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退下,让朕来 > 158:行动(十六)【求月票】

158:行动(十六)【求月票】

    杨都尉身在半空就调整好重心。只是壮汉那一脚力道强横得惊人,不止让杨都尉气息翻涌,双足还在地上留下两道长痕,足足倒退丈余才彻底稳住身形。


    刚站定,来敌不给丝毫喘息之机又杀到。


    杨都尉气结,持刀奋起杀了回去。


    兵器交锋,铮铮作响。


    翟乐为何没杀过去帮忙?


    根源出在那柄剑。


    以文武之气凝化兵器不是啥新鲜事儿,但那种风格的细长窄剑他只在一人身上看过——那就是他好一阵子没见过的沈兄。


    翟乐:“……”


    一时间,他的内心有千言万语。


    就在不久之前,顶多几个时辰前,他还心心念念沈兄以及沈兄文气化作的各色美酒。


    路过山道想起梁山众好汉“贩枣卖酒”,他便应景地响起沈兄,还笑道——若让沈兄去“智取生辰纲”,言灵一出,沈兄都不用自费腰包买酒买枣,不比梁山好汉还要赚?


    他还暗下遗憾,没正式跟沈兄道别。


    如今世道,未来天南地北,恐无再逢之期。谁知道、谁知道沈兄这么不禁念叨!!!


    他们不仅再逢了,还是以这种形式……


    凭着那柄特殊的长剑,翟乐有九成把握这名杀气腾腾的壮汉就是他认识的那位沈兄。至于为何模样大变……嘿嘿,莫要忘了,沈兄身边可是有一位伪装无双的祈元良文士!


    如此说来的话——


    刚刚出手的那名九等五大夫根本不是什么陌生人,应该就是共叔武,两名文心文士呢?


    其中一人必是祈元良先生。


    另一人又是谁?


    翟乐脑洞再大也没往褚曜身上想。


    毕竟褚曜武胆被废,落魄多年是公认的事实,哪怕使了特殊手段恢复,时间上也来不及。


    正想着,一道危险气息杀到。


    定睛一看,竟是一名身穿黑色狰狞铠甲的魁伟武者,武者手中化出一柄长刀,只取他面门而来。此人杀气腾腾,若不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应对,有可能被对方斩于马下!


    危机感让翟乐不敢掉以轻心——即便他知道眼前这名仅露出半张方正下颌,气势逼人的武者是熟人——可是,呵呵,战场之上只有敌人,熟人就会手下留情不杀你吗?


    抱着这种天真幻想的人根本活不下来。


    翟乐虽年少,但经验不少,心智心性都相当成熟。莫说眼前敌人只是有过几面之缘,勉强只能算熟人的共叔武,即便是血肉至亲,也要全力以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铮铮数声。


    兵器正面交锋数次。


    九等五大夫对七等公大夫,仅仅两等的差距便是极难跨越的沟壑。共叔武明显还有余力,但翟乐每一下都要尽全力。虎口发麻,手掌发红,胸口发闷,心下暗暗叫苦。


    武胆武者其实也有派别之分,翟乐本就不是擅长力量的武胆武者,他更倾向于速度和技巧,论持久也有所不及。仗着天赋经验和技巧,若是同等实力的对手,他赢面居高。


    但在绝对力量面前,再多花哨的技巧都是没用的,天赋这玩意儿也不能折现啊,经验就更扯淡了——眼前的共叔武论经验胜两个他。一时间被压着打,勉强保持不败而已。


    他处境不好,翟欢怕是最着急的。


    没有一丝丝迟疑:“三心二意。”


    整个队伍除了他还有一名文职属官也是文心文士,不过那名文士实力不济,反应也慢,估计也没处理过这种突如其来的大场面,又被暗中的祈善和褚曜轮流着戏干扰。


    因此,此人光是指挥调动普通士兵都手忙脚乱了,更别说分出多余心力照看翟乐这边。


    自家堂弟自己心疼啊。


    哪怕他知道文心文士一旦用了诸如“三心二意”这样的分神多控言灵,文气消耗速度会翻倍增加,也没有旁的选择。仅一个呼吸功夫,脚下涌上两团如粘稠流水一般的文气。


    一团为黑,一团为白。


    三人三心归属三方。


    一方以文心言灵策应翟乐,一方辅佐杨都尉,剩下一方指挥罩着翟乐武铠的三百五十名兵卒。因为营地不大,千余人根本摆不开阵势。基本都是用武器正面近距离交战。


    不对——


    翟欢很快发现敌方数量不太对劲。


    好似要印证他的猜测,漆黑密林间时不时射出几十箭矢,连瞄准都没有那种。战场就这么大,己方除了武气兵卒就只有沈棠和共叔武,剩下的全都是敌人,还需要瞄准?


    每一支箭矢撞上文气穹顶,都会激起阵阵涟漪波纹,之后与文气相抵,消弭无形。


    看似徒劳,但细心观察便会发现一轮箭矢过后,下一轮箭矢引起的涟漪会比上一轮大,文气穹顶从原先的纹丝不动,逐渐有些晃动弧度。第九轮之后,穹顶出现一丝丝裂纹。


    第十轮——


    所有箭矢都盯准了那一道裂纹。


    咔嚓!


    一声极其清脆的声音传入所有人耳中,头顶那面笼罩整个临时营地的文气穹顶,应声碎裂。文气碎片在半空消弭飘散,剩下的箭矢再无阻挡!


    大部分箭矢都被兵卒中的二等上造或者末流公士击落,但也有一部分狠狠洞穿普通兵卒。那些有武铠护身的兵卒一时并无危险,但那些什么都没有的士兵可就惨了,惨叫过后再也起不来。


    随着双方交锋,杀喊声不降反升。


    每一刻都有兵卒被砍重要害,或脖颈或面门或手臂或大腿……抛下一地不知是谁的断肢残骸。不少武气兵卒被砍中致命部位或者被兵器捅穿,碎了半个身体,便无声消散。


    杨都尉余光看到这一幕气得目眦欲裂。


    武气兵卒和活生生的兵卒能一样吗?


    前者阵亡了还能再凝聚召唤。


    只要武气不枯,它们就没有死亡一说。


    普通士兵却是血肉之躯,命只有一条。


    他怒不可遏,叱骂道:“小贼,纳命来!”


    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的招式和多余动作,奋起蓄力凝聚于刀身,整个人仿佛一团熊熊燃烧的金黄火焰,巨大的刀气携着无穷杀意劈向沈棠,似要将所有的恨意和杀意凝聚于此,劈开贼人胸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他把世界玩坏了 仙箓 影视穿越从四合院开始 穿越八年才出道 在超自然的世界里低调成神 妻子是一周目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