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本该屠龙的我意外开始修仙 > 第二百章 奥丁与工具人老唐(四千五百字)

第二百章 奥丁与工具人老唐(四千五百字)

    “堕向地狱的灵魂如果能沐浴神赐下的高贵血液,就能自地狱通向天界。”


    楚子航思索着这句话的意思。


    “主要要表达的就是这个了,其他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看起来应该是为了掩护这句话,就好像推理小说家把很多无关紧要的音素和真正的线索混杂在一起一般。”路明非把手搁在沙发前的茶几上,双手在下巴前交握,摆出碇司令的经典动作。


    也许该准备一副眼睛了,要不然没办法反光。


    路明非心想。


    “我知道了,谢谢。”


    楚子航点头。


    “嗨,师兄你跟我客气什么,”路明非从袋子里拿出牛肉堡,打开包装纸,“不过说起来,你有资料问我,刚好我也有点好奇的事情,需要问一问你。”


    “什么事?”


    楚子航问道。


    “师兄,你的血统,最近是不是提升了?”


    路明非往嘴里塞一大口汉堡,说话的声音却异常清晰。


    楚子航沉默下去,客厅里只有路明非咀嚼的声音。


    许久之后,路明非的牛肉堡都要吃完了,楚子航突然闭上双眼,再次睁开后黄金瞳璀璨夺目:“你是怎么发现的?”


    “果然,”路明非刚好咽下最后一口汉堡,叹出一口有魔鬼椒辣味的气,“混血种的黄金瞳和血统挂钩,师兄你现在的黄金瞳,几乎跟晓樯和我不相上下。”


    虽然我的血统其实很低。


    “不一样,”楚子航摇头,“我快控制不住它了,现在我想关闭它需要十分钟左右的静坐冥想。”


    “因为你的血统不稳定,你不是快要控制不住黄金瞳了,而是快要控制不住你的血统了,”路明非一针见血,“如果你的血统持续走高,用不了太长时间就会超过临界血限,到时候你就是……”


    路明非没有继续说下去,楚子航倒是一脸平静地接话:“死侍。”


    “趁着它还没失控,我去帮你搞一支血统锁定剂来,以师兄你现在的状态,锁定剂应该还能治本,如果以后再发展下去,恐怕就只能治标……”


    “不用,”楚子航摇头,“我需要血统的力量。”


    “哪怕代价是灵魂堕向地狱?”


    路明非引用了碑记的内容。


    “力量总需要付出代价。”


    楚子航的平静下是如同刀剑一般的斩钉截铁。


    “师兄你为什么这么需要力量?”


    路明非不解。


    “我……可以给你讲个故事。”


    罕见地,路明非从楚师兄脸上看到了犹豫,以及抹不去的仇恨。


    他从没见过楚子航流露这样的表情,平时的楚子航像一把整洁的武士刀,雪白锃亮,刀弧平滑而圆融,既是凶器,也是艺术品。


    现在的他更像是一把染上暗红的血渍,弧刃崩口的武士刀,是单纯的凶器,却比平时凶恶百倍,令人望之胆寒。


    “早知道让师兄你帮我带份爆米花了。”


    袋子里有两杯可乐,路明非把其中一杯递给楚子航。


    “你还记得初中的时候么,有一次夏天下着大雨,我看见你让柳淼淼带你一程,但是她拒绝了,你就披着外衣冲进了雨里……”


    或许是因为有故事要讲,一向说话简介的楚子航罕见地话多了起来。


    “师兄不带这样的!不是说好了要将你的故事吗?这怎么开始揭我的黑历史了?!”路明非不满地嚷嚷,“我有理由怀疑你在借机打击报复!”


    早就熟悉了路明非偶尔不着调的性格,楚子航无视他,继续讲下去:“我当时想让我爸爸载你一程,但是你已经冲进了雨里。”


    “咱能不提冲进雨里这事了吗?”


    路明非捂脸,不过这也破解了他这两年以来的一个疑惑——为什么楚师兄在广场第一次见到他就能叫出他的名字,原来是那时候留下的印象吗?


    “我很庆幸当时没有叫上你,我和爸爸的车开到高速公路上的时候……”


    ……


    “等等等等!师兄你让我捋捋,”路明非揉着眉心,“你是说,在咱们那个犄角旮旯的小城市里,隐藏着一座和现实世界不同的特殊空间,在那个空间里,你和你那位给大老板当司机还公车私用接你放学的老爹遇见了一位……北欧主神?”


    “奥丁。”


    楚子航念出那个名字,语气很轻,但在路明非听来却比咬牙切齿更痛恨十倍。


    “如果这件事不是师兄你亲口和我说的,而是出自其他人的嘴里,那我绝对会认为他是在跟我开玩笑或者编故事骗我,”路明非叹气,“但现在我得怀疑一下咱们的城市里是不是隐藏着一座尼伯龙根了。”


    “尼伯龙根?”


