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本该屠龙的我意外开始修仙 > 第二百五十二章 暝杀炎魔刀

第二百五十二章 暝杀炎魔刀

    教堂,楚子航和少女依旧在以君焰对轰。


    透过教堂的窗户,火焰和冲击波喷涌,烧焦了外面的一圈草坪。


    教堂里的装修早就在火焰和爆炸中残破不堪,如果不是学校不差钱,而且有着世界一流的建筑设计师,在修建教堂的时候将其以军事堡垒标准建造,这座教堂本身恐怕也早就岌岌可危了。


    楚子航和少女站在火焰和爆炸中,这场战斗从开始到现在,没有精湛的刀法,没有灵动飘渺的步法,甚至没有任何兵器交锋,只有愈发炽烈旺盛的火焰。


    这是最纯粹的暴力,君焰这样的言灵,几乎不存在除了破坏之外的任何用途,那么相应地,在破坏方面,它将自己的优势发挥到了极致。


    楚子航已经暴血,他的君焰领域扩张到直径九米,而少女的君焰领域直径只有六米。


    同样的言灵,因为使用者血统或者开发程度的不同,展现出的威力往往天差地别。


    少女能将君焰这样的言灵领域展开到六米,已经是混血种里极为优秀的血统,楚子航常态下也不过只能展开五米左右的领域,但暴血之后,他的血统会得到极大的飞跃。


    照理说暴血的楚子航已经有能力压制少女,但实际上局势却呈现出少女与楚子航分庭抗礼的状态。


    君焰一次次碰撞,爆发,把教堂内部搞得像是密集轰炸区一样,楚子航的君焰强度更高,每一次爆发威力和范围都更强,但少女的君焰频率更快,以速度弥补了自己的劣势。


    但从她已经明显变得急促的呼吸来看,她显然没有楚子航那么轻松。


    周围的气温已经上升到了七八十摄氏度,普通人进入这样的环境马上就会因高温受伤,死亡也只在片刻,但楚子航和少女依旧镇定自若。


    暴血的楚子航身体素质已经难以用常理来衡量,少女一身作战服和面罩也不只是用来遮掩身份,也在高温中为她提供了不小的防护。


    “我的目标不是杀了你,如果你无法继续支撑言灵,就告诉我。”楚子航出声,凭借着暴血所带的身体素质,他的声音甚至能冲破爆炸声的遮掩。


    女孩并没有说话,也许是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说话,也有可能是觉得自己的声音会被爆炸声阻隔,或者干脆就是单纯地不想理楚子航。


    楚子航说完一句话就沉默下去,火焰之间的交锋再次成为这片空间唯一的声音。


    少女悄然把手伸到后腰,指尖从那个战术收纳包里夹出一小片淡红色的菱形金属,金属表面有深红色的细小纹路,四周边沿像刀一样锋利。


    这是一枚混入了以炼金术制成的强力麻醉成分的暗器,不射中要害就不致死,但是会让中招者立刻昏迷。


    少女把手挡在楚子航看不到的角度,盯着面前被火焰遮挡的隐约人影。


    路明非说楚子航很强,甚至强到了像boss一样地步,但是目前来看来这个boss依旧还保持在第二个形态,很强,但不至于强得令人绝望。


    游戏里的boss在进入下一个阶段的时候通常会有无敌状态,不受伤不吃控制,以保证每个状态都有机会暴揍玩家或者被玩家暴揍,但现实不是游戏,楚子航不可能有无敌时间。


    零手腕猛地一抖,菱形暗器划出笔直轨迹射向楚子航的大腿——只要命中,这个boss就等于被“秒杀”了,后面有再多地状态都没用。


    “叮——”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响起,宣告这次偷袭失败。


    透过火焰,零看到楚子航提着刀的身影骤然前冲,似乎是要一头装进火焰里。


    她下意识的对着人影轰出一发君焰,但随后马上后悔起来。


    他是导师的朋友,不应该伤害他。


    这个时候后悔也晚了,君焰不是剑御,能放不能收,零只能祈祷楚子航的血统和体魄强大到可以正面硬抗一发君焰而不死。


    然而她似乎太过低估楚子航了,君焰向着人影轰击,人影举起刀,恍惚间,零好像透过重重火焰的阻隔看到一抹雪亮的刀光。


    下一刻,她突然开始怀疑起自己的眼睛。


    她看到刀劈开了火焰和爆炸,楚子航双手握着刀,刀锋所过之处,火焰和爆炸像是摩西权杖面前的红海一样分开,楚子航大步踏过火焰分开而形成的门扉,村雨再次高高扬起。


    力劈华山,中国刀法里毫无花哨,也没多少技巧可言的大力劈斩,却避无可避。


    零眼睁睁地看着楚子航冲到自己身前,整个身体的力量带动村雨向下劈,周围一切都变得像电影里的慢镜头,火苗几乎静止,飞舞在空中的灰烬碎屑定格,只有楚子航的刀缓缓下落。


    “嗡——”


