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末日:神明附身,我横扫诸天! > 第十二章孤舟

第十二章孤舟

    与此同时,医护室里,祝尧正准备和医生辩解说他已经没什么问题了,就是脱力了,吃几盆饭就好了!


    “不行,你刚刚与言轩大战一场,无法排除你身体存在其他潜在隐患。我们作为『伐神院』的医者,战斗能力有限,对于人类的抵抗之战并不能做出太大贡献。然而,我们能为你们提供唯一的保障,那就是确保你们的身体健康!”


    白大褂的医者用力挤了挤鼻梁上那副厚厚的眼镜,以庄重的口吻说道。


    ‘原来,此医者看似年轻二十余岁,他的决心却远比我高尚百倍。而我一直困扰于过去的挫折,现在只追求个人的成功,与他相比,我显得庸俗了……’祝尧内心微微摇了摇头。


    ‘然而,每个人的处境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个人渴望的东西也各有不同。对我来说,现在最需要的是个人的成功,以塑造自信,并为未来的道路做更好的准备。没错!我已经有了重新开始的机会,这一次我一定会完善内心的不满和空虚……’


    “祝尧!”


    在祝尧失神的时间里,突然一声打破了沉静。


    来者正是那山羊须的大叔纪庸!他神色激动,一把抓住祝尧说:


    “你可是打败了言轩!那可是黄级强榜的家伙!”


    “啊,对啊……”(◎_◎;)祝尧呆呆的回道。


    纪庸神色中熠熠光辉,口中连连道几声好字:


    “好!很好!我已经想好了第二关了,等你休息好,你就来找我吧!”


    纪庸连声称赞几声后用力地拍了拍了祝尧的肩膀,然后大步迈开,面露欢愉的微笑,离开了医护室。


    (◎_◎;)“第二关?……哦对!”祝尧猝不及防,还没反应过来。然而,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惊讶地发现纪庸已经离去。


    柜台上的白大褂轻轻摇头道,“唉,纪庸这家伙又来了!这个狂热的疯子……”


    “疯子?前辈,你很了解纪先生吗?”祝尧转头看向医生问道。


    “他啊,你不知道吗,大家都叫他‘狂人’呢。”柜台上的白大褂边整理资料边开口说道。


    祝尧似乎抓到了重点,“狂人吗,医生,他这名号怎么来的!”


    “这名号怎么来的啊,我听说是曾经他是一位富有文采的文人,然而他的才华却常常黯然无人青睐。据说,由于遭到当地有势力的打压,他的个性逐渐变得沉郁起来。不久之后,他的妻子离世了,这才使他陷入了疯狂的漩涡。他对每一个不合他心意的人恶言相向,甚至在别人身上写下诗篇来宣泄自己的情感。”


    (◎_◎;)“啊?那我感觉挺像一个失败的艺术家的……”祝尧语速放慢,感慨道。


    “是啊,一辈子被人压过一头的感觉真是不好受啊!他也是在最后时刻爆发了,好巧不巧,刚好时代也变了,他愤怒也将在此刻得到延续吧……”医生叹了口气说。


    “谢谢你,医生,我也该去赴约第二关了,拜了个拜……”


    祝尧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一个漂亮的翻身,一句道别的话还说完,开门拔腿就跑!


    “诶诶,你这小子,真是害……”柜台上的医生穿上白大褂,不禁叹了口气,但没有追赶反退而坐下。


    祝尧腿上的动作丝毫不慢,内心也对这第二关打好了算盘,“他如果真是这样的经历,那我和他的本质上是一样的!在他今天如此激动的态度下我感觉他在这新的时代里恐怕还是有些目的的!而我或许可以成为他手中的利剑!”


    祝尧迅速赶往纪庸的办公室地点,心中充满了对纪庸的好奇和期待。他觉得,或许和纪庸这位狂人合作,可以给他带来与众不同的机遇和改变命运的机会。


    "咚咚!"


    回响在空气中的敲击声,仿佛是不愿消散的余音:“咚咚……”


    祝尧迟疑地发问:“请问纪先生在吗?”


