套了不少消息。


    除了知道朝廷已经对北方完全失去掌控之外,其他倒没打听出什么。


    最后他来到了县里最大的商行,昌源商行。


    使了银子拉来一个押运货物的镖头,请对方酒楼吃饭。


    这个商行,按照石泉客栈的林掌柜的说法,是他们县里最大的商行,走南闯北的雇了不少镖师,如果他们都不清楚的为什么那些人要卖房子的话,那么其他人估计更不清楚。


    那络腮胡的镖头一脸不客气的吃着桌上的饭菜,喝了一口酒下肚,抹了抹嘴,这才开口:“你要问什么说吧。”


    桌上的饭菜宁长荣一口也没动,没想到对方胃口这么大,抽了抽嘴角,“这位大哥,我就是想打听打听,为什么咱们县里突然那么多人开始抛售房子?”


    宁长荣的这顿饭钱没有白话,镖头不仅知道,还知道的清清楚楚。


    “你们这些人不知道也正常,北方两府之地已经易主,其他的地方也已经被反贼占据。”


    “朝廷不断的派兵围剿,那反贼是越剿越多。”


    说到这里,络腮胡的镖头叹了一口气。


    “想要剿灭反贼,就得要有粮饷,这粮饷从哪来?还不是从老百姓那里收?又要剿灭反贼还要修造宫殿,老百姓哪有那么多钱?”


    “咱们这个府是北方唯一一个没有反贼占领的地方,除了南方,三面都是反贼,你说县里的那些老爷们能不早做打算吗?”


    “最重要的是咱们县里有一个最大的粮仓,这在反贼的眼里可是个香饽饽。打过来是早晚的事了。”


    宁长荣突然想起了一些人,“那晋州府呢?已经被反贼占了吗?”


    晋州府正是当初王桂林那伙流民的家乡。


    镖头冷笑:“晋州府?当初蝗灾过后,早就尸横遍野,朝廷派过来的赈灾粮食,一粒米也没落到老百姓的手里!等那群流民回乡之后又开始征税,他们就连买种子的钱都是借来的,有些人根本就借不到,靠着野菜为生,哪里有钱交税!?”


    说到这里镖头情绪似乎有些愤怒,想起他曾经看过的那些惨像,眼里充满了怒火。


    半晌,又有些无力的垂下了肩膀,“最后大部分人被逼死了。没钱交税有的人被拉去战场跟那些反贼打仗当前锋送死。还有一些人跑了,加入了造反的队伍。”


    “如今的晋州府,赤地千里,哀嚎遍野。”


    说到这里,镖头狠狠的吐了一口气,抬眼道:“看在你今日请我吃了一顿饭的份上,我送你一句忠告,能跑就赶紧跑吧。眼下泰州府就是那些反贼眼里的香饽饽。或许南面,可以再撑一段日子吧。”


    这话说的镖头自己都有些迷茫,乱世已至,他们这些老百姓又该去哪里?


    南方吗?不过就是苟延残喘,去南方会是真正的安全吗?


    镖头走了很久,宁长荣还没回过神。


    所以,他的猜测完全是正确的,北方这块土地,只剩下泰州府,其他全部易主,应该说,其他的地方只剩下造反的反贼和那些剿匪的官兵在打仗。


    难怪粮价又涨了上去。


    皇帝只能龟缩在南方享受那虚假的繁荣。


    而且还死不悔改,没有停下修造宫殿的脚步,甚至变本加厉,想要通过求神拜仙获得延年益寿,让南陈万代永存。


    按照宁长荣在地图上看到的大体位置,以他们泰州府为界限的话,北方占了全国的五分之三,南方只剩下五分之二的地盘。


    南陈成为了彻彻底底的南陈。


    宝子门求月票呀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