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本该屠龙的我意外开始修仙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开光与天赋

第一百五十八章 开光与天赋

    “我……我也算是混血种了吗?这就是你之前说过的血统觉醒吗?”


    洗去残余药膏的苏晓樯披着衣服,看着化妆镜中自己明亮璀璨的黄金瞳,指尖轻轻擦过脸上的皮肤。


    “嗯,”路明非皱着眉,点头道,“混血种体内的龙血在出生时大多是沉睡的,往往要在受到某种刺激后才会觉醒,甚至一些混血种家族会有专门刺激后代觉醒的手段,保证能够唤醒血统又不会出现意外危险。”


    “根据楚师兄所说,他就是在一次强烈的刺激后才觉醒了血统的。”


    路明非补充道。


    “那你呢?”


    苏晓樯好奇地对着路明非问道。


    “这就是我接下来要告诉你的了,”路明非清咳两声,一脸严肃,“你先躺下。”


    “躺下?”


    苏晓樯原本已经恢复平静的脸色再次通红,双臂护胸,结结巴巴:“你……你……你想……想干什么!我警告你!本姑娘还没做好准备!”


    “呃,意思说说做好了准备就可以了吗?”


    路明非眼前一亮。


    苏晓樯脸颊发烫,伸手去拧他的腰间软肉。


    在觉醒了龙血之后,苏晓樯的身体素质明显提高了许多,如果路明非还是食气境,这一下就算不至于呲牙咧嘴至少也该嘶两口冷气,好在前不久他已经突破了旋照,此刻倒是没多大感觉,只是配合着装出一副很疼的样子求饶。


    “啊!”苏晓樯惊呼,闪电般的把手松开,焦急地问道:“你没事吧?我忘了我已经觉醒了龙血了,没弄疼你吧?”


    “疼……”路明非的表情立刻扭曲起来,透露着仿佛被杀的猪一样的痛苦,“疼死了……”


    “对……对不起,我给你揉揉!”


    苏晓樯身子前探,伸手在路明非腰间轻轻揉搓起来,指尖隔着衣服摩擦着路明非的肌肤。


    路明非忍不住转头向苏晓樯看过去,因为之前只是披着衣服,此刻动作幅度稍大,衣服顿时从少女光洁莹润的肌肤上滑落一部分,露出大片美丽的景色,让路明非目眩神迷。


    “看够了吗?”


    不知何时,苏晓樯已经把手从路明非腰间拿开,抬头看着他,眼神似笑非笑。


    “呃……”


    被苏晓樯下套抓了个现行的路明非尴尬地挠挠头发,想要辩解一下,但是下一秒,两片冰凉柔软,带着丝丝香甜的唇瓣便印在了他的唇上。


    良久,唇分,苏晓樯眼中如有一泓春水,波光粼粼,风景无限。


    赤裸的双臂环住路明非的脖子,路明非还来得及感受她柔嫩肌肤摩擦在身上的感觉,苏晓樯湿润的唇瓣已经凑在他耳边轻声开口,温热的气息撩拨着路明非的耳廓,像是舌尖轻轻舔舐。


    “我……现在准备好了……”


    要不是及时把法力运至灵台,路明非这会早就理智全无了。


    苏晓樯衣衫半挂躺下,大片美好无暇的肌肤露出,两手抓住身下的床单,双眼微闭,修长的睫毛不住地颤抖。


    “你可以来了!”


    苏晓樯的声音也在颤抖,却又有种莫名的期待。


    看着苏晓樯躺在床上,妩媚动人,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路明非点点头,温声道:“那我开始了。”


    “嗯……”


    苏晓樯躺在床上微微点头,声音细若蚊蝇,心中一惊把路明非咬了十八遍——魂淡你直接来就好了啊!专门说出来是嫌我还不够害羞吗?!


    路明非法力在灵台流转,同时真气遵循着某种奇异的轨迹在经脉中周游,手掌隔空放在苏晓樯头部上方。


    法术·入梦!


