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本该屠龙的我意外开始修仙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兄弟相逢……我去!这是个什么玩意?!

第二百四十二章 兄弟相逢……我去!这是个什么玩意?!

    卡塞尔学院,路明非的房间里,老唐坐在路明非面前。


    “非哥,你确定这样没问题吧?”老唐忐忑地问道。


    “放心吧,相信我,我肯定不会有事的。”路明非拍拍老唐的肩膀,安慰道。


    “非哥你不会有事那我就放心……嗯?那我呢?”老唐猛然反应过来什么。


    “我会永远记得你。”路明非满脸沉痛。


    老唐一脸惊悚,夺门欲逃。


    “开玩笑开玩笑,你肯定也不会有事的,”路明非拍拍老唐的肩膀,“放心吧,你要是挂了,小银我替你养,汝勿虑也。”


    “非哥我可真是谢谢你啊!”老唐哭丧着脸坐在床上。


    “放松心神,睡吧。”


    路明非掐了个法诀,挥手在老唐面前一晃,在老唐的主动配合下,法术入梦瞬间发挥效果,老唐眨眨眼睛,昏昏沉沉地睡过去,路明非将自己的意识投影送入老唐的梦境中。


    虽说是老唐的梦境,但是实际上掌控梦境的人却是施放法术的路明非,悬浮在一片虚无的梦境中,路明非一挥手,老唐的身影浮现。


    “咦?非哥?”老唐一脸惊疑地看着路明非,“这好像是我的梦吧?你连我的梦都能进?”


    “不要在意这种无所谓的小事,”路明非把手搭在老唐肩膀上,“走吧,咱们去见见青铜与火之王。”


    光影变换,以梦为媒介,路明非带着老唐进入他的识海。


    舒卷翻涌的云海之上,盘曲起来有上百丈高的暗青神龙保持着仰天长啸的姿势,全然没有注意到自己面前的路明非和老唐。


    “嗨?诺顿兄弟?在这里住得还舒服……吗?”老唐试探性地开口,引起诺顿的注意。


    硕大的龙目向下转动,诺顿看到老唐和路明非,眼中怒火喷涌:“你竟然还敢回来!而且谁跟你是兄弟!”


    “那……诺顿老弟?”老唐改口。


    “你找死!”诺顿怒吼,身下云海霎那间由白转黑,雷光滚滚,狂风大作。


    “别那么暴躁嘛诺顿老哥,”老唐再次改口,“你看我怕你无聊,还给你带新朋友来了。”


    “哦?”诺顿目光转移到路明非身上,“这是你给我准备的贡品吗?倒是有心了,看来你还是知道该怎么尊敬王的。但是我对灵魂不感兴趣,下次记得换个贡品来。”


    老唐:“……”


    这货真的是龙?还是龙王?我以前就这幅德行?怎么突然觉得有点羞愧呢?


    路明非看了诺顿一眼,威严神圣的巨大龙躯和他的弟弟康斯坦丁没有丝毫相似之处,但不知为了,路明非总觉得自己能在那双神光如芒的龙目中看出一种睿智的光辉。


    “这位……诺顿兄,我先声明一下,一来,我并不是贡品,”路明非道,“二来,我也不是一道灵魂。”


    “什么?”诺顿龙目震动,“你……等等,你只是个精神投影?用投影进入别人的精神,你是怎么做到的?难道你是白王的亲王?”


    “猜错了,”路明非摇头,“但这不重要,我来这里,是想让你见一个很重要的人,不,应该说是很重要的龙。”


    “很重要的龙?”诺顿不解。


    路明非悠悠地吐出一句话,哪怕现在长着一张东方神龙的脸,诺顿依旧露出极为复杂强烈的表情,惊喜、震撼、担忧、畏惧甚至决绝,人脸上都很难如此丰富地表达出这些神态,但一张龙脸却硬是做到了,其表情张力足以令绝大多数专业演员为之汗颜。


    “出来吧,康斯坦丁。”


    伴随着路明非话音落下,他身边的空间剧烈地扭曲起来,一道高大雄壮的身影浮现。


    诺顿感受到了熟悉的同源灵魂气息,看着浮现出来的身影下意识地开口:“弟弟,康斯坦丁,我的弟弟,是你……卧槽这是个什么玩意?!”


    扭曲的空间恢复原状,从里面出现的并非是瘦弱苍白的纤细男孩,而是身高超过两米四,肌肉贲起虬结,泛着类似于金属和大理石光泽壮汉,五官刚毅威严。


    “哥哥?是你吗哥哥?”壮汉昂着头,看着一副神龙样子的老唐,有些不太敢认。


    龙……还能变成这个形态么?


