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退下,让朕来 > 174:孝城乱(十四)【求月票】

174:孝城乱(十四)【求月票】

    郡守被踩死之后,祈善沉默了很久。


    沈棠蹲在溪边洗脚洗鞋。


    听着匆匆溪水声,她倏地打破沉默:“元良啊,你那位朋友,是个怎样的人?”


    祈善道:“很好的人,心软耳根软,因为时常帮助别人而导致自己生活窘迫……这世上少有能比他还好的人了,奈何好人命短……”


    恍惚间,似乎少年的声音还在耳畔回响,声调温柔含笑,清朗干脆,不同于“书山”秘地,数日绝粮绝食绝水后的沙哑无力。


    【世上有善有恶,但终究是善多于恶。倘若因为那点恶人而对受苦善人冷眼旁观,我们与恶人何异?襄助他人只为无愧于心,而非图他人如何感恩。一噎之故,绝谷不食。】


    【阿曲,你这想法不可取。】


    正常人哪有他这么傻的?几次被白眼狼反咬一口还不记教训,碰到了晏城,命都丢了。


    他没有用天花乱坠的词汇描述那位挚友如何好,记忆中的友人也只是个面色稚嫩的少年人,只比身边的沈小郎君大了四岁。但在他的记忆中,如兄如父、如师如友……


    是他一生的恩人。


    祈善看着溪水长叹一声。


    “因为他这个毛病,我少时经常劝解他不要管那么多事情,千叮咛万嘱咐,不要轻信他人!也不要碰到个看着可怜的人就伸手搭救……鬼知道救的是人还是披着人皮的鬼!可他不听,一次都没有。”不仅不听,还会用年长两个月压制他,祈善每次都黑脸。


    类似的话他没少说,每回都是嘴上答应得好好的,扭头该干嘛干嘛,若有人上门求助,更不知拒绝二字怎么写。家里穷得只剩一屋子的书,米缸干净得连老鼠都不屑光顾。


    其实祈善也没资格这么劝。


    毕竟,他自己也是被搭救的一员。


    论出身,这位挚友并不差,只是家里穷而已。只要他想,祖上的清贵名声和母族帮衬,可以让他获得常人无法想象的财富。但他宁愿维持现状,穷到需要匿名写市井话本。


    沈棠:“市井话本?啥内容?”


    祈善默了默。


    emmm——


    十本有七本是不可说的。


    祈善换了个文雅说辞:“启蒙的……”


    沈棠:“启蒙?”


    祈善嘴角抽了抽:“闺房……启蒙……”


    挚友负责提供素材灵感和内容,祈善画功强,负责绘画兜售,他们联手——有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有场景动作,劲爆刺激。


    那些天马行空的场景和想象,瑰丽的描述与景色,为那些明面上清高正经、背地里也蠢蠢欲动的世家子弟和名士,提供无数想象空间。这活儿,一度成为家中一大进项。


    也让祈善不能直视自家挚友……


    一个从未涉足烟花之地的少年,是怎么凭想象搞出这么多花样,一问,人家说“书中自有颜如玉”……颜如玉会教这些东西???


    沈棠:“……”


    好家伙,这白皮黑眼、唇红齿白的少年文士,脑子里不仅装满了知识,还装满了“知识”。


    仅凭祈善简单描述,一个心地善良柔软、性格固执单纯,还会不少奇奇怪怪技能的少年在心中逐渐浮现。那的确是个很有趣的人,也正是如此,才会令人遗憾。


    “有一点——晏城或许没说错。”


    祈善倏地开口。


    “什么?”


    “真论卑鄙,我跟他无异。”祈善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问,“你知道我怎么活下来的吗?”


    沈棠:“……”


    感情上并不想知道,这是祈善的伤口,揭开一次必是血淋淋的痛。理智却告诉她,知道比不知道好。伤口蒙着只会溃烂入骨。


    沈棠轻声问:“怎么活下来的?”


    也许是大仇得报,祈善难得生出一股倾诉的冲动,自虐一般逼迫自己回想。


    “那个秘地藏着以岩石搭建而成的军阵。周遭有八门八阵,军中为主阵,一共九个主阵,旗下又分六十四小阵。大阵套小阵,阵阵相套相合,危机四伏。一旦入阵便是九死一生……”


    大概是哪个前人曾带出去一部分残阵,落入了十乌手中,靠着歪门邪道研究出一个非常缺德的破解石阵的法子。牺牲一人换取死门的位置,另一人便能从生门出去。


    他和“祈善”都不知这点,在石阵秘地绕了好几天时间,经历无数个幻象——或滔天巨浪、或山崩地裂、或刀山火海……看似是假,但落在身上却是真,真真假假分辨不清。


    为了活下去已经筋疲力尽,还得耗尽心力研究如何破阵出逃。断粮绝水,哪怕是在天地之气充裕的“山海圣地”,两个也熬不了多久,直至饥饿、饥渴到极点,产生海市蜃楼般的幻象,引导他们自相残杀。


    祈善道:“死的人……本该是我……因为他的文士之道,受到的石阵比我小得多……”


    友人比他先一步清醒。


    即便祈善在那时候死了也无知无觉。


    “我宁愿他以我尸体为餐,啃肉饮血……”


    但他却活了下来。


    他虚弱醒来的时候,口中满是铁腥味,嘴角残留的血已经干涸,周遭幻象变成吹着暴风雪的雪山巅峰。友人的衣裳全都盖在他身上,他被人抱在怀中,用微弱的体温捂着。


    只剩一封用冻僵手指,哆哆嗦嗦写下的简短遗书。祈善攥紧了搁在膝盖上的手:“说是遗书,其实就是半句话……但我知道他想说什么。”


    二人曾结伴游历。


    有一回遇险,少年年纪虽小,但骨子里的固执执拗却令很多人汗颜,他近乎斩钉截铁地道:【没有阿兄会让弟弟死在跟前的,便是要死,也该是为兄给你去黄泉探路!不然如何为兄!】


    沈棠不知该如何宽慰祈善。


    “那后来,你怎么破阵出来的?”


    祈善表情麻木:“没破阵……”


    “没有?”


    那怎么活下来?


    那个石阵危机四伏,两个人的时候尚且被折磨这么惨,更别说只剩一个体力耗尽、出气多进气少的祈善。祈善苦笑:“因为六七个时辰后,肆虐的风雪结束,‘书山’就关了!”


    他是靠着这个才捡回一条命。


    他在等死的时候,眼睁睁感受他此生唯一的、不是兄弟却胜似亲兄弟的挚友,尸体从还有余温到彻底僵硬冰冷如冰雕……被永远留在了“书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他把世界玩坏了 仙箓 影视穿越从四合院开始 穿越八年才出道 在超自然的世界里低调成神 妻子是一周目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