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本该屠龙的我意外开始修仙 > 第一百八十五章 你惹他们干什么?

第一百八十五章 你惹他们干什么?

    背靠着冰冷坚硬的墙壁,风间琉璃瞳孔放大,肺腔猛烈地收缩舒张,吞吐着巨量的氧气。


    以他的血统,本可以时刻清晰地听到自己的血液冲刷血管的声音,但是现在沉浸在巨大的惊惧重的他甚至感受不到自己的心脏是不是还在跳动


    他脸色苍白地伸出手掌,隔着和服布料按在心脏上。


    呼……还好,还在跳,我还活着。


    又过了一会,风间琉璃急促的呼吸渐渐平缓下来,眼神中的惊惧骇然平复。


    然后他不禁想起了自己这次的任务描述——和一位来自中国的自由炼金术士进行初步接触。


    一天前,猛鬼众的领袖王将给他下达了命令,告诉他这几个月在国际混血种届掀起轩然大波新型骨质强化炼金药剂的两位研发者之一来到了日本,现在这位炼金术士还是个自由炼金师,而且是一位潜力无限的年轻人,所以让他去接触一下,试试能不能拉近他们的阵营。


    他知道,王将一直在寻找各种优秀的炼金术士,同时也在猛鬼众内部挑选人才进行培养,通过他们来研制和优化血统进化药剂,并且收到了不菲的成效。


    当然,这其中起到最为关键的作用的其实是王将本人,他总能掏出大量的资料和数据,以及充足的实验材料,因而这些被猛鬼众网罗进来的炼金师在王将面前大多都是做一些“打杂”的工作。


    但是极少数的优秀人才依旧起到了不小的作用,因此王将对所有被笼络来的人才待遇都极为宽厚,比如一个叫做小山隆造的人,他得到了王将给予的部分资料,然后按照那些资料研究出了一种半成品的进化药剂,王将在实验过半成品药剂后承诺只要他能将药剂完善,就会花五千万日元买下配方。


    用别人给的资料做出研究结果,然后还能以五千万日元的高价把配方卖回给提供资料的人,这样的待遇几乎可以同战国时期大名们最高明的笼络人心的手段相媲美。


    王将对着小山隆造提出条件的时候风间琉璃就站在旁边,在他看来小山隆造的表情几乎要跪下去亲吻王将的皮鞋尖。


    而这种待遇并非是小山隆造的特权,而是猛鬼众里所有研究进化药的人都有的基本待遇。


    当然,相应地,背叛了王将的人将付出惨重的代价,他不止一次将背叛者捉进刑狱,然后听着他们在里面发出如同来自地狱的凄惨嚎叫。


    他知道中国古典小说《三国演义》里有个叫“曹操”的人,看书的人评价他“求贤若渴”,但是他又会莫名其妙地杀掉那些顺从他的人才,一代神医华佗就因为说要给他开颅治病而被拖出去让刽子手开了他自己的颅。


    他觉得王将就是这样的人,一方面求贤若渴,一方面又残酷暴戾,喜怒无常。


    他这次要接触的目标名字是路明非,不久前一篇在国际混血种界引起轰动的论文就出自他和早已成名的自由炼金师潘云明之手。


    王将曾经对他提过中国的混血种界水异常地深,如非必要尽量别和他们有所交集,但是这次却主动下令让他去接触路明非,显然王将对这个少年异常地重视。


    他本来也抱着极为重视的心态去接触目标,但是当他看到路明非眼睛的那一刻,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


    这他妈的是炼金术士?!!!


    他从小就有一种独特的才能,他能透过一个人的双眼,看到他隐藏在表象之下的真实面目。


    一个西装革履,浑身上下都是手工名牌,衬衫里用黄金领撑的人或许在外人看来风光无限,浑身上下都萦绕着上位者的气势,目光锋利令人不敢逼视,但是他只需要看一眼那个人的眼睛,就会发现他的犀利和自信都是装出来的,全靠着一身装备加持气场,骨子里却是个懦弱而自卑的人。


    或者一个人穿着破旧,肩膀耷拉,走路时永远弓着腰低着头,在外人看来这个就是个废柴,但是他看一眼对方的眼睛却能从其中看到浩远的鸿图,就好像在其他人都在嘲笑韩信钻过流氓的胯下时他却看到那个人眼里有刀剑林立起来的战场。


