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在超自然的世界里低调成神 > 第七十九章前夜祭(完)(4000)

第七十九章前夜祭(完)(4000)

    深夜,一点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猛地蹿向了高空,旋即炸出一朵灿若晚霞的火红烟花。


    接着更多的烟花炸开,三米多高的篝火火焰也腾空而起,直接照亮一整个体育场。


    欢呼声顿响。


    到处都弥散着烟火的味道,以及烤乳猪的香味。


    篝火四周,每个方位都摆着摊位,不仅有烤乳猪,还有烤鱼,煎肉排,章鱼丸子,海鲜炒面,炒乌冬……


    真正的前夜祭开始了。


    古手川神见守着一个摊子,嚼着焦香酥脆的肉皮,顺便欣赏烟花。


    旁边的白川胡桃吃的也挺香,她其实也挺想学古手川那样直接下手,但周围人太多了,为了保持淑女的形象,只能一手掩着嘴,一小口一小口很不痛快的用餐。


    不过和古手川在一起的时候心情总是愉快的,毕竟吃东西能让人感到快乐。


    身前的小桌子上,不仅摆着切好的半只烤乳猪,还有烤鱼、肉排、丸子、和好几听凉茶。


    古手川神见灌了口凉茶,吐口气道:“早知道前夜祭这么好玩儿,就该把晴空、有佳和小鸟游她们都喊过来。”


    离他俩稍远的小神官只有一只手,吃东西慢了点儿,他看了眼道:“这些东西又不是不收钱,你看周围有几个能这样大吃大喝的?”


    另一边的本场空太吃的也是满嘴流油,他含糊着:“从小到大过的前夜祭,也就这回吃的最好。”


    古手川朝四周看了看,在吃东西的不少,但都是捧着一人份的小袋子,各吃各的,像他们这样直接要了大半只烤乳猪好像还真没有。


    不过也没什么,他们人多,吃的也多。


    他看向本场空太,问道:“小笠前辈呢?”


    说起这个,眼镜君满脸悻悻:“上次去看幽灵的演唱会差点遇到危险,所以她妈妈已经不准她晚上再出来了。”


    “那次也是巧了。”


    四个人一起碰了碰手里的凉茶罐儿,对着天上还在绽放的烟花,和篝火旁准备开始的华尔兹舞会,一饮而尽。


    华尔兹舞每个班都有,男生女生分成两列,轮换着跳。


    轻快的钢琴声已经响彻了半边天空。


    胡桃笑吟吟的问道:“想去跳舞吗?”


    “咱们今晚的职责是保安,跳舞让你老弟和眼镜君去好了。”


    旁边两个人都不着痕迹地离彼此远了点儿。


    古手川神见摸了摸有点饱的肚子,看着站在最外面的特别科专员,对正拿手帕擦嘴的白川胡桃道:“走吧,转一圈,没事的话先回去休息,为后半夜做准备。”


    白川胡桃嗯了声,拿出小盒子,夹了点肉排和丸子,起身往校内走去。


    古手川神见拜托小神官和眼镜君看好地盘儿,也走了。


    两人朝教学楼区走去,轻快的钢琴伴奏和动人的歌声渐渐被抛到了脑后。


    古手川神见目光微微晃动,朝四周看去。


    “怎么了?该不会在打什么坏主意吧?”白川胡桃调侃他一句。


    古手川神见将背着的剑袋拿在了手上,望着前面的拐角阴影,开口道:“我是在想啊,今晚的危险好像要比预想中多上一点啊。”


    胡桃一瞬间就警惕了起来,眼眸一边往四处搜寻着,一边道:“怎么说呢,今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肯定会吸引一些妖怪幽灵过来凑热闹的,不过有好多特别科的专员在,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乱子。”


    大小伙子嗯了声,接着迈步往前走,在经过拐角时,手中的长剑锵的一声出了鞘,剑光似冰寒彻骨,将藏在阴影里的一团黑雾刺成了串串。


    若有若无的惨叫声在两人耳边响起。


    胡桃心里一惊,很是惊疑:“真有幽灵?怎么发现它的?”


    古手川神见收起了剑,随口道:“它身上这臭味儿隔老远都闻到了。”


    “臭味儿?”胡桃动了动鼻子,好看的眉头微微拧起:“也就走到这儿才能闻到一点儿……你的鼻子就这么灵?”