    “对,你说在你的父亲留下和奥丁死战之后,迈巴赫的自动驾驶带着你冲出了那段公路,此后你再回去,哪里已经是一段普通的高速公路了,”路明非解释道,“这是尼伯龙根的特征,基于现实世界建立,但是又和现实在空间上重合,没有媒介和主人的允许几乎无法进入,你说当时下着大雨,雨就可以作为媒介。”


    “如果奥丁是尼伯龙根的主人,它为什么要让我们进去。”


    楚子航想不通。


    “你老爹是混血种,也许是他身上有什么东西被奥丁看中……话说奥丁又是个什么玩意,它是次代种还是初代种?或者它其实并不是龙?”


    路明非想起了在识海中路鸣泽说的话,他和龙势不两立?说起来,龙的始祖是黑王尼德霍格,在北欧神话中它咬断了世界树,是引发诸神黄昏的元凶之一,可以算作是阿萨神族的死敌——而奥丁正是阿萨神族的主神。


    难道说在很久很久以前,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阿萨神族在和尼德霍格创造的龙族敌对,而路鸣泽就是阿萨神族的人,所以才会痛恨龙族?


    这种小说一般的展开不会就是现实吧?


    路明非心中吐槽。


    因为龙族的历史对于混血种而言是失落的历史,记载极为稀少,所以路明非知道的信息也不多,只能进行一些有限而大胆的猜测。


    “我不知道奥丁是什么,”楚子航摇头,“我甚至不知道它是否是龙,但是我有一种预感,我迟早……会再见到它。”


    “难怪你需要力量,”路明非揉着眉心,“但是这种力量实在是太危险了,从龙的血统里获取力量,几乎就等于在用自己作为人的灵魂和龙的部分进行交换,这简直就像是……”


    他突然想到识海中那个孜孜不倦想让他交出灵魂和生命的小魔鬼,下意识地打了个寒战:“在和魔鬼做交易!”


    “如果魔鬼可以给我力量,我愿意把灵魂卖给他。”


    楚子航道。


    “得了吧,你愿意我可不愿意,”路明非撇嘴,“我的朋友不多,你要是被魔鬼收走了,那我非得去地狱掐着他的脖子,把刀抵在他的小兄弟上让他把你的灵魂还回来。”


    “也许魔鬼其实是个女孩。”


    楚子航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


    路明非足足愣了五秒才反应过来楚子航是在开玩笑,一种类似于过年的异样感受从他的心底浮起——这是不是该防串鞭炮啥的庆祝一下。


    装备部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可以爆炸的。


    “对了,师兄,你还没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让自己的血统提高的呢!”


    路明非对楚师兄提高血统的方法很感兴趣,如果能得到这份方法,或许他就可以对其改良,削减甚至消除副作用。


    “你说过,这是和魔鬼做交易,它太危险了,”楚子航摇头,看样子并不准备给路明非,“你是炼金术师和研究员,没必要从血统中榨取力量,而且你的血统已经很高了。”


    要说魔鬼的话,实不相瞒,其实我脑子里现在就关着一个小魔鬼,哪天我要是打游戏输了,我就去狠狠地抽他的屁股一顿解解气。


    路明非心道。


    “放心吧师兄,我有分寸的。”


    路明非保证道。


    “我已经使用过它了,你不明白,只要使用一次,后果就会是无法阻止的。”


    楚子航苦口婆心地劝说。


    路明非心说我早就看出来师兄你其实有八婆的潜质,还好我有杀手锏。


    “师兄,我有点东西想给你看。”


    路明非微笑。


    楚子航疑惑。


    路明非掏出手机,打开白天在图书馆外拍的照片,展示给楚子航看,上面他和苏茜沐浴在图书馆的午后阳光里,苏茜的发梢抚着他的手背,睫毛修长,漆黑明亮的眸子深情款款地凝视着他的侧脸。


    楚子航的脸色有了细微的变化。


    “我和苏茜没什么的。”


    楚子航解释道。


    “嗯,师兄,我相信你,”路明非拍拍楚子航的肩膀,坏笑道,“但是夏弥师妹相不相信你就不好说了。”


    楚子航的脸色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路明非心说我果然猜得没错,你个老闷骚其实是对夏弥有想法的!之前在学校里还端着不接受人家,私底下你绝对偷偷暗爽过吧!


