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本该屠龙的我意外开始修仙 > 第二百四十九章 汉光武帝!复活!

第二百四十九章 汉光武帝!复活!

    深夜,卡塞尔学院上空,漆黑的直升机盘旋。


    昂热站在打开的舱门前,低下头俯瞰着卡塞尔。


    现在的学院灯火通明,为了方便寻找入侵者,几乎所有灯具都打开了,学生们组成的巡逻队迅捷有序地在学校里穿行。


    “校长,学院里这是有什么活动了吗?怎么这么多学生拿着武器行动?自由一日改到晚上了?”刚刚载昂热回到学院的飞行员问道。


    “不,是学院被入侵了。”昂热道。


    “啥?入侵?”飞行员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怀疑自己疲劳驾驶幻听了。


    “下去吧,虽然是给年轻人的历练,但是也得有我们这些老人兜底。”昂热整了整自己的花格领带。


    “是!”


    ……


    “我靠!你扔了什么玩意进去?照明弹吗?”明亮的墨绿光芒打在老唐脸上,他下意识地伸手挡在眼前。


    “别问我,我也不是很清楚,都是老板的安排。”酒德麻衣也把手挡在眼前。


    他们面前,巨大空旷的“冰窖”里,墨绿圆片化作一个篮球大小的光团,悬浮在整片空间中央,绽放出正午太阳般明亮的光辉,笼罩了下方巨大平台上的所有藏品。


    藏品中石棺、金属棺、骨骼、干尸甚至木乃伊都剧烈地颤抖着,此外还有几件和尸体无关的物品也在颤抖,这些形态各异的尸体足足有十几具,有得是以前的大人物的棺椁,有的是被秘党干掉后留下尸骨的次代种,还有的是被活炼成了炼金傀儡的古代传奇混血种。


    在绿光的笼罩下,悬浮着的墨绿光球延伸出二十几条光带,蔓延着链接在了那十几具颤抖的尸骸和几件炼金物品,然后从其中缓缓牵引出了蓝色的荧光。


    荧光似乎和光带一样都不是实体,光带没入了棺椁,蓝色的荧光也从棺椁里毫无阻碍地飞出来,随后整个冰窖里二十几道蓝色的荧光在墨绿光带的牵引下升腾起来。


    那些蓝色的荧光最开始还很虚弱,但是链接着它们的墨绿光带似乎在为它们传输力量,墨绿光团越来越黯淡,二十几道蓝色荧光却逐渐明亮扩散。


    最后,墨绿光团变成了悬浮在空中之散发着微微荧光的墨绿玉片,原本的荧光却变成了二十几团大小几乎完全一致的光雾。


    酒德麻衣和老唐呆呆地看着这一幕,照亮冰窖的墨绿光芒已经消失,二十几团蓝色光雾自个分布在一片区域,黑暗将它们分隔开。


    光雾静静地悬浮着,似乎井水不犯河水,老唐和酒德麻衣也下意识地保持安静,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诺顿兄!你见多识广,知道这是啥情况吗?”老唐疯狂呼叫识海中的诺顿。


    “你打扰到我休息了!”诺顿不满地咆哮在老唐脑海回荡,“人类面,你越来越怠惰了!竟一连几天不来进贡!”


    “哥!大哥!现在是谈进贡的时候吗?你先帮我看一下这是什么情况,这几天欠下的贡品我明天双倍补给你!”老唐交集道。


    诺顿的语气顿时缓和下来:“这还差不多,来让我看看,是什么东西能把你这没见识的人类面吓成这副样……卧槽!”


    “这……这不是灵魂吗?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这么强的灵魂?它们是怎么脱离载体单独存在的?这不合理啊!”诺顿的咆哮震得老唐脑子发懵。


    “灵魂?这些都是?”老唐大惊,“它们很强吗?”


    “几乎每一道都达到了公爵的程度,”诺顿难掩语气中的惊讶,“看样子他们应该是那些尸骸中沉睡的精神或者炼金宝物中的封存的活灵,可是二十几个公爵的灵魂,这怎么可能,我手下势力最强盛的时候也不过只有十几个公爵而已!而且他们分明已经被岁月磨损了!”


    “他们可能原来并没有达到公爵的级别,”老唐道,“应该是空中那个墨绿色的圆片把力量分给了它们,它们刚刚出来的时候还很微弱。”


    “难怪,经历了岁月的消磨,它们还能拥有这么强大的灵魂,那个光球……该死!你刚刚怎么不去把那个圆片抢到手上?它的力量分成二十几份都能催生出公爵的灵魂,你要是能把它完全吞噬,我们的灵魂至少能强上好几倍!”


    “现在说这个也来不及了,我当时也没反应过来,”老唐安慰道,“而且没抢到说不定是好事,天上掉的馅饼大多是下了药的。”


    “也有道理,不过是我的错觉吗,为什么我总觉得里面有一道灵魂似曾相识,难道是以前被我杀死的敌人?”诺顿道。


    “还有这么巧的事?”


