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退下,让朕来 > 151:行动(九)【求月票】

151:行动(九)【求月票】

    却说另一处。


    杨都尉看着一众犯懒的士兵又气又恼。


    因为心里窝着火,下手不免重了些,一鞭子甩得惊天响,但比鞭子声更响的是那名小兵的惨叫。凄厉刺耳的叫声听得众人头皮微麻,撇过头不敢去看那名面色煞白,仿佛去了半条命的倒霉鬼,生出几分兔死狐悲之感。


    这里半数都是杨都尉带出来的。


    他们平日也很敬佩这位不太多话、埋头办事的上司,也知道他遇见事情脾气会变得暴躁,但万万没想到会这么暴躁。他们哪里是不想走啊?实在是没力气走不动、推不动了。


    连那名提出绕路建议的斥候也看得脖颈微凉,他此时才意识到自己提了一个馊主意。


    选择绕路,本想节省时间。


    谁料山路会泥泞成这样……


    士兵体力消耗速度不是一般大。


    最后还是翟欢看不下去这场闹剧,主动上前安抚杨都尉,给出的理由也正当——倘若士兵耗尽体力,碰上不知哪儿杀出来的敌人,他们还有御敌、自保的力气吗?


    杨都尉的脸瞬间黑了下来。


    翟欢担心的事情他何尝不知道?


    本以为绕道能加快步伐,谁知反而陷入不上不下的尴尬境地。他有心掉头回去,但这样一来只会浪费更多时间。若硬着头皮继续走下去,士兵体力明显坚持不了多久。


    真真是愁煞人也!


    “在下来孝城不久,不止一次听人提及都尉大名,人人都说您练兵有素、爱兵如子,私下仰慕多时,也知都尉是恪尽职守才会急躁,换任何一人来也无法做得比您周全。只是——赶路重要,士兵身体也重要,不能给敌人可乘之机,还请杨都尉三思。”


    翟欢惯会揣摩人心,见杨都尉眼神不似先前坚定,便趁热打铁,给他戴上几顶高帽子。


    好听的软话谁不想听呢?


    杨都尉绷着两颊的肉不张口,但脸色的确肉眼可见地阴转晴,火气小了几分。


    “也是,先生说得有道理。”


    他心里也清楚文士的嘴是骗人的鬼,恭维人的话十句有一句真就不错了,有些好话听听就好,不能当真。可翟欢这话也给了他台阶,顺势挥手下令全军休息一刻钟。


    众兵卒如蒙大赦,纷纷找了块阴凉地坐着,或喝水或吃干粮,抓紧时间补充体力。


    “苦也,这段路还不知要走多久。”


    他坐着捶打两条坚硬如石的小腿。


    “唉,谁知呢?你瞧,我这上衣能拧两斤水下来。”为凉快,士兵将上衣脱下露出个膀子。


    “少说两句,被都尉听到焉有命在?”


    此话一出,附近几个士兵心有戚戚,纷纷选择噤声。嘴巴是闭上了,但心里有没有暴躁骂娘就不得而知。所有人都耷拉着脑袋,唯独一人伸长脖子到处乱看。


    不消说,此人就是翟乐。


    翟欢给他使了几次眼色都不好使。


    这位堂弟一向皮实好动。


    “你又作甚?”


    翟乐笑道:“自然是看贩枣卖酒的何时来,酒囊酒水都喝光了,早知如此便问沈兄多打几坛,何至于现在被酒虫勾得心痒痒。”


    翟欢眼皮颤得厉害。


    教训道:“你这酒瘾越发大了……”


    还未正式加冠便朝着酒蒙子发展。


    以后如何是好?


    “嘿嘿,那不是因为一醉解千愁嘛。”


    翟乐也不是真的想喝酒,单纯觉得小说照进现实很有意思,只是他心心念念的“贩枣卖酒的梁山好汉”并未出现。一刻钟过去,士兵再不情愿也不敢赖在地上。


    杨都尉爱吃素,但他手里的鞭子不吃素。


    奈何屋漏又遭连夜雨——


    祸不单行。


    众人再度上路,仅过了一刻钟,天幕飘起绵密小雨。随着雨势增大,这段小路越发不好走,长长的队伍似一条慢慢蠕动爬行的蜗牛,好半晌才挪动一段。汗水夹杂着雨水,让杨都尉的心情直接跌穿了下限。


    车轱辘碾过水坑溅起大片黄泥巴水。


    翟乐抹了一把挂在眼睑上的雨水,也跟着感慨:“真是苦也,怕是要困在此处。”


    假想中的敌人没出来,自己先把自己搞得这般狼狈也是少见。正说着,不远处一名推车的士兵手滑,脚下没站稳,还未爬上水坑的车轱辘顺着惯性,下来碾了他的脚。


    连人带车滚进路边草丛。


    杨都尉听到动静御马过来查看情况。


    因为推车倾斜,车上装着的两大箱箱子也滚了下来,封条早被雨水打湿,滚出一锭锭白银来。杨都尉火气瞬间直冲大脑,想也不想落下两三道鞭子,打得那名士兵抱头乱滚。


    翟欢:“……”


    猜测是一回事,但猜测被证实又是另一回事,这支税银队伍居然真是真的!


    杨都尉迅速命人收拾残局。


    翟欢二人也当自己没看到这一幕。


    队伍继续上路,只是比之前更慢了。


    倏地,翟乐精神一震。


    “阿兄,阿兄,有笛声!”


    雨幕连接天地,耳边唯余雨水拍打万物的淅淅沥沥声,听多了只觉得枯燥乏味。偏生这个时候,听到了一点儿不同寻常的声音。


    清远悠扬,飘零流转。


    笛声中带着无尽的活泼与热情,再一细品,又似那传说中的山鬼引颈高歌,美妙无双。


    翟欢耳力不如他,初时并未听见。


    但随着声源逐渐靠近,天地一色的雨幕里走出人的影子,杨都尉绷紧了神经,暗暗担心是贼人来了。收下属官提着刀,拍马上前,近前了才知是一老一少并一头老牛。


    他来势汹汹,吓到了这一老一少。


    刚刚还悠扬的笛声戛然而止。


    “停下!尔等何人?”


    牛背上的牧童怕得缩脖子。


    老者也好不到哪里去,但仍壮着胆子回禀。


    原来他们是一对相依为命的爷孙,孙儿白日在附近放牛,老者看天色有异样,担心孙儿安全,特地过来给孙儿送蓑衣斗笠。雨势变化太快,加之天色将暗,于是同行归家。


    这番说词没什么问题,这对爷孙一看就知道是穷乡僻壤最普通的普通人,属官盘问了两句便道:“前方有兵爷办正事,你们速速离去,莫要挡道,无辜丢了小命。”


    老者张了张口,有苦说不出。


    这个要求属实无礼。


    他们爷孙回家的路就是这一条。


    如何“速速离去”?


    又何来挡道一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他把世界玩坏了 仙箓 影视穿越从四合院开始 穿越八年才出道 在超自然的世界里低调成神 妻子是一周目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