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本该屠龙的我意外开始修仙 > 第二百四十六章 顶针上的名字

第二百四十六章 顶针上的名字

    【明天行动,准备配合】


    书房里,看着手机上酒德麻衣发来的消息,路明非微微皱眉。


    说实话,路明非现在对这个组织相当不看好。


    刨去常年在钟楼阁楼摸鱼而且深不可测的副校长不提,现在校长也在学校里,这两个人一人最少顶半头次代种,加起来就是一头次代种,而且学校冰窖里还封存着大量的顶级炼金道具。


    不过这跟他也没什么关系,以他现在的实力,能对他产生巨大的威胁的存在已经不多了,就算真遇上了大不了天书糊脸就是。


    酒德麻衣和她背后的组织就这么被剁了那才大快人心呢。


    不过考虑到他们能往卡塞尔里安插好几个卧底,路明非估摸着他们这次也是有某些准备的,只是对他并不是很信任,所以不会告诉他……


    【如果不出意外,明天上午昂热会飞往欧洲,这位传奇屠龙者一离开,卡塞尔学院就等于少了最大的支柱,晚上十点半,我会让一批人正面强攻卡塞尔,零会作为强攻手之一正面吸引卡塞尔学院的注意,同时我们有办法让守夜人解除言灵戒律,届时老唐和我一起潜入冰窖,你不需要出手,只要全程呆在实验室里就行了,记得给零伪造一份去当你助手的证明,这样行动结束之后她就不会引人怀疑。】


    酒德麻衣在短信里把几乎和盘托出。


    加入诺玛监控了路明非的手机,那酒德麻衣基本上等于是把组织的底裤都扒干净了。


    不过诺玛无权监控教职工和学生的隐私,这一点倒完全不必担心——除非你已经被列为了任务目标,那别说手机隐私了,十八代族谱恐怕都会被扒干净。


    路明非眨眨眼,搞不明白这究竟是组织对他足够信任直接把核心行动计划告诉了他,还是觉得他不靠谱准备告诉他一个假计划将计就计。


    犹豫了一下,路明非觉得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的时候,于是回了条消息。


    【知道了。】


    按下发送键,路明非把短信记录删掉,随后给零发了条消息。


    【零,有时间吗,来一下我的书房,有点急事。】


    ……


    “导师,您找我有什么事?”


    书房里,零穿着连体兔子睡衣站在路明非面前,带着兔子头兜帽,两条长长的兔子耳朵垂下去,脚上还踩着一双胡萝卜样式的拖鞋,精致可爱的脸蛋面无表情。


    “零你这是……什么打扮?”路明非脸颊微微抽动。


    “我刚刚睡醒午觉,看到了您的消息说有急事,所以没有换睡衣就来了。”零道。


    “不……倒也没有那么急,”路明非擦擦额角冷汗,“话说没想到零你居然会喜欢这个风格的衣服。”


    “这是晓樯给我买的,”零道,“她说我这样穿很可爱。”


    “嗯……确实可爱,”路明非点头,“下次我也给她买一身。”


    “零,你收到酒德麻衣发来的消息了吗?你是正面吸引火力的强攻手对吧?”路明非神色突然一变,正色道。


    “嗯,”零点头,“您有什么吩咐?”


    “我没什么吩咐,你也不是我的下属,不必听我的命令形式,只是我想提醒你,这次任务可能会很危险,”路明非道,“执行部的专员主要分布在世界各地,卡塞尔学院内反倒没有几个专员,仅有有的一些也是负责联络中转的文职,毕竟这里说到底是学校,成材了的都被派出去‘上班’了,在里面的不是学生就是教授。”


    “但是学生和教授有的也很危险,”路明非严肃道,“我对学校里的教授也有一些了解,他们大多应该会负责指挥战斗,运筹帷幄,不会轻易出手,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实力弱,更不代表他们不会出手。”


    “面对教授你要特别小心几个人,一个是执行部的施耐德教授,虽然他自称是个为了复仇才苟活在世上的残废,但实际上他的血统非常高,虽然看起来行动不便而且呼吸系统濒临崩溃,但从没有人见过他的言灵,等副校长,也就是守夜人解除了戒律,他的言灵也会解放,他的言灵很可能是危险言灵甚至高危言灵。”


    “嗯,我记住了。”零点头。


    “还有龙德施泰特教授,我和他共事过一段时间,虽然没见过他出手,但对他的实力也有了个大致的了解,嗯……我打个比方吧,”路明非问道,“零你看过中国的武侠小说吗?”