    就在老唐和诺顿交谈的时候,悬浮在空中的墨玉圆片突然鸣颤了一下,如洪钟大吕般的声音响彻冰窖。


    下一刻,所有光雾一改之前的井水不犯河水,开始互相碰撞,分割,甚至围堵。


    光雾在空中变幻,照在墙壁上的光影也随之变换,老唐和酒德麻衣下意识地后退两步。


    “你觉不觉得,它们好像是在互相厮杀?”酒德麻衣盯着那些涌动的光雾。


    “我倒觉得更像是吞噬。”老唐道。


    实际上并不是他觉得像吞噬,而是诺顿告诉他这些灵魂正在互相吞噬。


    “快!离开这里!”诺顿在老唐脑海中催促,“这些灵魂在互相吞噬,等它们决出最后的赢家,估计它会比咱们还要强,它没有载体,应该会想办法先找个身体,玩意它看上咱们的身体那就完蛋了!”


    “我靠!还有这种事!”老唐一惊,退意陡升。


    “你的任务完成了?”老唐看向酒德麻衣。


    “嗯,算是完成了,我的任务就是把那玩意扔进去,”酒德麻衣指着空中悬浮的玉片,“后面发生什么就和我无关了。”


    “那咱俩赶紧跑路吧!”老唐提议道。


    “好!”酒德麻衣看着那些互相厮杀吞噬的光雾也有点心里发毛,顿时点头。


    “戏剧刚刚拉开幕布,观众这时就离席是会错过精彩的。”男人的声音突然在酒德麻衣和老唐身畔响起。


    老唐猛地扭过头去,通道角落的阴影处里,走出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老板?”酒德麻衣看向男人,“你怎么亲自跑过来了?”


    “当然是舍不得我的员工独自冒险了,让员工在危险中拼命,自己住在国际酒店的顶层,晃着红酒靠在天鹅绒的沙发上欣赏窗外的夜景这种事实在是太恶劣了,这会让我觉得自己是个该死的资本家。”男人整了整领带道。


    “哈?你以前那次不是这么做的?”酒德麻衣拆台。


    男人完全当作没听到,目光看向老唐。


    “罗纳德·唐先生?幸会幸会。”男人盯着老唐,他的身体是半透明的,眼睛漆黑,像深不见底的海渊,嘴上在笑,眼中却看不出情绪。


    “原来是老板啊!”老唐爆发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演技,脸上堆满热切,“老板晚上好!老板身体健康!”


    “我觉得我看起来不太健康。”男人向着老唐展示了一下自己半透明的身体。


    “诺顿兄,你能看出来这是个什么玩意吗?也是个灵魂?还是什么千年鬼王之类的?”老唐在脑海里对着诺顿问道。


    “看不出来,但肯定不是灵魂,从它的出场方式来看,应该是用了精神类的言灵,能做到这个地步,应该是精神类血统的公爵甚至亲王,也有可能又是一个强得离谱的混血种,”诺顿道,“这个样子应该也是捏出来的,我也不好判断以前见没见过它,如果是龙,也许它已经认出了咱俩,如果是混血种……那就有点太没天理了。”


    “你也判断不出来这个是个什么玩意吗?那咱们还走不走?”老唐问道。


    “它既然来了,应该是有某种底气或者把握,”诺顿道,“留下看看吧,你也不用怕,我毕竟是青铜与火之王,这个世界或许有什么东西会让我忌惮,但绝不可能有什么会让我害怕!”


    “是我们。”老唐提醒道。


    “呵,你也配?”诺顿冷笑。


    老唐:……


    “老板,您亲自来督促我们执行任务啊!您放心,我们完成得可好了!”老唐对着老板挺起胸膛邀功,同时借机悄悄打量着他。


    很普通的一张脸,大众到丢进人堆里立马就会消失,身材也很平常,没有突出的地方,唯一比较明显的特征就是衣着过分得整洁,简直跟有强迫症似得。


    酒德麻衣瞥了老唐一眼,心说你有个毛线的功劳,潜入图书馆是靠着老娘的冥照,从图书馆到冰窖是靠着老板给我的黑卡,你除了跟着我跑了两步路你起什么作用了?


    说话间,冰窖里厮杀吞噬的二十几团光雾就只剩下了四团,都隐约扭曲成人型,都有七八米高,体态各不相同,只是五官还很模糊,混战在一起,继续你死我活的吞噬。


    “等等!我越来越觉得里面一个灵魂很熟悉了,我以前肯定见过它!”诺顿在老唐脑海里道,“它们现在每一个在灵魂上都已经比咱俩更强一点了,再吞噬下去,最后的赢家恐怕会相当强,希望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能制住它。”


    “老板,它们这是在互相吞噬吗?”酒德麻衣指着四个厮杀的光雾巨人问道。


    “对,”老板点头,“看见那层光膜了吗?”


