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本该屠龙的我意外开始修仙 > 第八章 意外

第八章 意外

    昏暗的街道上,路明非和“怪物”静静地对峙着。


    双方似乎都没有立刻动手的意思。


    死侍确实是在拖时间,虽然相比于还是人类的时期,它的智商已经大幅下降,但多少还是保留了一点的,只要不受到龙血刺激,至少还是要比普通野兽聪明些。


    嗯……可能会比大猩猩这种灵长类差点。


    但它至少能分辨敌我差距,也知道自身的优势在哪。


    被龙血长期侵蚀后,它的智商已经不足以支撑其使用武器和工具,甚至连言灵都用不了,但是由此所换来的,则是大幅提高的身体素质,更接近于野兽的本能反应,已经强大的自愈能力。


    鲜活滚烫的龙血在它的体内流淌,在超过百分之五十的血统临界点之后,它体内的龙血得到了充分的释放,细胞活性大幅提高,肩头的伤口不过两分钟便已经止血,甚至其中比较细微的肌肉损伤也得到了一定程度修复。


    现在它的手臂已经能发挥出部分力量了,如果能再恢复几分钟,这条手臂甚至可以自由挥动。


    不过想要彻底恢复就不是短时间内能做到的事了,毕竟它只是一头死侍,而且死侍化之前血统也不算很高。


    龙血或许确实是万能的,但前提是血统要足够高。


    路明非也看到了死侍的伤口已经止血,虽然看不到更深层的肌肉也在进行修复,但他也已经反应过来这头“怪物”有很强的自愈能力。


    不过路明非并不打算打破僵局,乘胜追击,因为他在等法力的恢复。


    刚刚那一拳他几乎是全力挥出,体内的法力一下子就少掉了将近十分之一。


    酒德麻衣以为路明非刚刚的一拳完全靠身体素质,觉得以这种强大身躯的耐力完全可以轻轻松松地全力挥出二三十拳。


    但实际路明非自己心里很清楚,如果每一拳都保持之前的法力消耗,那他最多打个十二三拳就要歇菜了,到时候法力耗尽,他可不觉得靠着自己血肉之躯这二两肉能刚得过这头怪物。


    好在他的法力恢复速度不慢,短短两分钟,他刚刚消耗的法力那点法力就已经恢复了一小半。


    路明非一半精力用来防备面前的怪物,一半精力默运功法,再等个三分钟左右他消耗的法力应该就能全部恢复,但这头怪物的伤显然不是三分钟就能完全恢复的。


    作为一个高一学生,并没有怎么打过架的路明非觉得这么拖下去自己稳赚不赔,完全没考虑到这会儿如果趁着死侍行动不便抢攻,再给它添几处让它行动更加不便的新伤,战局反而会对他更加有利。


    于是在酒德麻衣眼里,这个浑身上下都是破绽的高中生和那头她两刀就能砍死的死侍陷入了诡异的严肃对峙中。


    你们俩菜鸡搁这玩什么高手的深沉呢?除了互啄你们难道还有别的招?


    酒德麻衣觉得待会救下路明非之后有必要传授他一下什么叫“趁你病要你命”。


    又过了三分钟,法力恢复的路明非悍然出手,分出一小部分法力运在腿上,双腿弹动,两步便跨越了和死侍之间七八米的距离,挥拳向前对着怪物的额头砸出。


    隐藏在草丛中的酒德麻衣下意识皱眉。


    被路明非的拳头迫近面门的怪物身体和头由静转动,猛然前倾,路明非这贯注法力,势大力沉的一拳竟险险地擦着怪物的额角打偏了。


    一拳落空的路明非身体直接失衡,根本来不及调整姿态,怪物就已经欺身冲进他怀里,两米多高的怪物骤然发力,直接将路明非失衡的身体顶得微微离地,紧接着完好无损的那条手臂挥抓上撩,从路明非的小腹一直斜斜地划过肩头!


    向上斜撩的利爪让路明非原本只是微微腾起的身子直接被向怪物身后抛去,但是怪物显然不准备让路明非脱离它的攻击范围。


    就在路明非的小腿在半空中即将飞过它的头顶时,怪物受伤的那只手电光火石般向头顶伸出,死死地扣住了路明非的脚腕,肩部已经受伤的肌肉无视疼痛悍然发力,带动手臂前抡,直接扣着脚踝将路明非以后背着地的姿态狠狠地砸在了柏油马路上。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干净利落,仿佛它不是一头被龙血侵蚀了理智的死侍,而是一位技巧高超,经验丰富的搏击大师!