    “嗯,”零点头,“我看过神雕侠侣,很喜欢杨过和小龙女,但是小龙女被玷污了。”


    “这种事就别提了,”路明非捂脸,“我小时候看电视剧,都成了童年阴影了。”


    “那就这么打个比方吧,如果说校长是郭靖,那龙德施泰特教授就算够不上裘千仞那种水平,至少得也是个丘处机,绝对是学校里的中流砥柱,”路明非提醒道,“要是遇到了他千万得小心。”


    零再点头。


    路明非又零零总总地提了几个教授的名字,最后犹豫了一下,道:“还有一个人,你遇上的话也尽量也小心点,就是老唐的导师古德里安教授。”


    “古德里安教授?”零有些惊讶,“我收集了大部分教授的信息,从他的信息来看,他只是个很普通的正教授,连终身教授都还没有评上,难道他隐藏了实力?”


    “我不是很确定,我和他接触的也不多,印象里他是个挺有趣的老头,血统并不低,但在教授里也远算不上最高,要说隐藏实力也不太像,但我总觉得他有点特殊,具体特殊在哪又说不上来,”路明非不太确定道,“总之,你见到他还是小心点,能避开就避开吧,就算他真的只是个普通正教授,毕竟也是老唐的导师,不看僧面看佛面。”


    “好,我记住了。”零点头。


    “学生里就没有太多需要担心的人了,无非就是学生会会长恺撒兄,狮心会会长楚师兄,虽然我不是很了解你的实力,但是你的血统很高,而且还被派去当强攻手,应该不弱,除了恺撒和楚师兄之外,应该没有学生能威胁到你。”路明非道。


    “我不害怕学生。”零摇头,似乎是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


    “话别说得太满,我前两天刚给恺撒兄升级了装备,现在他的刀可以展开炼金领域。”路明非道。


    零:……


    零默默地盯着路明非,路明非也看着零,最后还是路明非先撑不住了。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啊,我也是收钱办事的,”路明非无奈叹气,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镶嵌着冰蓝色宝石的手链,“这个给你,这是我做得小道具,随身带着,关键时刻能从恺撒手里救你一命。”


    “谢谢导师。”零接过手链道谢。


    “另外,如果遇到楚师兄的话,”路明非盯着零的眼睛,认真道,“跑!赶紧跑!能跑多远跑多远,能跑多快跑多快!千万别和他打!”


    “为什么?”零不解。


    “打过游戏吗?知道boss吗?”路明非问道。


    “您的意思是楚子航是学生里的boss?”零问道。


    “不,”路明非摇头,“我的意思是他有好几管血条和好几个形态。”


    不好意思了零,我前段时间已经把多段暴血的技巧教给楚师兄了。


    路明非心中暗道。


    ……


    送走了零,路明非坐在书桌后,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掏出手机,给楚子航打了个电话。


    “师兄,晚上有空吗?我找你有点事,去装备部地下基地里我的别墅吧。”路明非道。


    虽然他已经搬出来和女朋友一起住了,但装备部基地还保留着他的别墅。


    ……


    “晓樯,你有时间吗?”路明非敲响卧室的房门。


    “有啊,怎么了?”苏晓樯打开房门,手里还拿着一本言灵原理学,突然双手抱胸,“你想干什么?现在可还是白天!”


    “你想哪去了!”路明非撤了下嘴角,低下头看向苏晓樯手里的书,“奇怪,你怎么这么爱学习了?”


    “咳咳!我一直都很爱学习!”苏晓樯脸色微微有些不自然。


    “要我提醒你一下吗?咱俩虽然算不上青梅竹马,但是也是从高一就认识的,”路明非虚着眼,“你确定你很爱学习?”


    “怎……怎样?我就是爱学习怎么了!”苏晓樯红着脸。


    “我看到你书里写的什么了,”路明非道,“要我大声念出来吗?想不到你居然爱看言情小……呜呜呜……”


    苏晓樯眼疾手快捂住路明非的嘴,恶狠狠地瞪着他:“零的卧室就在隔壁,你要是让她听见你就死定了!”