    他想了想道:“算是天赋异禀?”


    “哦,说起来的话,上次去救我老弟,还有上上次在你家里……”说到这儿,她脸色微微发热,不再往下说了。


    古手川神见看她一眼,没提这茬。


    那次的茉莉花味他其实也一直记在心里,直到前段时间问过三日月,才想起来那到底是什么。


    “竟然都有幽灵跑到了这里,或许是哪个地方有漏洞,咱们多转转。”他拿出手机做了个记录,往更加安静的校园方向走去。


    胡桃把手里的空盒子丢进了垃圾桶里,拍拍手,拿出了袖章和打刀。


    “带兵器的话,还是先把袖章戴上吧?省的被特别科的人误会。”


    “嗯。”


    其实只要古手川不想,没人能看得到他们,但拥有【魇梦】这种事解释不清楚,还是戴个袖章好了。


    两人顺着空旷无人的校园散步,偶尔能碰到巡逻的特别科小队,还有同样带着袖章的学生会和风纪部,以及指导老师。


    他们在抓有没有偷偷跑到别的地方去干坏事的小情侣。


    三拨人算是各司其事,也不打招呼,各走各的路。


    遇到学生会时,古手川神见刚刚抓到一只躲在花圃里的妖怪,直接一剑穿心,血液顺着剑尖往下滴。


    迎面走过来的学生会诸人看的眼睛发直。


    胡桃从花圃里拖出了一米高的青皮妖怪的尸身,微笑着对学生会的人和老师道:“不用紧张,我们是除灵社,奉老师的命令,配合特别科做好学校的安保工作。”


    古手川神见一甩剑身,甩掉了上面的血珠子,收剑归鞘。


    对面一群人默默转身,绕了个弯儿,沿别的小路走了。


    “可怕!今年的除灵社!”


    胡桃看着古手川,抬手往前指了指:“吓到他们了?”


    “受点惊吓总比被杀了强。”古手川神见皱着眉毛,目光往四周扫去,很是纳闷道:“特别科的人在搞什么?怎么连妖怪也潜入到学校里了?”


    “看来真的有漏洞,和藤原老师联络一下吧?他应该会和特别科交涉,增派人手。”胡桃建议道。


    古手川神见点点头。


    二十分钟后,五辆特别科标志的汽车赶到了学校门口,八队特别科专员下了车,步伐匆匆进了学校里。


    差不多把教学楼区搜过一遍的两个人静静看着,转身走了,又来了将近一倍的特别科人手,如果这样还是会出问题的话,那未免也太无能了点儿。


    “去哪?回体育场?”


    古手川看了一眼时间道:“我回值班室打坐,万一半夜有急事,也有精神应付的来。”


    “打坐?冥想吗?还是睡吧?良好的睡眠才是正道。”


    “那是你功夫没练到家。”


    两人进了教学楼,一路回到值班室内,各自铺好褥子和睡袋。


    古手川神见盘腿坐好,调匀呼吸,闭上了眼睛:“晚安。”


    胡桃脱掉外套,想了想,又把袜子脱掉,放到一旁,躺进了睡袋里。


    只有不到二十平米的休息室稍显狭窄,倒是能安置下来他们两个人。


    体育场上的喧嚣从玻璃窗户里传了进来,音乐声和人声混在一起,倒是更显的房间里很安静。


    胡桃望着头顶白茫茫的天花板,很安心的躺着。


    门从里面锁好了,还有古手川负责警戒……除了在家里,再没有比现在更安全的时候了吧?


    不过呢,要是有人睡着以前能和她再说说话就好了。


    她侧过头,伸出一只手,拿只有戳了戳古手川神见的小腿,眨着眼道:“稍微聊一会儿怎么样?”


    古手川神见睁开眼睛,想了想,躺在了她旁边,枕住双臂:“聊什么?”


    “随便什么都可以……”胡桃想了想道:“这个前夜祭,是不是只有咱们两个是一起合宿的?”


    “为了安全,男生和女生都要分开来住,只是咱们两个的社团工作性质特殊,才能住在一起。”


    “嘛,所以还是合宿喽,就咱们两个。”


    “如果不是房间太小的话,你老弟应该也会来。”


    “他?他才不会来呢!除非这里面能放下一个帐篷!”