    徘徊的时间宛如不经心的过客,祝尧内心产生迷惑。他轻轻推开门,步入纪庸的办公室。


    一股古板而悠远的木香瞬间扑鼻而来,让祝尧情不自禁为之倾倒。纪庸的办公桌上堆满了陈旧的书籍和照片,那些书的封面上残留的褪色字墨透露出岁月的沧桑。


    然而,令人震惊的是,纪庸竟静静的在椅子上熟睡……


    “纪先生竟睡着了!”祝尧凝望着佝偻的身影,不禁对他的疲惫感到同情,小心翼翼地走近并不打扰他。


    他踮起脚尖走到纪庸对面的空椅上缓缓坐下,轻手轻脚地拿起桌上的照片,照片里有两个岁月的印记,一男一女,男子害羞腼腆,女子抱着男子露出开朗的笑容。


    一张古旧的黑白照片里承载着无法言喻的情感......祝尧凝视着照片,脑海中浮现出医生的话语,他想象着一个害羞的青年是如何被人打压,最终变成了一个疯狂的人……


    祝尧轻轻将照片放回原处,本来他是想拿起桌子上的一本书来翻阅的,但仅仅这样轻微的动作竟将纪庸惊醒了。


    “唔……(◎_◎;)祝尧?!你怎么在这。”感受到有人一下子凝视着自己,纪庸从睡梦中打开朦胧的双眼,满是迷茫和疑惑的表情浮现脸上。


    “纪先生您醒啦。”祝尧放下手中的书,微笑着看着他道。


    “嗯,你现在不应该是在医院吗,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纪庸整理好自己的仪容,不紧不慢的说道。


    祝尧起身往饮水机走去,一边走一边说:“我已经恢复了,现在来这里是为了完成你说的第二关。”


    祝尧拿起饮水机旁边的纸杯,调整好水的温度后递给纪庸说:“纪先生,你刚醒肯定口干,我已经准备好温水给您了,你请喝吧!”


    纪庸接过纸杯,温柔的像一个老父亲似的说道,“哦好,谢谢,你毕竟刚刚大战一场还是得多注意休息,第二关也不急……”


    “但是你内心的抱负也不急吗?”祝尧微笑着问道。


    这时纪庸手上的纸杯都颤抖了一下,手里渐渐紧握。


    “纪先生,想必你每天都幻想着与你的妻子重聚吧!”祝尧一下子把语调加重,刺激着纪庸的记忆深处。


    “若一个疯者能维持清明的思维,那只能意味着他仍有尚未完成的使命!”


    纪庸放下手里暖心的纸杯,双眼闪烁着寒冷的冰刺,“你!想要怎样!”


    野兽,那个隐藏在心灵深处渴望着鲜血的凶兽,似乎即将苏醒!


    周围的氛围变得凛冽异常,只要祝尧再多说一句话,他可能会瞬间被撕碎。


    “纪先生,请放心,我们其实是同类人,互相合作并非不可,甚至我可以成为您手里的利剑!”


    “哦?今天你要是说不出一个所以然,你立马就会变成一具尸体!”纪庸狰狞地笑道。


    祝尧这时可不能说他是穿越过来啥的否,恐怕对方会认为他在戏弄,进而即刻湮灭。


    所以祝尧立马就编造了一个与纪庸经相似的故事,想以此来引起纪庸的共鸣:


    "其实,我一直是一个深藏才艺的孤独艺术家,父母、老师以及同学从未真正赏识我。我内心一直渴望着成功,但遗憾的是,这个渴望从未得到满足。如今,时代正经历一场巨变,我也拥有了一种非凡的能力。这标志着我的新起点,我不愿再次面对失败..."


    祝尧的话半真半假,然而他内心深处的感受却无比真切。


    纪庸仿佛是一个叶落孤舟,今日终于找到了归宿。


    “小家伙,投机取巧固然是好的,但要具体看是什么人!你这套可不适合我,如果你真想成为我的利剑!那就拿出你的所有实力来吸引我吧!”


    纪庸摸了摸山羊须眼眸中藏着晦涩难懂亮光,缓缓伸出一指:


    “下一个挑战,我要求你在黄级强者榜单上名列第一!”


    “第一吗,好!我接下了,纪先生,我会向您证明我的实力的!”祝尧眼神坚定,一锤桌面,语气不卑不亢,铿锵有力!


    “好!我知道你有决心,动作动作幅度稍微小点,我可不想这陪了好久的桌子被你锤坏咯!”


    纪庸开始对祝尧的语气变得平和起来。


    祝尧尴尬地摸摸鼻子。


    “哦,对了!纪先生,这个黄级强者榜单第一名!我只是听说过有这个榜单,但关于如何上榜,我们玄武门从未谈论过啊。”祝尧疑惑的说道。


    “哼,黄级玄武门被[伐神院]公认为无用之地,一开始只是作为后勤部门创立。”纪庸笑出声来,“然而世事难料,他们想要废掉我,可这玄武门竟然出现了你这样的人!哈哈哈哈!”


    “咳咳……哈哈哈。”


    纪庸笑了几声突然就开始咳嗽了起来,但他这一咳他反倒笑得更大声了。


    他坐在椅子上,仰首发出豪放笑声。


    “我这一辈子没后人,我曾经无比爱我的妻子也离开了……这世界原本我也没什么可留念的,但是最后我还是得体面的下去,下去见我最爱的人儿啊……”


    纪庸的独自呢喃,祝尧深深感受到了他的动人情感,这无疑给祝尧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他把世界玩坏了 仙箓 影视穿越从四合院开始 穿越八年才出道 在超自然的世界里低调成神 妻子是一周目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