    “安啦晓樯,看言情小说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路明非拍拍苏晓樯的头,“我还爱看热血中二漫画呢!”


    走进卧室,路明非抱着苏晓樯坐在床上。


    “你干嘛?”苏晓樯扭动身子,“都说了这是白天,不行的!就算真的要……至少先去洗个澡吧?”


    “你怎么满脑子这种想法?”路明非哭笑不得,“我来找你是有正事的。”


    “正事?什么正事?”一听是正事,苏晓樯认真起来。


    “明天晚上应该会有人入侵学校。”路明非语出惊人。


    “啊?”苏晓樯瞪大眼睛。


    “具体情况我慢慢给你解释,学校明天应该会召集学生抵抗入侵者,你拿着这些东西,尽量避免在战斗中受伤。”


    路明非从口袋里往外掏出各种东西,绣金线的粉绿色香囊,雕琢成桃花的红色的玉石,漆成朱红色、手指大小的桃木剑,还有巴掌大小的令牌……


    最后是一条缀着冰蓝宝石的手链,外形和之前给零的那条有些相似,但是宝石明显更大,更剔透,甚至能隐约看到隐藏在宝石中的奇异光芒。


    苏晓樯把路明非从口袋里掏出来的东西收下,目光不受控制地往他的口袋瞟——怎么能掏出来这么多?你是哆啦a梦吗?


    “现在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吧?”苏晓樯问道。


    “事情比较复杂,晓樯你还记得我去你家的那次,接了个电话之后走了吗……”


    ……


    学生宿舍里,芬格尔躺在下铺,光着膀子呼呼大睡,鼾声如雷。


    “蛀牙师姐?你找我干嘛?”老唐坐在上铺,把手机凑在耳边心虚道。


    由不得他不心虚,他和校长喝完下午茶其实并没有过多久,按照以往的经验,体育部应该还在游泳馆里训练,他也该归队继续训练。


    但是他本来就是被“威逼”加入体育部的,又不是自愿加入,对社团活动并不感兴趣,至于竹雅口中的探索任务……那和他更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


    所以他其实根本不想训练,从校长室里出来他径直就回了宿舍,本来以为今天能偷个懒,接过回来还没几分钟竹雅就打来了电话。


    “你和校长的下午茶结束了?现在是在宿舍吗?”竹雅听到了芬格尔震天的呼噜声。


    “啊……这个,那个……学姐我回宿舍拿点东西,我现在就归队继续训练!”老唐连忙补救。


    “不用了,你在宿舍里正好,现在应该有时间吧?”竹雅问道。


    “有!时间大把地有!”老唐道。


    “来宿舍楼下地咖啡厅,我预定了一个小包间,拿上你的背包,来五号包间找我。”竹雅在电话里道。


    下铺睡得正香的芬格尔耳朵微微一动。


    “现在吗师姐?”老唐一头雾水。


    “对,就现在,怎么?没时间?”


    “有,我马上到!”老唐从上铺轻盈地跃下来,拿起背包向外走去。


    ……


    宿舍楼下,咖啡厅五号包间里,老唐在竹雅对面坐下。


    “师姐,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老唐问道。


    “你之前在游泳馆里掉出来的那个顶针,能让我看一下吗?”竹雅抿了抿嘴唇道。


    “顶针?师姐你看这个干什么?”老唐一脸疑惑地把顶针从背包里拿出来,递给竹雅。


    竹雅接过顶针,用颤抖的指尖递到眼前,内侧刻着一行小字,遒劲有力,边沿光滑,像是用刀尖刻出来。


    【赠吾妻周仙儿白首偕老,永不分离】


    “果然……”竹雅用力抿了抿嘴唇。


    “师姐你认识见过这个顶针?还是你认识上面刻着的人?”老唐问道。


    “嗯,上面刻着的名字,是我妈妈,准确地说,是我的生母……”竹雅轻声道。


    “给我留下这顶针的兄弟话都没来得及说人就没了,我一直想搞明白这玩意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他还有什么未了的遗……愿。”


    竹雅整个人怔住,顶针从指尖滚落下来,砸在桌子上滚动。


    生平头一次,老唐对自己嘴快感到后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他把世界玩坏了 仙箓 影视穿越从四合院开始 穿越八年才出道 在超自然的世界里低调成神 妻子是一周目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