    他见过很多人的眼睛,其中最可怕的当属他的上司——猛鬼众的领袖王将。


    那个男人出现的时候永远都带着面具,只露出双眼,但眼中却仿佛潜藏着深渊,漆黑的深渊仿佛能将一切吞没,而漆黑之下,涌动着人类所能拥有的一切恶意。


    他每次直视那双眼睛都会不由自主地战栗,仿佛地狱要勾走他的灵魂。


    然而今天,他见到了更可怕的眼睛。


    他说不清那个叫路明非的男人眼中隐藏的是什么,无限高,无限远,无限空旷,无限伟大,亦……无限淡漠。


    猛鬼众的目的是寻找到隐藏在蛇岐八家中的终极秘密,一尊被称为“神”的存在,并借助“神”的力量让自己也成为“神”。


    以前他不确定蛇岐八家中是否真的有“神”存在,但是现在他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神”,那么那个男孩隐藏的面目一定有资格被称为“神”。


    那双眼睛下的东西仿佛圣经中的耶和华,祂居于天堂之上,俯视着世界的一切,无论看什么都是一样的眼神和表情,因为一切都是祂所创造,所以一切对祂而言都没有区别,都是等同的意义……或者等同的没有意义。


    他当然知道那个男孩没有创造世界,但是那双眼睛之下的东西,那种仿佛俯视着一切的淡漠,和无尽浩瀚的高远,都让他觉得自己仿佛在直视神灵。


    炼金术士?


    呵呸!


    风间琉璃伸手在脸上轻抚,面容发生细微的变化——他的血统让他有异于常人的骨骼,他的骨头数量甚至能达到上千块,当他控制自己的面部骨骼发生错位时,就能变幻成截然不同的样貌。


    伴随着脸上细微的“咔咔”声,他的脸逐渐变化,阴柔之气依旧,脸上却多了几分冷冽,如果路明非或者老唐在这里,一定会惊讶地指着这张脸大叫“源稚生?!”


    风间琉璃从和服里掏出一部小巧的卫星电话,手指按在键上,准备拨通王将的电话——王将让他把初步接触的情况汇报给他,他准备告诉王将这个活他干不了。


    拨号键即将按下,屏幕里的画面突然跳转,下属的通话请求浮现。


    按下接听,风间琉璃把听筒放在耳边。


    一分钟后,他面无表情地把通话挂断。


    负责绑架那对来日本和源稚生见面的情侣的“步兵”宫本晴子已经失联,目前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身上的定位器信号消失的最终位置在高尾山,但是信号最终消失的地点没有发现丝毫有用的线索。


    另外组织里的高级干部“金将”之一的风魔荣一郎被派去执行更为艰巨的任务,用一把a级淬毒的炼金武器去暗杀在千叶县树林里团灭了他们派去袭杀源稚生的所有成员的高手,目前也已经失联,据眼线汇报,在大街上看到目标把风魔荣一郎扛进了蛇岐八家的车里。


    嗯,可以着手去提拔一个新的“金将”了。


    风间琉璃捂着脸,心中百味杂陈。


    尤其是刚刚下属告诉他根据线人们冒死搜集到的情报,这些人好像就是单纯地来日本旅游顺便找源稚生玩的。


    为了这次出手,他临时放弃了一个重要的任务,猛鬼众损失了最好的狙击手和一位地位与实力仅次于王将、他和龙马的金将以及不计其数的财力和大量暴露的线人甚至卧底,然而寸功未立。


    眼前这种情况,让他不禁想到了中国的一个俗语“猛龙过江”以及一个叫《柳毅传》的古代神话。


    《柳毅传》里钱塘君心疼自己被欺辱的侄女,去侄女的夫家泾河讨个说法,“向者晨发灵虚,巳至泾阳,午战于彼”,回去之后洞庭君问他“所杀几何?”,答曰“六十万”,“伤稼乎?”曰“八百里”,问“无情郎安在?”,钱塘君曰“食之矣。”


    风间琉璃觉得这帮人就像从钱塘一路飞到泾河的钱塘君,神通广大法力无边,猛龙何止要过江,还要翻江倒海食龙肉呢,他们就是一帮不开眼的倒霉蛋,硬赶着往过江食龙的钱塘君身上撞,变成了“所杀几何”里的“六十万”之一。


    如果不是没有这个胆量,他是真的很想揪着王将的领子问他一句“你惹他们干什么?你图个啥啊?”