    入梦是比较少见的不会被旋照境削弱威力,甚至还能得到加强的法术,路明非猜测是因为入梦本身依靠的是“神”,而精气神三宝紧密相连,虽然他还没有晋升心动,但晋入旋照后“精”的强化也会带动神有所提高,使其比食气时更强,入梦的威力自然也水涨船高。


    在修为达到旋照境后,他已经可以尝试强行催眠毫无心理防备的目标了,如果能晋升心动,或许可以直接催眠有防备的目标,结丹后说不定能直接催眠一些实力不太强的,对他有敌意的敌人。


    伴随着强烈困意凭空袭来,苏晓樯神智渐渐模糊,等她惊醒的时候,已经赤脚站在了一片触感温暖柔软的地面上,像是一脚踩进了铺满棉花的石面上。


    然后她就看见了站在他面前的路明非,还有他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眼神,


    顺着路明非的眼神,苏晓樯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


    “啊——”


    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尖叫,苏晓樯飞快地蹲下身子。


    “咳咳……意外,意外,我还不太熟练……”


    路明非连忙一挥手,苏晓樯身上浮现出一条纯白的连衣裙。


    过了足足半分钟,苏晓樯才红着脸站起来,对路明非怒目而视,路明非心虚地移开视线。


    苏晓樯视线环顾四周,她脚下是一片玉石一般的圆形石台,直径足足有几十米,踩在上面触感温软,石台周围是一望无际的漆黑,却点缀着凌乱的星光,像是一片晴朗的夜空。


    “这是什么?”苏晓樯满脸惊奇地环视四周,目光看向路明非,“这难道就是你之前提过的言灵?”


    “不,”路明非摇头,不知为何,苏晓樯好像能从他的眼神与表情中看到些许自豪,“这可不是什么言灵,而是法术!”


    “法术?”


    苏晓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对!就是法术!”路明非点头,“其实,我除了混血种之外,还是个修士!”


    “修……修士?”


    苏晓樯眨眨眼,小嘴微微张开,满脸写着“???”


    “对,修士,就是你理解中那种修仙的修士,”路明非点点头,解释道,“这片空间就是我用法术通过你的梦境创造出来的,换句话说,我们现在是在你的梦里。”


    “我的……梦里?”


    苏晓樯伸手在自己丰腴的大腿上狠狠地掐了一把,眼泪都疼出来了。


    路明非哭笑不得:“梦境里会还原真实的感受,你掐自己真的会疼的。”


    “你不早说!”


    苏晓樯疼得呲牙咧嘴,路明非赶紧走过去给她揉揉大腿。


    几分之后,路明非抱着苏晓樯坐在地上,向她解释道:“所以我实际上既是混血种,又是个修士。”


    “唔,大概明白了,”苏晓樯点头,“但是你是怎么成为修士的呢?难道是你们家家传的?还是你有个师父?”


    “这个我暂时还不能告诉你,虽然根据我的检查,已经开光,可以开始修行了,但是修为太低的话,知道得太多也是有益无害,”路明非摇头道,“我待会传授给你一门修炼的功法,你先修炼吧。”


    关于那个世界和天书的事情牵扯太大,路明非暂时不准备告诉苏晓樯,况且告诉她也没什么用。


    “好,我相信你有自己的道理,我听你的,”苏晓樯点头,“不过,你说已经检查了我,我可以修炼了,那……”


    苏晓樯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有些忐忑:“我的天赋怎么样啊?”


    虽然对天赋的要求没有依赖血统的混血种那么夸张,但先天的天赋对于修士而言同样至关重要。


    大多数修士想要从食气修炼到旋照,至少需要十几甚至几十年的积累,而且突破过程凶险异常,让法力和气血克服排斥交汇成真气更是困难至极,稍有闪失就会功亏一篑。


    但是对于路明非这种天赋几乎可用“道子”来形容的怪胎,完成积累只需要不到一年,而最凶险的法力和气血融合,基本是法力和气血自发完成的。


    相比于寻常修士必然会经历的“精”“气”排斥,他的气血和法力简直就像磁铁的两极,根本不需要他去过多得控制就会自发地互相吸引融合,化作真气。


    以至于对旁人而言凶险万分的突破对他而言完全是水到渠成,甚至没有察觉到丝毫难度。


    虽说天赋不能完全代表一个修士的上限,但像路明非这样的修士,天生就和其他修士不在一个跑道上。


    听到苏晓樯问自己她的天赋,路明非停顿了一下,摇头晃脑:“啊……这个,那个……怎么说呢……”


    路明非一边“这个那个”,一边偷偷观察苏晓樯,想看看她焦急的样子。


    然后他就看到苏晓樯脸上的焦急一点点腿去,甚至换上了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微笑着看他表演。


    “你……不着急吗?”


    路明非疑惑地看着苏晓樯。


    “我还不知道你?”苏晓樯翻了个白眼,“看你的样子就知道我的天赋不错,我天赋要是很差你早就来安慰我了,哪还有心情在这摇头晃脑?你就是想看我着急的样子,对不对?!”


