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本该屠龙的我意外开始修仙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小怪兽

第二百三十三章 小怪兽

    老唐推门走进宿舍。


    “怎么样师弟?考试顺利吗?”芬格尔从床上坐起来,对着进门的老唐问道。


    “补考,”老唐叹气,“师兄你之前说得考试答案呢?我现在买还来得及吗?”


    “当然来得及,师兄我在学校里混了八年,学校试题一共就八套,我已经全摸透了,”芬格尔搓搓手指,“不过补考一般不会用原本的考卷,所以保险起见,师弟你得把八套全买了。”


    “开价吧。”老唐咬牙切齿。


    “一般来讲呢,一套试卷的答案,我准备收师弟你一周的夜宵,八套试卷就是八周,但是之前毕竟吃了你一些宵夜,作为道歉呢,师兄给你打个折,六周夜宵,八套答案我全包了,怎么样?”


    芬格尔的表情像是跟勇者推销银鳞胸甲的地精商人。


    “好,成交!”老唐点头。


    “对了师弟,你为什么会补考啊?你考试的时候也从考场窗户跳下去了?”芬格尔好奇道。


    “没,”老唐摇头,“我睡着了。”


    芬格尔竖起大拇指。


    ……


    “喂,周兄,斩龙台你收到了吧?”


    别墅,卧室里,路明非正在给周敏皓打电话。


    在长江岸边和学院的人汇合之后,路明非就联系了周敏皓,安排卡塞尔学院的人把斩龙台送到周敏皓指定的地方。


    路明非虽然没有拔出斩龙台,但是毕竟亲身佩戴过,对这柄剑的品级也有一个大致的概念——差不多等于酒德麻衣那两把武器之合。可能还要更强一点。


    虽然剑也算珍贵,但是路明非并没有把它昧下来的想法——周敏皓这个人够义气,他自然不能做小人。


    而且这次下青铜城,他的收获已经非常丰厚了。


    在从周敏皓那里得到肯定答复之后,路明非又和他闲聊了两句,约定以后有机会两个人聚一聚,周敏皓说还会带上一位长辈。


    挂断电话,路明非打开qq,发现因为青铜城里没信号,qq已经掉线了,而他从青铜城里出来之后一直在忙,也没有时间打开看看qq,现在才知道自己掉线了,难怪一直没有消息提示。


    重新登上qq,路明非看到一连串的未读消息,有苏晓樯发的日常甜蜜,有夏弥和源稚生发的游戏邀请和留言,还有女娲发的消息。


    【喂!路明非!你在不在?上线了看到消息记得回我。】


    “奇怪,她没头没脑地找我干什么?发消息怎么也不说清楚什么事啊?”


    路明非愣了一下,给女娲回过去消息。


    【上线了,怎么了?】


    【没事了,小路子你跪安吧。】女娲秒回。


    指尖敲出这条消息,点击发送,女娲嘴角微微翘起——周敏皓早就已经告诉她路明非没事了。


    【你有病吧?】或许是因为混熟了,路明非对女娲说话也越来越不客气。


    【关心一下你嘛,狗咬吕洞宾。】女娲反唇相讥。


    【要说吕洞宾那也应该是我,你最多也就是个铁拐李。】路明非嗤笑。


    女娲发过来一张照片,照片里的少女明眸皓齿,素衣白裳,站在一株枝叶繁茂的梧桐树下,手腕上着一枚精致的银质铃铛,微风吹起她的衣袂。


    【你见过这样的铁拐李?老娘是何仙姑!】女娲紧跟着照片发过来一条消息。


    【你看过《东游记》吗?你要是何仙姑,那我这个吕洞宾不如自杀来得痛快。】路明非敲打键盘。


    在《东游记》里,吕洞宾的前世是东华上仙,为了千年情劫下凡转世,成为吕洞宾。为了度化吕洞宾,何仙姑在黄粱一梦里化身为何素女跟他成亲,梦里两人做了20年夫妻,还生下一个女儿。


    【呸!我的年纪都够当你奶奶了!】女娲发过来一张不屑的表情。


    【你还有没有正事?没有的话我就去打游戏了。】路明非不准备再和女娲斗嘴。


    【去吧去吧,我还有正事要办,就不用你伺候了,退下吧。】


    退出了和女娲的聊天界面,路明非发现有人加他qq。


    点开好友申请,申请的人昵称是“小怪兽”,头像是一只在浴室里拍的黄色橡皮鸭,验证消息是一个名字——上杉绘梨衣。


    “绘梨衣?”