    酒德麻衣顺着老板指示的方向看过去,果然,一个半球形的绿色光膜几乎笼罩了整个冰窖内的空间,而他们恰好站在光膜外,只是距离稍微远了点,加上光膜很淡,她又被吸引了注意力,一时竟然没有察觉。


    “它们要在这层光膜内部互相吞噬到只剩下最后一个,”老板道,“胜负很快就分出来了,闲着也是闲着,咱们来猜猜看吧,你们觉得最后谁会赢?”


    “我猜那个!”酒德麻衣指着一个身材凹凸有致的光雾巨人,她是四道人影中唯一的女性。


    “那我猜这个。”老板指着一个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点的光雾巨人。


    “那我就猜这个吧。”老唐指着一个看起来穿着中国古代服饰的巨人,这是诺顿说得给他熟悉感的那道灵魂。


    四个光雾巨人围绕着墨玉圆片厮杀,最先溃败的是酒德麻衣看好的女性巨人,她被老唐看好的古装巨人击溃,吞噬了大半,剩下的残羹剩饭被另外两个巨人瓜分。


    随后是老板看到好的那个没什么特征的巨人,在古装巨人吞噬了女性巨人变得更强之后,马上将矛头转向了它,没能抗多久它也被打散吞噬。


    老板不满地“啧”了一声。


    连续吞噬了两个敌人,古装巨人愈发巨大,五官也逐渐清晰。


    “等等!这张脸,这个感觉……我想起来了!是他!是他!”诺顿在老唐脑海中疯狂咆哮,震得他都有点迷迷糊糊的。


    “诺顿兄你说啥呢?什么他啊?”老唐茫然,“你认出来了倒是告诉我是谁啊。”


    “刘秀!是刘秀!”诺顿的声音几乎扭曲变形,“是他?怎么可能!这不可能!他是窃血者!他该死了,他早该死了!”


    “刘秀?刘秀是谁来着……”老唐从自己贫瘠的知识库里搜索这个名字,“好像是中国汉朝的皇帝来着,听说运气特别好。”


    “跑!快跑!快——!”诺顿回过神来,发了疯一样催促老唐。


    “不是,诺顿兄你这么激动干嘛?这个刘秀很强吗?还是很可怕?”老唐问道。


    诺顿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刘秀的灵魂就以摧枯拉朽的姿态击溃了最后一个敌人,将它也吞噬。


    伴随着刘秀吞噬最后一个敌人,笼罩整个冰窖的光膜像肥皂泡一样破裂消失,实质化的威严从巨大的光雾巨人身上扩散开,老板身上展开一个无形的领域笼罩住酒德麻衣,但她依旧觉得自己像是被铁锤砸了一下额头,整个人都浑噩起来。


    老唐也被这种仿若实质的威严笼罩,像是有电流从脚底蹿升到后脑,鸡皮疙瘩泛起来,行动竟然觉得有些艰涩。


    巨大的光雾巨人占据了冰窖绝大多数空间,笼罩着墨玉圆片,随后以墨玉圆片为中心开始收缩凝实。


    吞噬了三个敌人后光雾巨人原本已经膨胀到十几米高,此刻却以墨绿圆片为中心越来越小,越来越浓缩,透过光雾已经看不见其中的墨绿圆片。


    眨眼之间,光雾已经浓缩凝聚成了一个身高大概在一米八九,穿着漆黑玄端,长发如墨披散下来的男人。


    男人丰神俊朗,皮肤白皙得像是无暇的羊脂玉石,明明是凭空凝聚成,却与真人别无二致。


    他悬浮在冰窖中央,缓缓睁开眼睛,黑眸中情绪茫然。


    “朕……不是已经死了么?”他低声自语,说得却不是语言,而是把“意思”直接送入了老唐三人的意识里。


    “很明显,现在你又活了,”老板在刘秀的威压中依旧谈笑自若,“这么说吧,是我复活了你,现在你得听我的话了,东汉的皇帝啊,你可以叫我老板,或者老大。”


    “你也配?”刘秀没有说话,他的意念直接传递近老板的脑海。


    “也许你觉得我不配,但是你最好看看这个。”


    老板胸有成竹得掏出一枚墨绿色玉佩,上面的符文和圆片一个风格。


    老板把玉佩展示在刘秀面前,露出掌控一切的微笑:“让你复活的东西可是受它控制……”


    “哦?”刘秀挥了一下手,玉佩从老板手中飞出,落在他摊开的手掌上,“那朕还真想好好看看。”


    老板脸上掌控一切笑容猛地僵住。


    老唐看向笑容僵住,额前见汗的老板:???


    就这?你玩我呢?


    ps:我又把标题忘了,我个废物.jpg(已经补上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他把世界玩坏了 仙箓 影视穿越从四合院开始 穿越八年才出道 在超自然的世界里低调成神 妻子是一周目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