    但是兄弟之间同源的联系是不会出错的,康斯坦丁能够清晰地感受到,面前足足有三百多米高的庞然巨物,正是他许久未见的哥哥。


    而诺顿也能清晰地感受到,面前这个浑身上下都被肌肉包裹,仿佛连皮肤都是抛过光的古铜的壮汉,就是他那个体弱多病,先天残缺的弟弟康斯坦丁,只是现在的康斯坦丁,既不是灵魂也不是精神投影,而是以一种他从没见过的奇异形态存在。


    “你……真是康斯坦丁?”诺顿有些怀疑自己在做梦。


    “是我哥哥!”康斯坦丁露出兴奋的笑容,在诺顿面前转圈,展示着自己的新样子,“哥哥你看我!我不像以前那样了!我不再是条残疾的龙了!”


    “是啊,但你现在是条死龙,”路明非吐槽,“说实话我觉得相较之下其实还是残疾更好点。”


    “你说什么?!”诺顿疯狂咆哮,“康斯坦丁死了?弟弟!你真的已经死了吗?!”


    “嗯,”康斯坦丁点头,“哥哥我的身体已经死亡了。”


    “那你为什么可以保留意识进入这里?如果你可以保留意识,为什么还不去茧化?”诺顿大吼。


    “我没有来得及给自己准备卵,”康斯坦丁道,他转头看向路明非,“如果不是他救了我,我现在应该已经在自己的龙骨里永远沉睡下去,直到我的精神彻底消亡。”


    “你?”诺顿低下头,盯着路明非,巨大的龙目光芒闪动。


    “咳咳,不客气,做好事不留名,你可以叫我红领巾……啊不是,路明非。”路明非对着诺顿挥挥手。


    面对诺顿时他很放松,因为诺顿现在的状态说白了就是法相,本质上只是一部分灵魂,且不说诺顿还因为法相的缘故被老唐束缚着,就算没有束缚,它如果敢对自己动手,天书也会教它做龙。


    “你们兄弟重逢,应该有很多话说,我们两个暂时就不打扰了,”路明非抓着老唐,“我们两个先走了,待会再回来。”


    路明非和老唐身影消失,诺顿和康斯坦丁面面相觑。


    念头一动,原本雷光翻涌,狂风呼啸的云海陡然平静下来,云海重新化作雪白,头顶是湛蓝的天空。


    “哥哥,”康斯坦丁飞到诺顿身前,“你为什么只说话却不动啊?”


    依旧被老唐定着的诺顿:“……”


    ……


    路明非的卧室里。


    “非哥,咱们就这么出来不会有问题吧?”老唐担忧道。


    “放心吧,诺顿不是在你的掌控之中吗?”路明非安慰道,“不会出事的。”


    “我现在确实能钳制诺顿,但是你放进去的那个我就没办法了啊!”老唐用力揉自己的脑袋,一想到自己识海里多了个两米多的壮汉,他就有一种非常不自在的感觉。


    “小康是个好孩子,我相信他,”路明非道,“况且他也在我的掌控之中,你完全不用担心。”


    康斯坦丁本身的灵魂并不像修士的元胎或者元婴那样可以脱离身躯单独存在,必须要有载体承载,所以康斯坦丁的灵魂必须依附于投影才能离开天书,而投影又是完全由天书所掌控的,所以路明非随时都能掌控附身在投影上的康斯坦丁。


    “走吧,我都饿死了,先去吃点东西,等康斯坦丁和诺顿聊一会咱们再去找他们,”路明非打开卧室的门,“今天是晓樯下厨,你吃得惯葡萄牙菜吗?”


    “都行都行!”老唐点头如捣蒜,“只要是吃的我就能吃,鲱鱼罐头我都敢吃!”


    ……


    苏晓樯在别墅餐厅里忙碌,虽然穿着印鸢尾花图案的围裙,但是作为一个修士,苏晓樯穿围裙更多得是一种习惯,哪怕做法她也不太可能在身上粘什么东西,围裙干干净净。


    零默默地走到厨房门口。


    “咦?零?你怎么过来了?饿了么?”苏晓樯转身看向零,“午餐还没做好哦,不过甜面包和蛋挞已经烤好了,你要不要来一点?”


    “我还不饿,”零摇头,这个一向冷淡安静的女孩脸上罕见地露出细微犹豫和踟蹰的神色,过了一两秒才继续道,“我是来跟你道歉的。”


    “道歉?你跟我道什么歉啊?”苏晓樯不解。


    “昨天晚上的舞会,我害你没能和导师一起跳舞,”零微微躬身道,“对不起。”


    “啊?这有什么可道歉的,我把路明非打一顿不就行了,”苏晓樯满不在乎地摆摆手,“路明非都跟我说了,你是不想让他自己进舞池太尴尬才想和他一起跳进去,然后趁着我们交换舞伴的时候让我和路明非换在一起的,对吧?”