    及不明显的嗡鸣声响起,零感觉紧贴着自己手腕皮肤的某件东西轻轻颤抖了一下,一个淡蓝色的屏障从她的手腕扩展开,以比楚子航的刀更快的速度笼罩她的身体。


    是路明非给她的手链。


    然而下一瞬,刀锋触及手链展开的屏障,不,刀锋尚未触及,刀锋离屏障还有寸许之时,屏障就已经开始破碎,某种萦绕在刀锋周围的,看不见的东西击碎了它。


    零想起来,路明非跟她说这个手链可以让她在恺撒手里逃得一命,但没有说楚子航。


    它挡得住恺撒,但挡不住楚子航。


    零静静地看着刀锋斩下来,如果不出意外,她会在刀下化作两半。


    她想起了一个人,一个对她而言最重要的人。


    然而楚子航的刀骤然由动转静,她并没有被劈成两半,只是额头有一条细细的部分觉得有些烫——刀锋上缠绕的不可见之物只在她的战术面罩额头处破开了一个小口子,两个指节长的浅浅的伤口浮现,以混血种的身体素质甚至不会流血,相比于疼,外界炎热的空气所带来的触感反倒更加明显。


    楚子航站在她面前,收刀。


    “为什么不杀了我?”零平静地问道,仿佛她刚刚并没有在死亡线上走过一圈。


    “我说过,我的目标不是杀你。”


    楚子航摘下自己的战术耳机扔在一边——在他刚刚踏过火海的时候,它已经被火蛇舔舐融化,此刻连破损的内部构造都裸露了出来。


    然而楚子航本人只有头发末梢有些发焦,皮肤没有半点烧伤的痕迹,仿佛烧毁战术耳机的火焰半点没有蹭到他身上。


    “你要把我抓起来给审问吗?”零又问道。


    “我会放你走。”楚子航道。


    “为什么?”零问道。


    “昨天,有个人来找我,告诉我今天如果和我战斗的是一个不爱说话,而且身高偏矮的女生,那就对她手下留情,放她离开。”楚子航道。


    零沉默了一秒,道:“我不符合身高偏矮的条件,我大概一米六。”


    “一米六在女生中确实不算矮,”楚子航道,“但为了隐藏身份,你的战术服伪装了你的身高,你的真实身高应该在一米五五左右。”


    零:“……”


    “你可以走了。”楚子航指了指教堂大门。


    “你的刀是怎么回事?”零似乎不急着走,问道。


    “这样的情报需要交换,”楚子航道,“你身上的炼金道具防护是怎么回事?”


    零沉默了一下,道:“一个重要的人给的?”


    这样的回答没有半点价值,楚子航完全可以拒绝交换,但他干脆地回道:“炼金领域。”


    “什么?”零意识没有反应过来。


    “我的刀,有炼金领域。”楚子航再次道。


    “你的刀是怎么来的?”零问道。


    “刀来自对我很重要的人,”楚子航道,“炼金领域也来自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同时他也是救了你的人。”


    “我知道了,谢谢。”零点头致谢,在火焰中向着教堂外走去。


    楚子航目送她离开,没有做任何动作。


    “轰——”


    剧烈地爆炸声和震感从远处传来,楚子航到教堂玻璃已经破碎的窗户前,眺望远处冲天而起的火柱。


    他目不转睛地凝视着火柱,直径四五米,高几十米,和那道火柱一比,他和少女在教堂里的君焰对轰仿佛只是孩童戏火。


    楚子航用力握紧刀柄,口袋里响起消息的声音。


    他掏出手机,上面是诺玛发来的消息。


    【龙王入侵,最高警戒】


    ……


    翌日,卡塞尔学院,钟楼阁楼里。


    “所以你们就这么把一头龙王给放跑了?”副校长一脸鄙夷的看着昂热。


    “你说得轻巧,你当时怎么不出来去拦住那头龙?”昂热反呛。


    “你当我傻吗?那是龙王,我只是个没什么战斗力的炼金术士而已!你竟然想让我上战场!”副校长看昂热的眼神更加鄙夷。


    其实那不是龙王。


    一旁的路明非心里暗道。


    昨晚看到冲天而起的火柱以及火柱中飞走的身影,昂热立马让诺玛调集战机去追杀——虽然这在路明非看来更像是上赶着送死。


    可想而知,追出去的战机一无所获。


    这在路明非看来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以人类目前的科技水平,最快的战机也不可能追上一位元神境修士。


