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在超自然的世界里低调成神 > 第七十五章民风淳朴东京都(三)

第七十五章民风淳朴东京都(三)

    今晚的夜色暗淡,高空上的繁星像是集体穿上了黒嘶,朦胧细碎,若隐若现。


    北区,一栋建在偏僻地方的剑道馆宅子内,有一间很大库房,库房里建着个小房子。


    小房子内摆着一张长条餐桌,上面两排蜡烛无声燃烧着,明黄色的光芒从窗子里透了出去,照在四周库房的墙壁上。


    约莫七个人围坐在餐桌前。


    一个个身穿黑色风衣,在胸前握着双手,低垂着眉眼,将面容隐藏在面具之下。


    坐在主位上的一人,背后墙壁上是一副巨大的狰狞画像,他抬起头,看了看空出的位置,声音嘶哑道:“今天的圣餐日,为什么缺了这么多人?”


    其余人相互看了看,各自缄默摇头。


    一声尖锐的声音忽然从他身后的画像上响起:“报告会长,上周六五郎不见啦!二郎三郎四郎出去找他,也不见啦!”


    “鹦百郎!从邪神大人的画像上滚下来!”


    “是!”尖锐的声音中,一只鸟扑棱着翅膀飞到了餐桌上,爪子上还沾染着些壁画的颜料。


    所有人都目光冷冷地看着它。


    但这只鸟丝毫不惧,豆大的眼睛里灵动十足,它高昂着鸟头,迈着鸟腿,很是优雅地踱着步子,拖着长长的尾羽,一路到了餐桌的最末端,又扑棱着翅膀跳了下去。


    只留下几根鸟毛在餐桌上缓缓飘落。


    被叫做会长的男人被烛光映照的脸色阴晴不定。


    但能看出来,他被气的不轻。


    不管是餐桌布上沾着的颜料,还是一桌子的鸟毛。


    ……


    晚上八点半,夕见街的咖啡店门口,古手川神见挥着手,目送千子和真开车离开。


    等车子消失在视野里后,他转身回了店里,拿好东西,对站在一旁安静等着他的三日月晴空道:“久等了,咱们走吧?”


    三日月晴空默默点头,转身向大白猫店长欠了欠身,一起出门走了。


    在回去的路上,她看了眼古手川神见手里拿着的长条形木匣子,好奇问道:“这是你收到的礼物?”


    “这个吗?”古手川神见打开匣子,看了眼里面放着的带鞘长剑【岚】,摇摇头:“不,是我买的。”


    前些天千子寿是想把这柄剑送给他来着,但他不白拿人东西,直接就拒绝了。


    然后千子寿就把这柄剑丢给了千子和真。


    而千子和真拿着这柄剑也不知道做点儿什么好,只能是一直放在车的后备箱里。


    刚才他们在一起吃饭,聊到这件事的时候,千子和真提了一嘴。


    于是古手川神见就买了下来,以友情价买下来的。


    这周六有八个工作要做,从有佳手里买的那柄剑不一定能撑下去。


    所以他也算是正好需要。


    三日月低下头想了会儿,又仰起头道:“古手川,你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


    古手川神见一怔,看着她纯净的大眼睛,笑道:“如果你愿意保守秘密的话,我倒也不是不能告诉你。”


    “什么意思?”


    “就是说,谁也不能告诉,包括有佳、小鸟游、眼镜君在内。”


    “那为什么不能告诉他们?”


    “因为啊,我家里的叔叔和眼镜君有佳的父亲是好朋友,而我现在做的工作,有着必须瞒住我家叔叔的理由,所以不能让眼镜君他们知道。”


    古手川神见迈着懒懒的步子:“所以,如果三日月没有能保守秘密的信心,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只要知道我做的不是坏事就够了。”


    三日月沉默了会儿,停下脚步,伸出白嫩的左手小拇指:“不,我能守住秘密……我们可以先拉钩。”


    古手川神见眨眨眼,意动道:“是那个,拉钩拥抱一百年不许变的拉钩吗?”


    三日月晴空愣了下,脸颊涨红,抬脚用力,一下下踩着地板:“什么拥抱?是说谎的人要吞下一!千!根!针!”


    “吞针?”古手川神见咕咚咽了口口水,建议道:“那要不咱们改成拥抱吧?吞针太恐怖了。”


    三日月晴空无语,迈步往前走去,不理他了。


    “其实我是开玩笑的。”


    古手川神见几步追上,伸出了右手小拇指来。


    三日月晴空拱了下鼻子,也抬起左手。


    两根指头钩在了一起,三日月晴空很是认真的念了一遍恐怖的誓言。


    “违背誓言的人要被切掉指头,要挨一万次拳头,说谎的人要吞下一千根针……”


    看着少女认真虔诚的表情,古手川神见恍惚有种“如果说谎真要被喂针”的错觉。


    “好了,你可以告诉我了。”三日月晴空念完了誓言后,又是期待,又是紧张的看着他。


    古手川神见点点头,朝她招招手。


    三日月晴空犹豫一下,抬手拨开一侧头发,露出晶莹白嫩的小耳朵,凑了过来。


    古手川神见也靠近,一边嗅着少女身上淡淡的芳香,一边小声道:“我是个赏金猎人。”


    炽热的呼气打在三日月的脸颊、耳垂、脖颈上,没多久浮起一片粉色来。


    好痒……


    她侧过头,抬手挠了挠,大眼眸中带着震惊,同时又有释怀。


    原来是赏金猎人……早该想到的。


    古手川神见一直在观察她的反应,侧头问道:“被吓到了?”


    其实赏金猎人的名声并不太好。


    大致上能和“亡命徒”画上等号。


    因为赚的就是不要命的钱嘛。


    三日月晴空摇摇头,低声道:“不,我觉得很厉害。”


    古手川神见翘了翘嘴角,他想了想,又伸出了右手小拇指:“好了,现在三日月已经知道我的秘密了!那我是不是也有资格知道三日月的一件秘密呢?”


    三日月晴空一愣,犹豫着道:“三围不可以,色色的问题都不可以!”


    古手川神见:“……”


    他无奈道:“瞧你说的,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三日月晴空紧了紧领口,刚才还想变着法抱她来着。


    “我想知道那天晚上,三日月对我说的那句‘看来关于我的事,眼镜君真的什么都没有和你说’的那件事,可以吗?”古手川神见思索着问道。


    三日月低下头,许久以后,深吸了口气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我之所以一个人住,是因为家里只剩下我自己。”


    古手川神见一怔,停下了脚步。


    少女看着脚尖,声音中有着空洞:“三年前,一只长着五只眼睛的老鼠头妖怪闯进了家里,我的父母为了保护我,都丧命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他把世界玩坏了 仙箓 影视穿越从四合院开始 穿越八年才出道 在超自然的世界里低调成神 妻子是一周目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