    ……


    酒店里,路明非抱着因为劳累而沉沉睡去的苏晓樯,意识在识海中被天书释放的光球笼罩。


    天书的光球范围中,路明非周身明光焰熊熊燃烧,腾起一丈多高的火焰,灿灿金焰在他的周围演化成鹰、狼、虎、蛇等等猛兽,猛兽虽然由火焰化作,但是动作却灵动如活物。


    在他的对面,是一个穿着粉色罗裙,露出半截小臂的少女,少女额前戴着宝链,一枚赤色水晶坠下来贴在眉心,和白皙似血的肌肤互相映衬,双瞳是琉璃般的炽红,眼角却有一抹清浅的蓝色,身边有几点明灭的星火。


    少女赤足站在地面上,脚背上隐约可见的血管不似常人一般青紫,而是直接泛着血一般的赤红,仿佛她的血管就是常人不该有的红色,足尖微微踮起,骨肉匀亭的脚踝周围各有两只小巧的火焰云雀围绕转动。


    路明非振臂一挥,身边的炎狼化作一道赤红流光向着少女袭去,同时体系急速扩大,原本在路明非身边时还和普通狼差不多大小,冲到少女身前已经有一层楼高。


    少女慢悠悠地抬起手腕,一点明灭闪烁的暗淡星火飞到指尖,然后被指尖顶着点在冲到面前的炎狼身上。


    远处的路明非脸色骤变,在少女的指尖点在炎狼身上时,他对炎狼的掌控瞬间被截断,虽然炎狼身上明亮到能把普通人刺的眼睛流泪的金光陡然暗淡下去,随后在一息之间浑身染上漆黑,只有黯淡到如同即将冷却的熔岩一般的暗红火焰丝丝流淌,体型也缩小到只有成年青牛大小。


    少女微微偏头,额前赤水晶晃动,随后翻身跃上黑狼的背,双腿并在一侧坐下,罗裙的裙摆翻飞之间露出两条玉白的长腿。


    然而路明非是完全没有心情欣赏的,因为从刚刚开始,强烈到极点的危机感就在笼罩着他。


    少女身下的炎狼想着他冲锋,路明非大手一挥,身边的其他猛兽冲杀出去,体型骤然扩大,如同一座座小山对着黑狼和其背上的少女倾覆下去,然后……


    被黑狼一爪子一个拍散。


    路明非最后的意识是黑狼的爪子在他的眼前无限放大,随后周围的一切重制,他和少女各自站在半球形空间两端,少女赤足点地,罗裙裙角缀着白色小花,亭亭玉立。


    路明非一脸悲愤地看着天书:“我不服!她开挂!都是旋照境凭什么她的火法这么强?!说把我的招式抢走了就抢走了!”


    空旷无垠的识海空间中一片寂静,只有路明非悲愤的控诉在回荡。


    少女只是被天书投影出来陪他练习火法的投影,自然不会做出什么反应,天书静静地悬浮着,任凭路明非控诉。


    几分钟后,路明非勉强发泄了自己的悲愤——他觉得自己的剑术练得差不多了,想要练习一下明光焰这门火法,结果第一次实战就早到了比和剑客实战时更加凄惨的碾压。


    深深叹了口气,路明非沟通天书,再次开始和少女的实战。


    几秒钟后,暗红的火焰细刺洞穿路明非的眉心,将他整个上半身化作灰烬。


    “再来!”


    十几秒后,少女罗裙下的修长玉腿划出凌厉的轨迹,足尖点在路明非胸口,同时两只云雀攀附而上,眨眼之间将他整个人都化作了灰烬。


    “靠!怎么还带玩近战的!再来!”


    又是十几秒后,少女眸中跃出两团水晶般剔透的火焰,尚未触及到路明非的身体,他就已经化作了飞灰。


    “你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啊?!”


    ……


    结束了一天的苦练,路明非双眼无神——他确实学到了很多操控火焰的技巧,代价是被烧成灰的部分加起来估计都能拿去混水泥建一间平房了。


    深吸一口气,路明非遣散少女的投影,挥手招来一枚玉方。


    半透明的玉方中,一道男孩的身影百无聊赖地蹲在里面,看到勒梅尔在外面看他,顿时整个人扑过去,可爱的小脸在玉璧上挤成了平面。


    ps:再推一次之前推过的幼苗……嗯,没那么幼了,字数比之前多了不少,《从龙族开始五五开》,链接在作者的话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他把世界玩坏了 仙箓 影视穿越从四合院开始 穿越八年才出道 在超自然的世界里低调成神 妻子是一周目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