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退下,让朕来 > 175:孝城乱(十五)【求月票】

175:孝城乱(十五)【求月票】

    “自此以后,我便成了他。”眨眼,祈善已经收敛多余的感情,神情平静地说了这话,“祈元良……这个名字,至少得留下点什么。他代我留在‘书山’,我替他活在人间。”


    于是他冒充了“祈善”的身份。


    哪怕他知道自己这一行为一旦被发现,轻则驱逐辛国,重则承受极刑且身败名裂,但他依然选择这么做——他只是想“祈元良”活得久一些,想人世间牢牢记得这个名字。


    谁也不知道他内心当时的不甘,离开“书山”的时候,祈善离死其实也没多远,完全是靠着本能和执念做出的这个选择。


    也不知怎么回事,已经拥有“弑主”文士之道的他,出现第二个极其特殊的文士之道——


    【妙手丹青】


    也就是沈棠所知的伪装。


    “第二个?你有两个?”


    沈棠虽有诧异却并不意外。


    祈善那手高超的伪装能力,绝非寻常言灵能达到的,只是没想到他居然有两个文士之道。


    果然,除了她,其他人都在开挂!


    沈棠倏忽想起某个细节。


    “我记得先前无晦说过,文士之道不只是一种特殊能力,也是文士叩问自己的本心……”


    是内心本质的具象化。


    这,不正是执念吗?


    若从这个角度诠释是正确的,那么,那时的祈善该有多深的执念才能突破正常约束?


    祈善淡声道:“那些都已经过去了。”


    轻飘飘揭过那时的绝望和无助。


    “它帮了我大忙。倘若不是半道杀出个“克星”,我或许真能瞒天过海。哪怕我最后只是入仕当个小小官吏,哪怕我能力有限,但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在九泉之下亦能欣慰……”


    真正的“祈善”从不是眼高手低的人,他身上既有少年人的热血,也有许多成人都没有的稳重踏实。在他看来,“爱”不分大小。


    达则兼济天下,穷——也要尽己所能。


    “什么‘能力有限’?在我看来,你可厉害了。”没点儿真本事怎么胜任“引导npc”一职呢,沈棠敏锐注意到一个词,“克星?”


    祈不善这种人也会有克星?


    她还以为祈善某种程度上已经无敌了。


    祈善脸色有点臭:“嗯。”


    沈棠兴致勃勃:“谁?何方神圣?”


    若有机会,一定要登门拜访取取经。


    祈善撇撇嘴,看穿沈棠脸上的真实情绪,轻描淡写般说:“他?你怕是没机会见到了。”


    那人如今是死是活还难说呢。


    沈棠:“人已经没了?”


    祈善道:“不知,但多半不好。”


    有极大几率应该没了。


    沈棠:“他克你……你不是很危险?”


    祈善点头。


    岂止是危险,跟九死一生差不多了。


    而这场危机的源头,在他自己。


    “山海圣地”现世近两百年,曾有幸进入其中的人,不说百万之巨,七八十万还是有的。而不幸命丧其中的,大陆各国凑起来还不知有无满百……某种意义上的“万里挑一”。


    外界只知有个倒霉蛋死在“书山”。


    死的人只是个出身微寒的士子,并未引起多少关注,甚至还没他跟晏城当街打架闹得大。


    也是这场架,成为之后发生一切的导火索。


    进入“山海圣地”只是一试。


    一试成绩与士子从“山海圣地”所学所得的言灵典籍挂钩。祈善动弹不得地卧床修养整整七日,直到一试放榜那日才勉强能爬起来。张挂榜文的街上,他见晏城高挂前十甲。


    还被不少人围着恭喜,春风满面,意气风发,眼底眉梢都写着“前程似锦”几个大字。


    那一瞬,祈善内心的恨意,浓烈如火山爆发时迸溅而出的岩浆,顷刻吞没所有理智。


    这人怎么还有脸活着!


    为什么该死的人不死,不该死的人却惨死?


    他双目猩红嗜血:【晏城,把命赔来!】


    两人在街上大打出手。


    祈善突然发难。


    晏城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打了一拳。


    虽说文心文士不如武胆武者那般有蛮力,也不能一拳下去将人打得脑浆晃荡、眼耳口鼻齐流血,但猛不丁被打中要害,晏城也痛得发出一声哀叫,重摔在地。


    附近参考的士子被这一幕吓了一跳,纷纷下场拉架,一波人拦着发了疯的祈善,一波人扶起鼻血横流的晏城,百姓看到动静围观凑热闹。


    众人心中几乎要半头呐喊。


    这俩打生打死无所谓,别牵连他们啊!


    晏城忍下恶心感,抬手抹去脸上血污。


    【无事无事。】


    他比谁都清楚祈善为何发难,或许是做贼心虚,或许是善于经营人前形象,故作大度地摆手,善解人意宛若一朵青春洁白的莲花。


    【元良许是遭受太大打击,发了癔症……大家伙儿散了吧,闹大了不好,啊——】


    祈善猛地挣脱四五个文士,扑向刚站定的晏城,将人压在地上,上拳头照脸打!


    【你疯了吧,祈善!真当我不敢打你?】


    晏城心里那点愧疚被哐哐几拳头打散,直接还手。其他文士上前劝架,嗓子喊哑了也劝不住,混乱之中又挨了拳头,暴脾气上来,秉持着“拉不住就加入”的原则,也加入混战。


    张挂榜文的长街,一伙文士混战干架。


    听到消息前的辛国考官们——


    老夫经历大风大浪,什么场景没经历?


    听到消息后的辛国考官们——


    这个真没有!


    查!


    一定要彻查!


    作为混架的始作俑者,祈善被提审。


    一问,他交代是晏城在“书山”残害同年“谭曲”,他与谭曲情同兄弟,誓死要为手足报仇!


    众人没想到此事居然还涉及人命,当即也不敢松懈,又提审晏城,晏城断然否决!


    二者僵持不下!


    这事儿有点难办。


    祈善祖上清贵,连出数名名士。虽然上代落寞了,他的文心品阶也不高,可他人缘极佳,连参与混战的几名文士也为其辩解求情。


    而晏城虽出身普通,但此次“书山”表现极佳,打群架一事不给交代,恐考生不服气。


    左右为难,最后惊动朝中一位大人物。


    此人也就是祈善的克星。


    论关系,还是他的座主呢。


    此人一个照面便看穿了祈善的伪装,也是第一个知道此祈善已非彼祈善的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他把世界玩坏了 仙箓 影视穿越从四合院开始 穿越八年才出道 在超自然的世界里低调成神 妻子是一周目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