    不过在听楚师兄讲述了遇到奥丁的经历之后,他也算是明白楚师兄为什么不愿意接受夏弥了——在他看来,迟早会去找奥丁复仇的他已经是半只脚踏进棺材了,就算他和夏弥在一起了,也没有能力给夏弥未来,甚至有可能会因此连累到夏弥。


    “怎样你才会不告诉她?”


    楚子航干巴巴地问道。


    “师兄你懂的。”


    路明非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偷拍是不好的。”


    楚子航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其实我从小到大都算不上好孩子。”


    路明非一脸诚恳。


    “我用的技巧叫暴血,很早以前被叫做‘封神之路’,失传后初代狮心会复原了它,后来再次失传,我在狮心会现在的文件中复原了它,让你帮忙翻译的石碑是很早以前关于的暴血记录,据说是遏制其副作用的,只是一直没人能翻译出来。”


    楚子航妥协了:“资料在狮心会总部,如果你现在要的话,我可以口述。”


    “这个倒不及,师兄你有时间的话,把所有能给我的资料都复印一份吧,我会保密的。”


    路明非道。


    “好。”


    楚子航点头。


    “不过要说遏制副作用,根据翻译出来的内容,应该是要沐浴‘神’的血液,要说神的话,咱们好像还真知道一个……”


    路明非和楚子航对视,异口同声:“奥丁!”


    “如果真是这样,也许只要沐浴奥丁的血,师兄你就能获得和他一样,再不济也远超混血种的力量,”路明非摩挲着下巴,“现在咱们更有找奥丁麻烦的理由了。”


    “咱们?”


    “那当然,师兄你不会觉得我会让你独自去面对一个能建造疑似尼伯龙根的空间的对手吧?能建造尼伯龙根的龙最少也得是次代种啊!”路明非拍拍楚子航的肩膀,“俗话说得好,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虽然奥丁远比猛虎凶恶,但是咱俩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打奥丁这种事还是要并肩子上的!”


    楚子航沉默了很久,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黄金瞳已经重新变回黑眸,对着路明非轻声开口:“谢谢。”


    很多很多年以后,路明非回忆今天,悔恨地破口大骂:“奥丁凶个屁啊凶!猛虎他妈那才是真的凶啊!”


    ……


    送走了楚师兄,路明非又要面对另一个让他头疼的问题——他需要用拴日石去交换那个女孩暂为保管的石板。


    他是有保管石板的女孩的联系方式和名字的,但是他该怎么去联系她呢?


    继续用剑客投影?


    他的法力,如果投影出修为和他差不多的剑客,那么根本就支撑不了几分钟,像之前那样快刀斩乱麻,人狠话不多杀出拍卖行时间倒是勉强还够,可要说做些复杂的事情那就远远不够了。


    哪怕凝练一个修为低下的投影,以他的修为也撑不了十几分钟,想要把那么大的石板安置好是不可能的,更不要说将其送回国内。


    至于自己露面……


    这种危险的事情路明非是万万不能亲自去干的。


    所幸他还有个工具人,一个正好身处美国的工具人。


    熟练地拨通一个号码,简单的忙音后被接通,电话对面的背景音是怪物猎人。


    “喂,老唐,最近有空没有?”


    路明非问道。


    “非哥?有空有空,怎么了非哥?您有事找我?”


    老唐在电话那头道。


    “我这有个私活你接不接?报酬优厚哦!”


    “接接接!非哥什么活找我啊?我给你打折啊!跳楼价!”


    老唐殷勤道。


    “也不是什么大活,你帮我去交接一件东西,然后把它送回中国,找个博物馆捐了,怎么样?”


    “这事好说,正好我又想带小银去中国旅游了。”


    老唐语气欢快。


    所以重点是小银还是旅游呢?


    抱着这个疑问,路明非挂断了电话。


    ……


    与此同时,正在往装备部基地外走的楚子航,正好路过装备部的食堂,挂在天花板上垂下的巨大屏幕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屏幕下围着一群穿白大褂的研究员,一位研究员手里拿着楚子航从未见过的手柄,操控着屏幕里的橘右京和对面的春丽血战。


    楚子航下意识地驻足看了一会,直到一个路过的研究员拍他的肩膀,一脸兴奋地问道:“兄弟你也打拳皇?”


    “这不是街霸么?”


    楚子航有点懵。


    “咳咳!口误,口误,一时口误而已,绝对不是我认错了!”研究员不由分说地拉起楚子航走进食堂,“兄弟你看起来对拳……街霸似乎很有研究的样子,一起来玩吧!”


    十分钟后,楚子航面无表情地握着装备部自制的手柄,周围的研究员们围绕着他,时不时发出欢呼和惊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他把世界玩坏了 仙箓 影视穿越从四合院开始 穿越八年才出道 在超自然的世界里低调成神 妻子是一周目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