    路明非一愣,打开游戏群,里面果然多出来了一个新成员,昵称“小怪兽”,头像橡皮鸭。


    接受“小怪兽”的好友申请,路明非本来想发条消息,却发现她的头像是灰色,想要去问源稚生,接过源稚生的头像也是灰色,只能暂时作罢。


    ……


    别墅里,零的卧室中。


    苏晓樯拉着零的手坐在床边:“零你就先住在这里吧,至少先把膝盖上的伤养好,我会照护你的。”


    “嗯。”零点头。


    “不用紧张或者拘谨,我男朋友白天一般都会泡在装备部的基地里,不会出现在你的视线了,白天的时候这里应该只有咱们两个……嗯,还有啸天。”苏晓樯道。


    “啸天?”零轻声重复这个名字。


    “是我男朋友养得宠物狗,”苏晓樯解释道,“很聪明能干,扔垃圾、拖地和开窗户之类的事情它都可以做。”苏晓樯理所当然地解释道、


    零漂亮的冰蓝眸子里闪过一丝疑惑——这些,是狗应该做的事情吗?


    “对了,你才刚到,还没有吃午饭吧,想吃什么?我让我男朋友去给你做。”苏晓樯微笑道,“他的手艺比我还要好一点。”


    “都可以。”零道。


    “这样的话……我让他给你炖些骨头汤吧,”苏晓樯提议,“你现在的身体状态,多喝些有营养的能加速恢复。”


    “晓樯要不还是你来吧,”路明非不知何时站在卧室门口,“我下午有点事,恺撒兄找我去一趟学生会总部,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我说。”


    “好吧,那我来,你晚上想吃什么?我一并做了,这里的厨房还蛮大的。”苏晓樯问道。


    “我晚上就不回来吃饭了,晓樯你也别做晚上的饭了,晚上学生会在诺顿馆办迎新舞会,咱俩去蹭饭吧,舞会上的东西都是从食堂里定制的精品菜肴。”路明非兴奋道。


    也不知道他是为宴会餐是从食堂定制的精品而高兴,还是单纯为能蹭饭感到高兴。


    “你去吧,我就不去了,晚上要有人留下来照顾零,”苏晓樯摇头,“食堂里的菜不太适合病人,我留下给她做晚餐。”


    “不必,”零坐在床沿摇头,“我晚上会作为小提琴手出席学生会的舞会,所以无需准备我的晚餐。”


    “咦?零你是学生会的小提琴手?你什么时候加入的学生会?”苏晓樯一愣。


    “刚入学的时候,我在去宿舍的路上,有一个师姐来邀请我加入学生会,我同意了,”零解释道,“她问我有什么特长爱好,然后把我安排进了器乐团,担任小提琴手。”


    “这也太随便了,她就没听你奏上两曲再做决定吗?”路明非问道。


    “没有。”零摇头。


    “那拉你入会的师姐是不是一头红发?”路明非摩梭着下巴问道。


    “是。”零点头。


    “欸?你怎么知道?”苏晓樯疑惑地看着路明非,眼底有危险的光。


    “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我搜遍了记忆里认识的有关学生会的人,最有可能做出这种事的就是她了,”路明非道,“她是学生会长恺撒的女朋友,学校里出了名的疯婆子,嗯……在一群神经病里被公认的疯婆子。”


    “那得多可怕啊,她是来自阿卡姆吗?”苏晓樯吐吐舌头。


    “也没那么夸张,”路明非摇头,“如果她肯给恺撒面子的话,今天的晚会她应该会出席,到时候你就能见见她了。”


    “应该?她男朋友办学生会的迎新晚会,她只是有可能会出席?这路子也太野了点。”苏晓樯咋舌。


    “还有更野的呢。”路明非笑得高深莫测。


    “什么?”苏晓樯问道。


    “这次晚会,迎新只是次要目的,”路明非微微一笑,“主要目的其实是恺撒要给自己的女朋友庆祝生日,不过女主角不一定会出席自己的生日宴会。”


    苏晓樯:……


    ……


    下午,老唐宿舍楼下门口,一辆火红的敞篷跑车以近似于漂移的动作横向刹车停住。


    驾驶座上的短发女孩起身推开车门,穿着校服,校服上是学生会的徽章。


    “哇哦!师弟你快来看!下面是学生会体育部部长!她怎么来这了?”


    芬格尔趴在窗边,满脸八卦地看着楼下:“难道……是来找男朋友的?”


