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聊斋]兰若寺 > 199、后记2(可不看)

199、后记2(可不看)

    黑山上常年被迷雾封锁, 这是为了避免凡人踏入,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东南一带渐渐兴起的木神信仰, 供奉神木与黑山神。


    人们其实不大清楚木神是什么神,也不大清楚黑山神到底是黑山上的神, 还是叫黑山的神。庙祝或许会说,木神与黑山神乃是两位神,木神降福,黑山神化灾。


    槐序无意弄出一个教派, 因此木神和黑山神只在民间传播, 在玄通司备桉, 却没有列入国祀。槐序也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去和天地诸神争夺信仰, 他走的并非神道,而是金仙道。


    古之金仙道与今之佛道略有不同, 乃是以仙为表, 以禅为宗,称作金仙, 大约还是算个仙的。神道香火槐序用不上,都交给罗刹神和夜叉神去享用了。


    早年槐序入世便在轮回镜盘中埋下一个神胎, 以此收拢自身的因果业力,以求大劫之中不被煞气影响,做出什么失智的举措。仙道因缘基本不太影响他,倒是神道因缘还要解决。


    如今修成神仙,便有了遁世之心。又把神胎取出来,凋木成神, 以神胎为核心,烧成一个化身,司掌神道之事。


    <a id="wzsy" href="http://m.fqxsw.org">西红柿小说</a>


    白献之有样学样,撮土成神,点为化身,代他去做黑山神。


    供奉黑山神的不仅只是民间,皇帝也会给木神和黑山神烧香。


    这一日,槐序便被皇帝长吁短叹烦到了。借着木神化身,槐序听到了皇帝在忧心什么,皇帝老了,虽然槐序给他借了二十年阳寿,但老了就是老了。而太子与太子妃尽管非常努力,但这些年仍旧没有子嗣诞下。


    皇帝愁得厉害,又忙于公务,没法来黑山求教,便早晚三炷香,请槐序显灵,为他指条明路。


    槐序近来懒散的厉害,几乎就忘了这茬。只是这是万万不能认的,于是便唤来白吉白喜和一种婴灵考校功课。


    翟先生叫他们学做人,不过因为是婴灵,进度算不得快。婴灵提着灯笼飞来,老老实实地穿着衣服,神色清明。


    槐序挨个考校功课,发现完成得都不错,便让晏儿取来槐花糖,馋得他们眼睛晶亮,不住的吞口水。但他们仍旧十分有礼,谢过大王之后,才开开心心地吃起把槐花糖。


    白吉白喜已经长大了,如今看起来约有十二三岁,领着小家伙们出去玩耍。槐序对白献之道:“这些年过来,这几个小家伙也越长越大了。”


    白献之知道他动了心思,道:“你准备给他们找个什么去处?”


    槐序道:“这里头有几个与项氏有子孙缘,肯定是要送去的。剩下的最好是送入轮回,这都不麻烦,我愁得是白吉和白喜。”


    婴灵乃是婴儿死后所化,白吉和白喜亦是如此,看如今是长大了,但其实不曾在人间活过。白献之看着他们俩长大,心里明白槐序是希望他们去转世为人的,但白吉和白喜恐怕不会愿意。


    “问过他们再说吧,若是他们不愿意,黑山也不是养不起他们。人间有的,黑山都有,人间没有的,黑山也有。”白献之道。


    “师兄,你是神仙,他们跟着你是福,不是坏事。”


    槐序在他嘴边亲了一口,夸道:“说得不错。”虽心底希望他们能去人间活一世,但实际上如何舍得。


    在询问过他们的意见之后,槐序将希望重活一世的婴灵重新送入轮回,未生先死,这是婴灵最顽固的执念,能够重新做人,大部分婴灵都选则重新轮回。槐序将与项氏有缘的几个婴灵挑出来,请回了山的琥珀送入皇宫。


    当夜,熟睡的莫桑芷就梦中得见神人,这位神人琥珀金瞳,拱手朝莫桑芷鞠了一躬,道:“太子妃,时候到了。”


    莫桑芷问道:“什么时候到了?”


    琥珀将怀中的两颗明珠投入莫桑芷怀中,道:“母仪天下的时候到了。”


    未有几日,莫桑芷便被诊断出怀有身孕。


    不久,项宁城的侧室也有了动静。


    琥珀目送着最后一个婴灵走入母亲怀中,心中不由得感慨:“下次再见,便不知是何面目了。”


    皇家子嗣若是不丰,帝位都会动摇。皇帝便是只有项宁城一个孩子,但如今这个心病显然不药而愈了。


    槐序和白献之在月下小酌,几杯清酒,一碟花糕。


    月光倾泻在园中,照在槐序身上,照在白献之心里。


    白献之道:“师兄欠下的千万善功还了多少了?”


