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退下,让朕来 > 058:有人偷我东西(下)【求月票】

058:有人偷我东西(下)【求月票】

    “窃贼”:“……”


    雁翎刀壮汉:“……”


    看着陌生的执剑少年,二人神色各异。


    前者迷惑,他已经彻底绝望,准备逼出丹府武胆所有潜能强行提升境界,背水一战。就算是死也要多拉几个垫背!万万没想到,在这个紧要关头不知从哪儿跳出个陌生少年郎。


    后者凝重,只看那道剑痕的威力便知道来人实力不容小觑,一个不慎还会阴沟翻船。


    “噗——”


    “窃贼”正欲开口却牵动伤口,喉头控制不住地痉挛,呕出了一大口污血,使得原先就污糟看不清的面孔越发狼狈。他咳嗽数声,勉强压下呕血冲动,喘息道:“这位小友,这是我们的私事,你莫要趟这一趟浑水……”


    雁翎刀壮汉冷哼狞笑一声。


    “学人路见不平?识相的,滚开!”


    沈棠仍旧木着一张脸,起初注意力被身后的“窃贼”吸引,听到雁翎刀壮汉这么说,刚刚平复的怒火蹭得一下涨得老高。愤怒之余,眼睛圆睁:“吾便知尔等小贼心怀不轨。”


    雁翎刀壮汉嫌弃沈棠前言不搭后语。


    “不知所谓,既然你一心求死,那便将性命留下来。”刀锋一挥,下令,“诛杀二人!”


    话音落下,剑锋已至眼前。


    雁翎刀壮汉心下大骇,根本没看清少年是怎么靠近的,雪亮剑锋即将贴近眼前。他大喝一声,催动武胆,气浪以周身为界向四面八方翻涌出去,同时长刀一横,刀身截向那柄剑。


    哐当!


    刀剑相击。


    赤红刀影炸开,气浪翻滚。


    雁翎刀壮汉猛地倒飞七八步才堪堪稳住身形,手中雁翎刀刀身发出细微“喀嚓”声,爬出三四条细微裂纹。他几近骇然地看着脸色木然的执剑少年,后者被数人围攻仍不慌不乱。


    “十步杀一人。”少年郎脚下一错,似踏云乘风,刀光剑影中穿梭自如,行云流水般划开阻拦者的喉咙,竟是一剑毙命!


    火舌吞吐,喷涌的鲜血比火光更炽烈!


    两息功夫,剑下多了三缕亡魂!


    少年目若点漆,红唇微抿,即使火光将冰冷的脸庞染上几分暖色,依旧令人不寒而栗。


    滴答滴答——


    剑锋上的热血顺着剑身滴落。


    不多时便泅湿泥地,留下点点红印。


    少年冷眼看着雁翎刀壮汉。


    “不想死,滚!”


    面对这番挑衅,雁翎刀壮汉怒极反笑。腰间武胆虎符光晕流转,赤红罡气流转全身,顷刻间化作一袭狰狞兽头甲胄。手中雁翎刀也化为一杆红缨钩镰枪,气势陡然拔高,整个人似一团燃烧的火焰。他狂奔两步,一匹踩着火焰的黑马出现在他胯下,如离弦之箭袭向沈棠。


    铛!


    枪刃虽落空,却几乎是贴着沈棠的眉弓,留下一抹细长红痕,衬得肌肤愈发白皙。


    一枪落空,攻击接踵而至。


    钩镰枪枪头一转,一侧的倒钩上挑直袭沈棠面门,若被刺中,最轻也是头颅开裂。


    “白矢!”


    弓弦嗡鸣,一支墨色羽箭破空而来。


    箭镞精准击中钩镰枪的倒钩,二者撞击发出的刺耳之声令人耳蜗鼓噪,耳鸣不已。


    “参连!”


    墨色羽箭又至,这次却是一箭接三矢。


    看似力道轻盈虚软,但真正接触却是力重千钧,硬生生打偏了钩镰枪的方向,震得持枪者虎口发麻。箭矢的目标也不止雁翎刀壮汉,剩下的几乎一箭一名,箭箭命中眉心、喉咙、心脏等致命处。死者连反应都反应不过来,便觉得浑身冰凉,有些还被带飞着钉在墙上。


    雁翎刀壮汉定睛一看,居然又跳出个黑衣红发绳的高挑少年,左手持着一柄通体墨黑的长弓,身上并无箭囊。那名少年与半空飞跃落地,足尖未稳,右手一拉弓弦至满月。


    “井仪!”


    墨色罡气在他指尖凝聚出四支羽箭,一箭阻拦雁翎刀壮士,再次打偏他的钩镰枪,另外三箭射杀围攻沈棠的人。咻咻咻三箭,又有三人归西,而雁翎枪壮士看了只想破口骂娘!


    这俩小兔崽子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沈棠手中的剑正要割开敌人喉咙,却被一杆墨色羽箭抢先洞穿了敌人脑门,人头没了!


    她猛地回头看向翟乐。


    这就是抢了她人头的人头狗!


    翟乐却没这个自觉,身形灵巧避开追杀,足尖借力跃上房檐,借助地形与敌人周旋的同时,三不五时射出数箭,箭箭毙命。他的箭法极好,身形也灵活得惊人,还不忘叫嚷。


    “沈兄,这些人都杀了吗?”


    “他们怎么都追我……”


    “火火火,脚好烫啊……”


    叨叨的功夫又是数箭出去。


    他纵身飞跃踩着底下人头蹿到另一间房顶上,单臂抓着房檐借力改变轨迹,避开又一次追杀,顺利从三人夹击中脱身。那张嘴巴也没有闲下来:“这配合看着不似土匪啊……”


    他跟他阿兄从东南一路游历到西北,一路碰到的恶徒没一千也有九百。散兵游勇,各自为战,能力也层次不齐,极容易被逐个击破。而这些恶徒互有配合,倒像吃军饷的。


    “想念阿兄,没文心辅助不习惯。”


    “沈兄你帮我啊,文心文心文心!”


    翟乐的嘴就没有停过。


    沈棠被念烦,道:“你能闭嘴吗?”


    余光瞥见翟乐那处,手腕轻甩,长剑脱手飞出,一剑射穿举刀从背后偷袭翟乐的敌人。


    “老子从不打辅助位!”说着两指一勾,长剑似受到某种召唤,乖顺地飞回她手中。


    被喷溅的血扑了一脸的翟乐:“……”


    委委屈屈???


    虽然听不懂“打辅助位”是什么意思,但不妨碍他知道什么叫“辅助”。


    沈兄这是嫌弃他。


    e=(′o`*)))唉


    还是自力更生吧。


    翟乐脸上的轻松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些许凝重——别看他与沈兄气势高昂,但敌人数量却只增不减,也不知道他们从哪儿冒出来的,有种捅了马蜂窝的既视感。


    除此之外,那名雁翎刀壮汉至少也是八等公乘,武胆虎符可驱使四百士。这四百士还未出动,显然是游刃有余得很。现在就用这些不入流的杂兵消磨他们气力,不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他把世界玩坏了 仙箓 影视穿越从四合院开始 穿越八年才出道 在超自然的世界里低调成神 妻子是一周目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