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退下,让朕来 > 178:孝城乱(十八)【求月票】

178:孝城乱(十八)【求月票】

    不同于以往歌舞升平、纸醉金迷的孝城,现在的孝城似乎有了几分乱世模样,家家户户紧闭,整座城池仅有可怜的几点灯火。


    整座城池静悄悄,唯余零星虫鸣和甲胄关节碰撞的金属声。共叔武跟在褚曜身后,二人径直往屠夫家赶去。原先繁华的夜市不见人影,摊位东倒西歪地散落路边,一派凄凉。


    饶是冷硬如共叔武也忍不住感慨。


    这就是战争啊。


    哪怕敌人还未真正打进来。


    不过,安静不意味着这座城池就“死”了,看不见的阴暗角落时刻都有肮脏事情发生,例如抢劫、例如杀人。通往屠夫家的小巷就倒着两具死不瞑目的尸体,体温未完全散去。


    共叔武踩过由两具尸体鲜血汇聚而成的血洼,在泥泞发臭的路上留下一道道血脚印。


    他道:“唉,来得迟了。”


    若能早些就好了。


    或许地上这一老一少能捡回小命。


    褚曜神情波澜不惊,面无表情地吐出一句话:“来得再早也没用,早点见阎王也是好事。”


    这俩应该是附近以乞讨为生的乞丐爷孙。叛军没来的时候,他们尚且饿得骨瘦如柴,而叛军攻城的大背景下,普通百姓自个儿都朝不保夕,更遑论匀出善心救济他们。


    多活一天,不过是多受一天的罪。


    共叔武闻言轻叹,内心是赞同的。


    剩下的一段路谁都没有说话。


    褚曜很熟悉屠夫家的路,刚接近便有种不妙的感觉。作为附近百姓中的“富裕人家”,屠夫的家比街坊邻里修得都整齐干净,他的妻子和父母都是勤快爱干净的人。门前从不会堆积垃圾秽物,谁往他家门前泼点脏水都要被指着鼻子臭骂半天。


    此时此刻,门前却堆着一堆赃物。


    往日隔三差五要洗一洗的木门被某种利器劈裂成两半,褚曜伸手一推,木门残骸哐当散落在地。一串早已干涸的血迹顺着大门延伸向屋室,院子晾晒衣物的麻绳断了一头。


    此情此景,褚曜心下咯噔。


    步伐由小走改为疾行。


    共叔武也急忙跟上。


    二人内心闪过同一个念头——


    出事了!


    屠夫家一共有四间屋子。


    不大,不一会儿就能搜一遍。除了被翻得乱七八糟的家具,不剩多少东西,也无活人。倘若没有屋外那一串血,他们还能宽慰自己,屠夫一家是收到消息急忙收拾行囊逃难。


    但——


    共叔武看着褚曜的背影,张了张口,似乎想说点什么宽慰的话,只是话到了嘴边还是被他咽了回去。现在说什么都没用。


    一次性失去两个学生,哪怕相处时间还不长,作为师长的褚曜心里如何好受得了?


    气氛几乎凝固,让人喘不过气。


    “唉,节哀吧……”共叔武道。


    褚曜:“节什么哀?”


    若真遭了不测,杀人的人还会好心给屠夫一家收尸?那一滩血也有可能是动物的……


    总而言之——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褚曜藏在袖中的手微微紧攥成拳,一阵子没修剪的指甲长出来不少,在手心留下月牙印记。说是这么说,但不祥预感却越发浓重。他道:“尽量在叛军攻入进来前找到人……”


    若是叛军打了进来,届时兵荒马乱再想找到几个人,无异于是大海捞针,希望渺茫。


    共叔武道:“那去附近几家看看。”


    或许能打听到什么消息。


    不管是逃难了,还是遇害了,总能打听到什么。褚曜正欲点头,二人耳尖听到一声极其小声的动静——沙沙沙,沙沙沙,像是用指甲抓挠木门。他们对视一眼,寻着声找过去。


    动静是从柴房发出来的。


    共叔武刚才翻找过,没发现。


    他们搬开堆砌起来的杂物,终于在杂物夹缝中找到声源,一只脏乎乎的,团成一团的东西,黑夜中双眼发出诡异的光芒。


    凑近一看,原来是一只猫儿。


    褚曜一眼认出它。


    “素商!”他压低声音。


    许是听到了熟悉的名字,那只猫儿微弱地喵呜一声,乖顺地任由褚曜将它抱出来。这只小猫就是素商,祈善担心劫税银会有变故,留在匪寨不放心,带在身边怕误事……


    凑巧,林风还挺喜欢它。


    于是让林风暂时代替他照顾素商。


    素商一到了褚曜手上,便迫不及待舔舐他的手指、掌心,口中发出委屈又虚弱的喵呜声。


    褚曜:“……”


    饶是他不怎么喜欢猫这种养不熟的小家伙,但还是被素商的叫声喊得心软,给它倒了点儿水,又将干粮泡软了递给它吃。


    共叔武也认出这是祈善养的宝贝猫儿,道:“找到这个小家伙也是个好兆头……”


    褚曜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


    不过,好消息就这么一个。


    他们发现附近邻居也跟屠夫家一个情况,有些屋内有血迹,有些干干净净,有些还有扭打的打斗痕迹,想打听也无从打听。


    又将搜找范围扩大一圈。只在小巷找到两个作奸犯科的混混,这俩混混的地盘在孝城另一头,不清楚附近的情况。


    见问不出什么,褚曜冲共叔武使了个眼色。


    只听一声短促的呜咽声,尸体脖子以扭曲的角度,软倒在地,没了丁点儿声息。


    “这可如何是好……”


    正一筹莫展,共叔武发现城门方向的天空不知何时多了一点橘红,不过一会儿的功夫,橘红慢慢扩大、晕染开来,愈来愈盛。


    隐约的,还有杀喊声传来。


    共叔武心下咯噔:“城外叛军又攻城了?”


    褚曜摇了摇头:“不太像……”


    如果是叛军攻城,杀喊声应该会更清晰一些,橘红火光燃起的位置也不对,倒像是——倒像是叛军大营的位置出了事儿!


    正如褚曜判断的那样,孝城城墙没事儿。


    不过,也的确跟他们有点关系。


    准确来说,是跟沈棠关系。


    他们解决完了晏城,本想第一时间跟褚曜他们汇合,偏偏路上碰到了一点儿意外。


    二人看到一伙叛军押送一批粮草经过。


    原先是准备避开的,只是——


    架不住敌人非要热情送人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他把世界玩坏了 仙箓 影视穿越从四合院开始 穿越八年才出道 在超自然的世界里低调成神 妻子是一周目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