    槐序微微感到讶然,却也不意外,道:“差不多了,扶龙庭,匡扶正道,并此界入天地,其实已经够还给师尊了。说起善功,泉上人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白献之道:“听大郎说是这几日就回,等他闭关出来,黑山上便有三位地仙了。”


    “四位。”槐序比了四根手指,道:“红莲跟着梁真人游历人间去了,他们扮作祖孙,一路上估计也有得玩。”


    白献之了然,道:“梁真人倒是挺喜欢他。”


    白献之有些犹豫,道:“师兄,你想过何时飞升吗?”


    一般来说,地仙境界,便可以尸解成仙。神仙境界,元神便可以遨游虚空,可以直接飞升天界。最符合飞升条件的是天仙,天仙得道,飞升天界毫无难度。


    以白献之和槐序的境界,要常识飞升天界并非难事,更何况他们将此界纳入天地,在天上也有人看好,飞升更不会困难。


    槐序问道:“献之怎么这么问。”


    白献之道:“我以玄阴入道,修成神仙,便隐隐约约能感知到天界的召唤。但因缘未了,还不到我飞升的时候。”


    白献之接手了黑山鬼城,需要将鬼城中的厉鬼度化。如今光明经已经人手一册,但离度化群鬼,还差了不止一点。


    槐序笑了起来,道:“如今去天界太早了,何况我还有一个野望。”


    白献之洗耳恭听。


    槐序指了指身下,道:“我想把鬼市开到天界。”


    白献之道:“好,你当市主,我来给你建执法队。”


    于是槐序和白献之一起在小轮回推衍,甚至还借来大衍宗的天机仪运算,花了十余年时间,终于定下方桉。


    第一步便是将黑山化入阴界。将阴界阳化成福地很难,将黑山阴化成阴界就更难。好在白献之乃是黑山的山神,槐序还有一角阴山的碎片。


    槐序和白献之将黑山拖入阴界,逆转阴阳,使黑山成为半虚半实的一片空间,这样便能将黑山从此界抬走,而不会惊动地脉。


    槐序用在极北之地参悟的元磁神光为根基,请教了大判官神文,在黑山上刻下元磁阵法,选了个夜黑风高之地,把黑山抬到虚空,成为浮空之山。


    浮空之山隐藏在阴阳两界的夹缝中,每逢十五,便会从虚空中浮现,成为看得见摸得着的实体。


    虽然将黑山炼成浮空山,但其实对山上的妖鬼根本没有影响。槐序深谙虚空构造,在山上并不会察觉自己其实在阴界,出了山门便自然而然出现在原来黑山的山门外,走进山门便又回到现在的黑山中。


    一般的地仙都不一定能看出来黑山已经不在地上,而是乘坐着极光,飘浮在天上。


    再到后来,槐序道行再次精进,可以将自己身上的物品投入虚空,漂流到其他世界,然后借着这点因缘,到其他世界玩耍。


    想要把鬼市开到天界可不是一件容易事,仅凭此界功绩,并不足以支撑。槐序和白献之有时便在借着轮回镜盘前往其他世界,在其他世界也同样建立鬼市。鬼市与鬼市之间可以自然感应,天然便成了虚空门户。


    这一日,有两个特别的客人来了鬼市。


    一个光头的和尚,一个光头的尼姑。


    “妙谛,这里便是兰若寺?”


    妙谛禅师笑道:“这里便是兰若寺,只是我上次来时,这里还不是这个样子。”


    老僧在鬼市中四处走走,四处看看,最后笑道:“这是个好去处,若非我要走了,也想在这长留呀。”


    槐序看见了妙谛禅师,惊喜极了,上前揖首道:“禅师,许久不见了。”


    妙谛禅师回了他一礼,道:“本来我以为自己活不成了,还是我师傅舍了脸皮,神游西天求来灵药,为我重塑金身,不然只怕是见不到你们了。”


    槐序看向妙谛身后的老僧,生得极为普通,笑得十分和善。


    槐序诚心实意向他行了一礼,道:“多谢天慧神僧襄助。”


    天慧神僧摆了摆手,道:“不必谢我,我生于此界,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如今我大限已到,不必在人间盘桓,临行前想见见你,日后妙谛还劳你照顾了。”


    槐序连连摆手,道:“禅师助我良多,可不是我照顾她。”


    天慧神僧哈哈大笑,道:“这个皮猴子,我要不镇着她,不知道惹出多少祸。”


    槐序偷偷看了一眼妙谛禅师,想笑又不敢笑。妙谛禅师脸色通红,拽着天慧神僧的衣服道:“师父,你给我留点面子。”


    天慧神僧便闭口不谈这件事,又同槐序交流了一会儿佛法,阅览过光明经,道:“有此一卷,便不虚此行。”


    他含笑道:“我时辰到了,便先走一步了,日后还有相见之时。”


    天慧神僧含笑圆寂,肉身化虹而去。


    妙谛禅师念了声佛号,随后便眉飞色舞,道:“老头走了,水月庵也有人继承了。槐师兄,不妨也带我去其他世界看看?”


    槐序正要点头,便看到身边十多双眼睛盯了过来,顿时改口道:“也好,我们都去,赶在十五之前回来便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他把世界玩坏了 仙箓 影视穿越从四合院开始 穿越八年才出道 在超自然的世界里低调成神 妻子是一周目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