    “呃……”


    路明非有些尴尬地挠挠头发——媳妇太了解自己怎么破?


    路明非叹了口气,伸手一挥,石台光阴变换,变成了一片直径大约十丈的小莲花池,他和苏晓樯就泛舟在莲花池中央,周围全是花苞合拢的莲花,池水清澈见底,低头甚至能看到水底的花茎和莲藕。


    苏晓樯低头看下去,水中居然没有泥土,漂浮在水中的莲花没有须根,本该是地下茎的莲藕暴露在水中,莲花没有固定附着住,却依旧在水中亭亭玉立,伴随着水波轻轻摇摆。


    水面以上的莲花是没有开花的,只是一个粉白色的花骨朵。


    “把手放上去吧,它会告诉你你的天赋。”


    路明非指着他和苏晓樯面前最近的那朵莲花。


    苏晓樯伸出白皙的手指,指尖点在合拢的花苞上,整株莲花微微一颤,然后散发出明亮的霞光,整体变得有些虚幻起来,然后缓缓绽放。


    不仅花苞在绽放,原本只有五节的藕也在飞速增长,莲叶的中心蔓延出几条新的叶脉,细细一看,所有莲叶的叶脉数量都是一摸一样的。


    “这是……”


    苏晓樯看向路明非。


    “这是一种粗略检测天赋的办法,”路明非解释道,“这株莲花的藕、叶和花分别代表一个人在精、气、神方面的资质,藕生五节是练精上的中人之姿,叶生五脉为练气的中人之姿,花生五瓣便是炼神的中人之姿。”


    “数五以上,越多就代表对应的天分越高。”


    “藕生九节,叶延九脉,花开八瓣,”路明非低头轻抚代表苏晓樯资质的莲花,微微点头,“不错,九乃数之极,虽然不如我,但你的天赋也算是很好了。”


    “这还不如你啊!照你说九是极限的话,我岂不是之差一瓣莲花就是最强的天赋了?难道你是九九九?”


    “什么叫九九九?你怎么不直接叫我三九胃泰?”


    路明非吐槽。


    “你好胃泰。”


    苏晓樯改口。


    “咳咳,”路明非清咳两声,解释道,“精气神均为九通常确实是最高的天赋,但是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万中无一的修炼奇才是超出常理的,寻常人的极限是束缚不住他们的。”


    “哈?”苏晓樯上下打量路明非,“你别告诉我你就是这个万中无一的奇才。”


    “不巧,正是区区在下。”


    路明非用大拇指指着自己。


    “我呸!”苏晓樯伸手掐住路明非的两侧脸颊,“你脸皮好厚啊!”


    “里无信窝撤诶里看(你不信我测给你看)……”


    路明非被扯着脸,拂袖一挥,代表苏晓樯资质的莲花花苞合拢,藕和叶也恢复原状。


    苏晓樯松开路明非的脸,路明非指尖轻轻在花苞上一点,随后莲花轻颤,骤然散发出明亮如同太阳般的光辉,苏晓樯忍不住紧闭上眼睛。


    但即便紧闭双眼,她依旧能感受到来自外界的强烈光线,虽然在梦中不会受伤,但是也有些难受,不得不用手掌捂住了眼睛,许久之后,她才睁开眼。


    映入眼中的是一株盛开的随风摇曳的莲花,但是似乎只有七瓣。


    苏晓樯瞪大眼睛数了数,不仅花只有七瓣,就连藕也只有七节,叶同样是七脉。


    “你不是说自己天赋很好吗?”


    苏晓樯转头看向路明非。


    “对啊,”路明非点头,“你不是看到了吗?”


    苏晓樯上去一步,踮起脚尖轻轻抚摸路明非的头发,像安慰一只小狗:“可怜的孩子,你一定是接受不了自己天赋一般的事实,所以才会自欺欺人,但是没关系的,有我在,以后就换我来保护你……”


    “等等等等,”路明非抓住她的手,指着面前的莲花,“你是不是觉得它就是我的天赋了?”


    “难道不是吗?”


    苏晓樯疑惑。


    “算是吧,不过只能算是一部分,”路明非耸肩,“你看看周围啊,不是还有吗?”


    “还有?”


    苏晓樯环视四周,以她和路明非所站的小舟为圆心,整个直径约有十丈的莲花池中,原本含苞待放的莲花不知何时都已经全部盛放,在微风中轻轻摇摆,水波之下莲藕几乎连成一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他把世界玩坏了 仙箓 影视穿越从四合院开始 穿越八年才出道 在超自然的世界里低调成神 妻子是一周目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