    沉闷的撞击声从路明非的后背和柏油马路接触面上响起,绿化带中的酒德麻衣右手早已紧紧握在腰间左侧小太刀的刀柄上,筋肉紧绷,随时都能将腰间的小太刀像离弦的劲矢一样甩出去,切断死侍的颈椎,让它立刻瘫痪,终止任何动作。


    以酒德麻衣的专业视角来看,普通人被这么抡在地上就算侥幸没死也会终身瘫痪,哪怕以路明非的身体素质伤势也绝对要受重伤,现在他的处境已经足够危险了,接下来就是她酒德麻衣救场的时候了。


    将路明非抡砸在地上的死侍并不知道自己随时都会被酒德麻衣甩出的炼金小太刀贯穿颈椎,它的“连招”还没结束。


    那只扣住路明非脚踝的爪子并未松开,而是直接拽着路明非的脚踝向回拉,原本带伤发力伤口喷血的肩膀再次发力,将路明非斜向上拽向自己,另一只利爪向前探出,直指路明非咽喉。


    咽喉本就是人身上最脆弱的地方之一,死侍的爪子强度又堪比金属,再加此刻路明非还被拽向死侍,变相地又增加了死侍利爪探出的速度,这一爪要是抓实了,路明非的气管恐怕立刻就会被扯出来!


    千钧一发之际,酒德麻衣正要甩出腰间太刀,原本应该处在“重伤”状态下的路明非突然腰部发力,整个上半身斜拧九十度同时后仰,头也是极力后仰,下巴和脖子几乎仰成一条直线,堪堪躲过了探出的利爪。


    随后路明非腰部再度发力,一条手臂扣住死侍正要回缩的利爪的手腕内侧,另一条手臂按在连接大臂小臂的肘关节外侧,双臂悍然相对发力!


    咔嚓——


    仿佛湿润树枝被折断的声音响起,死侍那条完好的手臂直接向外反折九十度。


    凄厉的嘶吼响起,肘关节被彻底废掉的剧烈痛苦让死侍几欲癫狂,但路明非的反击尚未结束,他没有被抓住的那条腿猛然伸直,一脚踹在了死侍原本就血肉模糊的肩膀伤口上。


    伤口被重创的死侍顿时失力,抓住路明非脚踝的爪子松开,路明非双脚落地,之前按在死侍肘关节外侧的手也和另一只手一起扣在死侍爪腕上,双脚步伐交错,腰部灵活地拧动,整个人以一种有点像是舞蹈的姿势扣着死侍的爪腕转了两圈。


    路明非转了两圈,死侍那肘关节被废掉的前臂也跟着他转了两圈,关节处失去了骨头支持的肌肉纤维直接被拧断,肘部呈现狰狞的扭曲姿态。


    失去了肌肉纤维和关节韧带的肘部脆弱无比,路明非扣住死侍爪腕的左右手交替发力,又将死侍前臂拧了两圈,随后猛然向后一扯!


    死侍的前臂被路明非硬生生地扯了下来,断口处露出破碎的骨茬,扭曲的肌肉纤维以及肉眼可见的血管神经断面。


    信手将被死侍被扯下来的前臂扔在脚下,路明非稳稳站定,暗红色血从死侍前臂的断面流出,沾湿了路明非的鞋底。


    他的身上的t恤被从小腹到肩头划出三道长长的破损,白皙的皮肤上几乎和衣服破损等长的伤口微微渗血。


    他抬眸看向因为剧烈地痛楚而颤抖着跪爬在地上的死侍,缓缓上前两步,嘴角裂开,露出两排森白整齐的牙齿,眼底的瞳色像在融化的黄金浇上了一瓢鲜红的血。


    跪爬在地上颤抖的死侍瞥见了这双眸子,然后颤抖地更加厉害了。


    嘭——


    沉闷的撞击声再次响起,庞大的“怪物”身影横飞出去,路明非缓缓收回横鞭出去的右腿。


    五米之外,“怪物”的左侧脑壳深深地凹陷下去。


    绿化带中的酒德麻衣下意识地微微动了下自己的肘子,目光从地上被扯下来的前臂上挪开。


    她看着就觉得疼。


    酒德麻衣的目光挪到安静站立的路明非身上,眼中的神色仿佛见到了真正的怪物。


    路明非站在原地沉默了一会,血金色的眸子渐渐平复成原本平淡无奇的漆黑瞳仁,又过了一会,他默默地捡起脚边的半截断臂,扔进旁边的河里,溅起一小片水花。


    绿化带中的酒德麻衣心尖一颤。


    带着龙血的血肉直接被扔进河里?


