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在超自然的世界里低调成神 > 第一百一十四章挖钱箱子(三)

第一百一十四章挖钱箱子(三)

    入夜了,雨停了,但没完全停,天空上依旧黑压压的暗淡无星。


    古手川神见送三日月晴空回家,没急着回去,他背着剑袋扛着锹,遛着鸟儿,往北区更北的地方去了。


    今天换了玻璃窗户,他才想起了还有个钱箱子等他去挖呢。


    鹦百郎似乎不喜欢飞,又或者是太胖,用翅膀飞没有用脚走路省劲儿。


    它抬起翅膀掩着嘴打了个哈欠,仍旧一副萎靡的样子。


    古手川神见低头看着它,有些纳闷:“睡这么久还没睡够?你前天晚上干什么去了?”


    “伟大的人类呦,这和我昨晚去哪干什么了没关系,我只是需要睡觉来维持体力……”鹦百郎说着话又打了个哈欠:“你可以理解为冬眠的时候到了。”


    “妖怪的冬眠是在春天?”古手川神见若有所思,难怪之前在家的时候他夜里经常没收获。


    “大概吧?”鹦百郎无精打采的,连带着身上羽毛的光泽都暗淡了不少。


    古手川神见打量着,感觉好像和它说的不是一回事,不过他对鸟类妖怪没什么研究,所以也没什么法子。


    鹦百郎带着他回到了邪灵会的宅院里,钻过特别科围在四周的隔离警戒带,站在院子中间,鸟眼耷拉着,用翅膀指着后院道:“就在后面的一颗樱花树下,我不行了,我要睡觉……”


    说完,它扑棱着翅膀飞了起来,钻进古手川神见背着的书包里,团成一团,呼呼睡了起来。


    古手川神见无语,倒也没再折腾它,拉上拉链,留个呼吸用的缝儿后,扛着铁锹往后院走去。


    这个宅子很大,此时到处都乌漆嘛黑的,晚风吹过,墙檐下挂着的灯笼七歪八扭,顿时发出吱呀的奇怪声响,猫头鹰的叫声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


    还怪渗人的。


    古手川神见动了动鼻子,没嗅到什么奇怪的味道。


    他在五目鼠人身上得到了一个好像没什么用但又好像不完全没有用,俗称鸡肋的天赋【敏锐嗅觉】,对各种气味的敏感程度早就高了不知道多少倍,就像按下了奇怪的开关。


    倒还幸好的是,如果他不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嗅觉上的话,平常时候倒是和以前一样。


    不然他需要天天戴口罩出门了。


    嗯,至于为什么白天的时候没有嗅到三日月在家里……这不明摆着吗?正人君子温润如玉的古手川神见,怎么可能去嗅美少女的味道呢?


    他开着手电,安心到了后院,找到了樱花树,往手上呸了两口,开始挖土。


    论铁锹挖土,没谁比乡下的孩子更懂了。


    一锹、两锹、三锹……


    一旁的地上渐渐堆成了土堆。


    古手川神见半个人都下去了,然后他停下来,换了个方向接着挖,最后挖了一圈儿把树都刨了,也没找到钱箱子。


    他眉毛一皱,心想难道是鹦百郎耍他?但又一想觉得不应该,不然它怎么可能在自己包里安心睡得呼呼响?


    “我刨错树了?”他这么想着,把铁锹丢到了上面,按着地面跳了出去,又拿手电筒往四处照了照,顿时就无语了。


    好家伙,原来整个后院种了一排的樱花树?


    可恶啊!鹦百郎那家伙也不说清楚是那棵!


    他放下包,拍了拍鹦百郎的鸟脸,但鹦百郎像是三天三夜都没合眼早就困到没边儿了一样,怎么叫都叫不醒。


    “行吧行吧,不就几棵树……”古手川神见甩了甩胳膊,从左到右,抡动铁锹开挖。


    此时,一个黑风衣的高个子男子站在大门口的警戒线外,一动不动。


    他抬起头,往宅子后院的方向看了眼,用细长尖锐的指甲划破警戒线,走了进去。


    东京的分会沦陷了,没有一丝丝的防备,拥有一个分会长,三个干部、这么大的一个分会,说没就没了。


    要不是看了新闻,大家都还以为这边运作一切正常。


    而怎么都联络不上五目鼠大人的灾祸大人怀疑它是不是叛逃了,至于被抓或者被杀的可能性不是没有,但很小。


    五目鼠大人生性奸诈狡猾,嗅觉敏锐,要是有什么危险肯定会第一时间躲起来。


    可灾祸大人等了几天也不见它联络本部,所以忍不住想是不是这只死老鼠背叛了他,或者是和那个叫石川康弘的特别科专员里应外合,把偌大个东京分会打包送给了他当功劳。


    于是他就来了。


    福田庆司:本部的十六干部之一,被邪神大人赐予过祝福新人类,伟大的存在,亲自来了东京做调查。


    一方面暗中调查那个叫石川康弘的特别科专员是什么来头,一边在附近潜伏着,等待五目鼠大人的现身。


    而今晚,宅子里忽然有了生人的气味,而且他能闻出来,这股气味很年轻,生命力很澎湃……切片做成烤肉,一定会很美味。


    他迈步往后院走去,低沉一笑。


    为了不引起东京特别科的注意,他一直没敢抓人来吃,倒是没想到,今晚会有这么意外地收获。


    福田庆司没掩盖自己的脚步声,一双冷冽的眸子化成了琥珀色的竖瞳,皮肤也变得粗糙坚韧,变成了深青色。


    他走到了后院,一眼就看到在一棵樱花树下,正有一捧又一捧的泥土被撩出了地面。


    他冷冷看着,目光在挥动着的健壮手臂上划过,嘴角顿时流下了口水来。


    相当不错的猎物!


    土坑里,正奋力挖土的古手川神见没由来感觉到一股极深的恶意,他毫不犹豫,直接跳出了土坑,将铁锹立于身前,朝着福田庆司站的的地方看去。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一双亮着血光的眼眸正紧紧盯着他。


    古手川神见睁大眼睛,被吓到之余又冒出了火气。


    死妖怪,看什么看!


    他直接扔了铁锹,从剑袋里蹭的抽出了长剑,眼中凶光四起。


    福田庆司还没有意识到他将要面对什么,而是阴恻恻的开口:“你是——”


    古手川神见已然大步冲来,四周夜幕瞬间化成了一片昏黄泛着血色的沙场。


    福田庆司大怒,但旋即意识到不对,只是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一道剑光自他脖颈处亮起,接着又是数道剑光亮起,让他彻底开不了口了。


    血水四溅,一颗丑陋无比的青皮怪物头颅咕噜噜滚出去老远。


    无头的身子无力摔倒。


    本部的十六干部之一,被邪神大人赐予过祝福新人类,伟大的存在……连一个照面都没坚持下来,就侍奉他的邪神去了。


    古手川神见甩掉剑上的血,冷冷瞥一眼。


    “让你再半夜出来吓人!”


    “钱箱子到底在那棵树下埋着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他把世界玩坏了 仙箓 影视穿越从四合院开始 穿越八年才出道 在超自然的世界里低调成神 妻子是一周目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