    古手川嗯了声,闭上眼睛道:“快睡吧,让今晚快点过去,明天……要不后天,我去趟你家里。”


    “嗯,明天回去后我和家里打一声招呼,再告诉你具体的时间。”


    “胡桃,你家里都有谁?”


    “我家里人挺多的,除了父母和弟弟,我们还和巫女们住在一起生活。”


    “真是那种穿着千早衣服,红裙子的巫女?”


    “感兴趣?”


    “稍微有一点。”


    “是吗?不过说起巫女服,我也有一套……”


    两人有一搭没一大搭的闲聊着,直到体育场上音乐声渐弱,外面响起了嘈杂的脚步声后,古手川才又说了一声:“晚安。”


    胡桃也有睡意了,眨几下犯困的眼睛,也一点点进入了梦乡里。


    这一年的前夜祭,就这样子结束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在学校过夜的学生们就开始陆陆续续的回家。


    前夜祭结束了。


    古手川神见背着睡袋和剑袋,和胡桃一起往校外走着。


    两人稍显距离感,各自看各自那侧的风景……今天早上醒来以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他们竟然抱在了一起……


    出了学校以后,胡桃看他一眼,若无其事的问道:“昨晚,睡的好吗?”


    “挺好的。”古手川略有心虚。


    其实昨晚睡着以后,他总觉得哪个地方差点儿意思……现在想想,果然真的是差了点儿意思。


    这种话题有一点过于那什么,胡桃问了一句后也不敢问第二句了,就这么一路向前走着,等快要到她家里附近的时候,她才清了下嗓子,开口道:“大概率是在明天,来我家做客还有应付静弥的挑战,你可要做好准备。”


    “放心。”


    等到了路口以后,胡桃和他招招手,背着手一路小跑,回了神社。


    古手川神见很快也回到了自己家。


    现在时间还特别早,而且还是个周六,有佳和三日月都还在睡觉。


    他放下剑袋和睡袋,没有去打扰三日月,直接回了自己房间,换好衣服以后,到院子里面打拳练剑。


    虽然,他也挺想躺到软乎乎的床上,好好的睡上一觉,但时光不等人,这个时候多一份安逸,将来可能就少一份实力。


    两个小时后,灰蒙蒙的天色大亮。


    三日月走出了屋子,告诉他早饭做好了。


    古手川停了下来,拉着少女到一旁,悄悄的一起分享着唇膏的甜味。


    三日月微微喘气,眼眸水汪汪的一片,眉眼间的那抹妩媚越来越撩人了。


    大小伙子咕咚咽口口水,深深吸口气,和她说起了昨晚上前夜祭的热闹。


    三日月也是在东京长大的,也过过前夜祭,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不过古手川说的眉飞色舞,所以没说什么,只是安静的听着。


    “烤乳猪的味道还成,下次咱们一起去试试,有机会的话就再去吃一吃烤全牛和烤全羊。”


    “好……”三日月应了一声,看着他:“你今天要做什么?”


    “今天要在家待机。”古手川神见乐呵呵的。


    他要等胡桃的信儿,没准今天就可以去她家里了呢?没准儿八千代静弥也说不定要今天就要挑战他。


    所以,他今天差不多都在家里。


    三日月哦了声,昨晚上八千代提出要挑战除灵社以后,古手川就在line上告诉她了,还说如果等挑战开始的时候,让她也过去看看比赛。


    她看着古手川神见,眼神奇异道:“除灵社不接受采访,但是倒是接受挑战。”


    古手川神见笑道:“是啊!可以不接受采访,但无论是谁的挑战,都是一定要接的;如果挑战都不接的话,可以趁早退部,然后让出除灵社的活动室。”


    “那老师会同意吗?”


    “肯定会啊!你信不信,老师也巴不得一天能有个百八十人一起来挑战除灵社,就算是哪一场不幸输了,接受挑战也是值得的……因为就算输多惨,也总比在除灵大赛上输了要强。”


    “对了,你们还要参加除灵大赛……”


    古手川嗯了声,开始埋头喝粥。


    不过这个时候,他放在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他看了眼,是胡桃打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他把世界玩坏了 仙箓 影视穿越从四合院开始 穿越八年才出道 在超自然的世界里低调成神 妻子是一周目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