    哪怕这血肉的主人只是一头危险度b级的死侍,河里的生物恐怕也要遭殃。


    就在酒德麻衣为路明非这个门外汉处理死侍尸体的方式感到头疼时,她看到路明非默默走向了死侍的尸体。


    酒德麻衣心头一颤。


    卧槽!你不会是要……


    噗通——


    一簇大水花从河面溅起,圈圈涟漪激烈荡开,一如酒德麻衣激荡的心情。


    将“怪物”的尸体扔下河,路明非一屁股坐在马路上,法力从灵台中退回祖窍,原本冷静理智,负面情绪断绝的状态顷刻消失。


    恐惧,震惊,茫然,绝望,愤怒,后怕……


    无数种情绪占据他的大脑。


    然后酒德麻衣就看到这个刚刚还以颇为残忍的手段虐杀了一头b级死侍的逆天少年,此刻默默地躺倒在马路上,抱着头颤抖起来。


    酒德麻衣:???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那个躺在马路上一脸“我好怕我要被吓死了”的小白兔是谁?


    你他妈不是刚刚才干掉一头死侍吗?为什么要摆出这个姿势?该摆这个姿势的不是已经被你送去了天国的死侍君吗?


    你知道它死前被你施加了多大的痛苦吗?你摆这个姿势是在嘲讽它吗?


    酒德麻衣很想揪住路明非的领子吐槽,但她仔细回想一下,她第一次杀掉死侍的那天,晚上好像也和路明非一样蜷缩着抱头颤抖来着。


    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她实在自己卧室的柔软的大床上,并且打开了整个屋子的灯。


    而路明非是在冰冷坚硬的马路上,他的身边也没有灯,只有月亮和星星愿意为他亮一下。


    酒德麻衣突然有点心疼这个少年,但现在显然不是她现身的时候,她应该开着言灵等到路明非自己缓过来然后离开,以免被他发现她身旁这个装死侍用的笼子。


    等路明非离开后,薯片的人会来回收这个笼子——可能还得顺便回收一下河里的死侍尸体,


    酒德麻衣维持着冥照,静静地看着路明非在月光下颤抖。


    酒德麻衣学中文的时候学过一首唐诗,叫《静夜思》,那个叫李白的诗人在诗里写道“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她觉得这首诗朗朗上口,就一直记了下来。


    现在清冷的月光洒在马路和路明非的身上,在酒德麻衣看来还真的很像是降了霜。


    于是在她的眼里,躺在月光下抱头颤抖的路明非就有点像是薄薄的霜雪中冻得发抖的孩子,脸色是苍白的,身边是寒冷的,没有一丝温暖。


    白色的霜盖在他的身上,他在霜里瑟瑟发抖。


    突然,酒德麻衣听到了细微的引擎声。


    这么偏僻的路居然还会有这么晚的行人?薯片妞选地方果然不靠谱!


    酒德麻衣心中吐槽。


    引擎声由远及近,伴随着引擎声一起靠近的还有橙黄色的车前灯光。


    车快速逼近,橙黄的灯光飞快接近,像烧过来的火。


    嘎吱——


    尖锐的刹车声响起,车停在路明非身前四五米远的地方。


    那是一辆宝蓝色的宝马x3,轰隆作响的引擎像夜幕里的低声咆哮的猛兽。


    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的路明非直到宝马刹车才反应过来有车来了,不再抱头打颤,而是躺在地上呆滞地抬起头看向车。


    橙黄的车前灯灯光打在路明非身上,掩盖了清冷的月辉,看起来就像是火苗融化了盖在他身上的寒冷的霜,于是他不再冻得发抖。


    车后门被打开,一个穿着红裙的少女蹦下车,在月光下像一团忽地蹿出来的火,这团火跃动着流淌到路明非身前。


    “路明非?真的是你!你怎么会在这?你身上哪来的这么大的伤口!”少女惊呼,转头对着车喊道,“杨叔,李叔,快来下来帮忙!他是我同班同学!”


    两个中年男人已经从驾驶座和副驾驶座快步走出,听到少女的呼喊,一同把满脸懵逼的路明非架进了后座。


    少女也钻进后座里,嘭地关上车门,宝蓝色的宝马x3呼啸着扬长而去。


    留下酒德麻衣在绿化带中震惊许久,回过神来后焦急地对着耳麦大吼,让对面赶紧派人来处理河里的死侍尸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他把世界玩坏了 仙箓 影视穿越从四合院开始 穿越八年才出道 在超自然的世界里低调成神 妻子是一周目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