    “嗯,”零点头,“但是因为我们,舞会被搅乱了。”


    “那能叫搅乱了吗?大家那是被你们两个的舞给震惊了,”苏晓樯道,“说实话我其实也是有点嫉妒的,路明非那家伙跟我跳舞从来都没有这么投入过,但是跳得好也不是你们两个的错吧?”


    “可是你刚才说你打了老师一顿。”零道。


    “因为我嫉妒他和你跳舞这么投入啊,”苏晓樯理所当然道,“我是他女朋友啊,他跟别的女孩跳舞让我吃醋了,我生气了,当然要打他一顿了!”


    “是我和导师一起跳舞的,你不生我的气吗?”零道。


    “说实话肯定是有一点的啦,”苏晓樯把一绺长鬓别在耳后,“不过你应该对路明非没有那种想法吧?或者说你对路明非没有那种男女之间的喜欢吧?”


    零眨眨眼,点头。


    “我很相信路明非,那家伙虽然平时油腔滑调,又贱又欠,而且还总是惹我生气,但他不是一个花心的人,我也相信他不会对除我之外的人有别的想法,这是最基本的信任,”苏晓樯微笑,“所以你和路明非之间本来就没什么,我最多吃一点醋,打他一顿也就得了,没必要太生气或者死揪着不放。”


    零眨眨眼睛,若有所思地歪了一下头。


    “不过零你要是实在觉得不安心的话,我也可以给你一点惩罚。”苏晓樯眯起眼睛,贼兮兮地笑。


    “什么惩罚?”零问道。


    “咳咳,既然你陪着路明非跳了一支舞,那你以后也得抽时间陪我跳一支,”苏晓樯笑道,“这样就算扯平了,怎么样?”


    零愣住,怔怔地看着苏晓樯,冰蓝色的纯净眸子中倒映出一张完美无瑕的脸,脸上的笑容促狭而美丽。


    “好。”零点头。


    “那就这么说定了!”苏晓樯满意地点点头,顺手拿起一片刚切好的面包递给零,“来都来了,尝尝吧,我改良过配方了,对味道很有信心哦!”


    零默默地接过面包,小小地要了一口,眸子不明显地明亮了一下。


    “怎么样?好吃吗?”虽然嘴上说着对自己改良的新配方很有信心,但苏晓樯脸上的忐忑还是出卖了她。


    “很好吃,我很喜欢。”零双手捧着面包大大地咬了一口。


    “嗯……切成这个大小对你来说好像大了点,”苏晓樯看着用双手才能捧住面包片的零,把手伸过去,“我给你再切一下吧,方便拿。”


    “嗯。”


    零点头,把手里的面包递给苏晓樯,两边的腮帮子鼓起来,一边咀嚼一边抬头看着苏晓樯——因为身高差的关系,只有十三四岁身高的她离近之后只能仰望身材高挑的苏晓樯。


    “不行!太可爱了!我忍不住了!”苏晓樯把面包放在案板上,伸出手捧住零小脸,“让我揉一下,就一下下!”


    零昂着脸,面无表情地被苏晓樯用手蹂躏脸蛋。


    “咳咳,好了,”苏晓樯松开手,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道,“对不起啊零,因为你太可爱了,我一时没忍住。”


    “没事。”零摇头,脸颊因为苏晓樯的蹂躏而泛起些许红润。


    “我这就帮你切面包!”苏晓樯洗干净手,用厨房巾擦干,拿起放在案板上的吃了一半面包。


    “饿死我了晓樯,快把你的面包给我吃一口!”


    一道黑影灵巧轻盈地从二楼楼梯“掠”下来,冲到苏晓樯面前,一口叼走她手里还剩下一半的面包,然后把脸腆到苏晓樯面前,眯起眼睛恬不知耻地开口道:“晓樯我还没洗手,你先喂我吃吧!”


    路明非伸着脖子眯着眼,半天没得到回应,疑惑地睁开眼睛,入目是苏晓樯咬牙冷笑的俏脸。


    一旁的零微微别过头去,精致的小脸双颊微微泛红。


    刚刚走下二楼的老唐呆呆地看着厨房里,苏晓樯对着路明非伸出魔掌,惨叫声响彻整个别墅。


    老唐:???


    发生什么事了?这里好可怕!小银我想回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他把世界玩坏了 仙箓 影视穿越从四合院开始 穿越八年才出道 在超自然的世界里低调成神 妻子是一周目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