    航天飞行器倒是有可能,但用这东西打追逐战也不现实,就算能出动,追上去也不过是上赶着找死而已。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听说冰窖被入侵了,而且被从下往上开了个大洞,”副校长道,“也许你该庆幸那头龙王离开了,把冰窖从地下直接打穿到地上,这样的力量就算是龙王也有些太夸张了,要知道冰窖就算被战斧导弹正面击中正上方也不会受太大的影响,除非用打量钻地炸弹精确集中攻击。”


    “幸运的是当我们感到冰窖的时候,那里出了多了个天窗之外,竟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昂热表情和语气都很古怪,“那条龙不仅没有带走里面任何藏品,甚至好像刻意在攻击时避开了它们,只有那些尸体骸骨之类的东西好像被抽干了精神元素。”


    “也许他是一位珍爱古董的龙王。”副校长开玩笑道。


    “我已经把消息通知校董会了,我们得先弄清楚他是什么时候苏醒的龙王,究竟是君主还是亲王?”昂热道,“他明显已经恢复了作为龙王的全部力量,作为一为全盛状态的龙王,无论是君主还是亲王,我们都要做好倾尽秘党之力剿杀他的准备。”


    “校董会和元老会应该马上就会召开,”副校长道,“看来你有得忙了。”


    “不,是咱俩有得忙了,”昂热纠正道,“这种时候,你不会还想继续悠哉悠哉的在这里一边看涩情杂志一边吃披萨吧?弗拉梅尔导师,你得跟我一起去开会。”


    “我不想开会。”副校长道。


    “但你必须得出席,弗拉梅尔导师是秘党炼金术方面的最高代表,虽然严格来讲你并不属于秘党,但你是毫无疑问的自己人。”昂热道。


    “说那么好听不就是想让我出力?”副校长不屑,“放心,力我肯定会出的,但是我实在不想去见那些老东西的嘴脸,所以,我能不能派个代表去。”


    副校长此话一出,旁边的路明非马上瞪大眼睛。


    我就说你们两个老东西商量大事非得把我提溜干嘛?搞了半天原来是在这里等着我呢!


    “校长,大哥,我还有点事我先走了,有事你们再找我!”路明非脚下生风,对着门口跑去。


    “贤弟!别走!”副校长展现出比年轻人更加迅捷的伸手,一把抱住路明非的大腿,“大哥我去见那些老不死的东西会被气到折寿的,你得帮帮大哥!”


    “没事!大哥你死了我会继承你的遗产顺便替你抚养曼施坦因教授教授的!”路明非正气凛然。


    “放心,贤弟,为兄不会白让你上的,”副校长依旧紧紧抱着路明非大腿,“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全权代理人,在校董会上你就代表我,我去了会是什么地位你就是什么地位!”


    “那有个屁用!”路明非不屑。


    “我能要资源啊!”副校长道,“这可是讨伐龙王的全秘党行动,炼金术方面我来领头,整个行动炼金术方面我是老大啊!你代替我去,你就是老大!要钱要资源都是张张嘴的事!”


    “大哥!”路明非满脸坚毅,“大哥有难,小弟理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这件事,你就放心地交给老弟我吧!”


    昂热站在一旁,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


    ……


    诺顿馆里,会长办公室,恺撒赤裸着上半身,整个胸口都被绷带裹起来,左手虎口也是裂开才刚刚开始愈合的样子。


    “喂,恺撒,你确定你没事吧?”诺诺看着低头批改文件的恺撒问道。


    “放心,伤都已经处理过了,”恺撒道,“路兄升级过的狄克推多确实好用,如果没有这把刀,我的伤可就不只是皮肉伤了,可惜那个人的言灵是青铜御座,否则我已经重伤他了。”


    “没事就行,我去训练了。”诺诺摆摆手,向着办公室外走去。


    “等等,诺诺,”恺撒露出奇特的表情,“我想问一下,你听说过一把叫‘暝杀炎魔刀’的炼金武器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他把世界玩坏了 仙箓 影视穿越从四合院开始 穿越八年才出道 在超自然的世界里低调成神 妻子是一周目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