    “男朋友?她有男朋友?”老唐走到窗边,低下头看了一眼来接他的竹雅,心说不知道是哪位倒霉的英雄好汉降了这个妖孽。


    “根据我目前所掌握的消息——”芬格尔拖长声音,“没有。”


    “那你说个毛!”老唐翻白眼。


    “万一就是这次有了呢?我们要发扬不错过任何一个搜集信息的机会的狗仔精神啊!”芬格尔捏紧拳头,热血沸腾。


    “不……说实话我不觉得这是什么应该自豪的事情……”老唐吐槽。


    “师弟这你就不明白了,我们虽然是狗仔,但我们不是一般的狗仔,我们是任何信息都不会放过超级情报人员,我们的狗仔精神不仅用在偷拍和花边八卦上,而是包括这个学校里所有的人,所有的事,所有的信息!我们是能令fbi侧目的超级情报组织!”芬格尔拍着胸脯做着热血沸腾的演讲。


    “我们?组织?”老唐抓住了重点。


    芬格尔羞涩一笑:“鄙人不才,正是学生会新闻部的部长。”


    “靠!学生会收入没有标准的吗?”老唐脱口而出。


    “师弟我觉得你在侮辱我,我能成为部长完全是靠着我在学校内无人能及的情报能力以及我坚不可摧的脸皮!”芬格尔自豪道。


    “算了,师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正好我也加入了学生会,虽然不是一个部门,但是你大小也是个部长,总能罩着我一点……师兄你这是什么表情?”


    老唐话说到一半,看到芬格尔脸上的自豪转为尴尬。


    “咳咳,师弟,师兄给你个忠告,咱们做人呢,应该低调,你到了学生会,不要随便提师兄的名字,这样太招摇了,而招摇的人,通常是走不远的……”芬格尔语重心长。


    “说吧师兄,你在学生会里的得罪了多少人?”老唐虚着眼,开门见山地问道。


    “咳咳……也不是很多。”


    芬格尔伸出四根手指。


    “就四个?”老唐问道。


    芬格尔摇头。


    “我就说师兄你不可能只得罪几个人,你不会得罪了四十个吧?”老唐捂脸。


    芬格尔再次摇头。


    “嗯?总不能是四百个吧?学生会有没有这么多人都不好说吧?”老唐不解。


    “是……四个年级。”芬格尔解释道。


    老唐:……


    师兄啊,你究竟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再次深切地感受到芬格尔的离谱,老唐拎起早就收拾好的背包。向着宿舍门外走去。


    银河之壶就在书包里,只有他能看到的银发少女跟他身后半步。


    “哎!师弟你干嘛去?”芬格尔疑惑道。


    “有人来接我了。”老唐拎着包推开门走出去。


    “有人……来接?”芬格尔愣了一下,低头看了看窗外宿舍楼门口的火红跑车,还有站在跑车旁边的英气短发美女。


    “嗷呜——原来体育部部长的地下男友就是老唐你!”


    芬格尔发出半个楼层都能听到的高亢嚎叫。


    刚刚走出卧室的老唐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在地上,他身旁的小银猛地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眼神中杀气凛然。


    老唐:……


    好了,现在我知道师兄你是怎么跟四个年级结仇的了。


    ……


    “我来了,”老唐走出宿舍楼门,向着竹雅走去,“学姐咱们去哪拜码头?”


    “当然是带你去见见学生会的会长……嗯,就是传闻中和狮心会会长一起被你打包放倒的男人。”竹雅打开跑车副驾驶的门。


    “那只是谣传而已。”老唐坐上副驾驶,试图解释。


    “谣传?虽然会长拒绝透露他是怎么被你干掉的,但是他并不否认自己和楚子航败在你手里的事实,像他那么骄傲的人既然正面承认了,那就代表你实实在在地击败了他,这可不是谣传。”竹雅坐在驾驶座上摇头。


    “对了,咱们不是直接去找会长,我得先带着你去接一个人,”竹雅打响引擎,“会长让我接你和他一起去诺顿馆……嗯,准确地说是接他去,准便接你去。”


    “诺顿馆?!”


    老唐心跳一滞,心说我勒个擦,不会这么巧的事情吧?诺顿馆是个什么玩意?它和诺顿有什么关系?!


    ……


    路明非站在自家别墅的大门前,远远地看到一辆火红的跑车缓缓向着这边开过来——别墅区里几乎都是终身教授和资深教授,或者学校里其他一些地位尊崇的教职工,就算是平日里无法无天的混血种学生,在这里也要老老实实、安安静静。


    也许他们不怕被教授们扣绩点惩罚,但是卡塞尔学院里的教授们大多能文能武,在这里嚣张万一被教授们顶着脑门送上一颗弗利加子弹或者被按在地上打一顿那实在不是什么好体验。


    凭借着极为优秀的视力,路明非老远就看到了坐在副驾驶上的老唐。


    伴随着跑车越来越近,老唐进入路明非的感知范围,路明非脸色微微一变。


    卧槽!这个气息……老唐!你咋了老唐?!


    路明非部分心神沉入天书,随时准备将收纳在其中的七宗罪取出来。


    ps:期末考试结束了,终于要放假了,作者菌时间也充足了不少,明天发个感言,把之前那件事的后续给大家讲一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他把世界玩坏了 仙箓 影视穿越从四合院开始 穿越八年才出道 在超自然的世界里低调成神 妻子是一周目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