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退下,让朕来 > 038:倌儿有问题(中)

038:倌儿有问题(中)

    沈棠第n次想跳起来给祈善天灵盖做个开颅手术,但考虑到他们之间还有一点儿仅存的友谊,硬生生忍了下来。她压抑着火气道:“哼,为什么会恼羞成怒?我画得这么好……”


    祈善:“……”


    他现在真的能确认了。


    沈小郎君的审美跟正常人不一样。


    二人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谁也不肯先服软。最后还是祈善头疼得揉着太阳穴,避开了沈棠那双信心爆棚、理直气壮的眸。他见过有自信心的,但真没见过眼前这款的。


    为何画技稀烂还能如此自信?


    深知沟通障碍会影响沟通效率,祈善只能选择“迂回”。他手指点着桌上沈棠的大作,语气深沉,问了个要命的问题:“你画得再好,那位倌儿无法欣赏,你能拿到那笔酬劳?”


    被一语惊醒的沈棠:“……”


    是啊,甲方爸爸不满意不行呀。


    她用怀疑人生的眼神像祈善求证:“你如何确定他跟你一样审美……欣赏不来?”


    沈棠将“审美异常”四字咽回肚子。


    她倒不是怵了祈善,不敢怼他,收回评价全是看了甲方爸爸的面(报)子(酬)。


    祈善深吸一口气,皮笑肉不笑地阴阳怪气起来:“世俗之人欣赏美的眼睛大多雷同。”


    沈小郎君眼眶那双招子实属异端。


    谁知沈棠兀自忽略祈善话中“深意”,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神色遗憾,喟叹长吁:“其曲弥高,其和弥寡,这约莫就是‘知音难觅’了。”


    说完还真情实感地摇了摇头。


    内心几近失语的祈善:“……”


    沈棠有些头疼得看着桌上两幅画,掐着眉心:“这样的话……甲方,不,倌儿那边怎么交代?你这种画我画不来啊。”


    祈善问道:“你跟掌柜那边签了契?”


    若是没有签契,直接撂挑子不干就行,至多名声受点儿损失,日后再接这种活儿比较难,但沈小郎君又不靠帮人抄抄写写画画过活,受损便受损,总好过硬着头皮上。


    谁知沈棠却说:“契约已经签过了。”


    她定金都已经拿了。


    沈棠取出她的小钱囊,哗啦啦倒出二十多块被剪碎的银块,祈善看着她的眼神越发复杂了——谁给她的勇气没这个画技就接活收定金的?这下是完犊子了,看沈小郎君如何收场。


    “这下该怎么办?”


    虽说沈棠依旧认为自己画技了得——毕竟那是她曾经吃饭的本事,岂是祈善三言两语就能打击的——但有一点她也担心,她自认为画得再好,但甲方不肯买账也不行的。


    她迟疑道:“要不试探一下倌儿?兴许他就是世俗之外少有能发现美的‘知音’!”


    祈善:“……”


    世俗之外的知音???


    呵呵呵,做白日梦比较快。


    “实在不行……”


    沈棠正想说“实在不行还是试一试,真有打手打人,最后谁打谁还不一定”,祈善同时开口道:“实在不行我帮你画了交差,我们在孝城还是要低调一些,能不惹事就别惹事。”


    “……也行,这活儿你赚我赚也一样。不过,回头还是要跟掌柜打声招呼说画师换了,总不能占你便宜。”沈棠对此没啥意见,痛快答应,“我跟你说说那位倌儿的相貌神态。”


    祈善:“……”


    天晓得他多少年没干这活儿了,要知道即使是生活最困顿的时候也没干几次。


    内心腹诽,耳朵却仔细捕捉沈棠的描述,不错漏一处细节,同时在脑中构建布局。


    谢天谢地,沈小郎君画技迷人,但语言组织能力不弱,料理清晰简洁,观察细致入微。


    仅听她的描述就能在脑中浮现那位倌儿的模样、神态、特征、脾性,心中有了数。


    只是——


    祈善敏锐捕捉到一点细节。


    “你说那个倌儿起初对你不满意?”


    沈棠严肃纠正:“一开始是不满意,但那不是我外表太有欺骗性么?人家大概是觉得我年纪小,画技没有其他年长画师好,但后来不是发现了我的不凡,将活儿给我了么?”


    祈善:“他那是发现你有文心。”


    有文心所以“不凡”,跟确认沈小郎君有画技所以“不凡”,完全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


    再说了,沈小郎君有画技这东西吗?


    沈棠挥挥手:“都一样,都一样。”


    祈善摇头:“舞象之年的倌儿,怎会一个照面就认出你的花押是文心花押,这点不太对劲。仅凭你有文心花押就将这么重要的活交出去,验都不验证画技,更不对劲。”


    文心花押跟画技又没划等号。


    沈棠倒是没什么怀疑。


    “这有什么?他在月华楼大小也是个名人,未来头牌预备役,接触到的人形形色色,其中哪个恩客有文心很稀奇?你总不会想说那个倌儿也有文心,所以认得出我?”


    在这个世界待了一阵,也知道即便拥有的是最低品阶文心,也凌驾于普通人之上。


    只要不是被废或者遭遇其他毁灭性大灾难,正常情况下很难沦落到这种境地。


    那位倌儿的精气神看着不像那种人。


    祈善一时想不出哪里有问题,又问:“你说他的条件就是用他提供的笔墨纸张?”


    沈棠道:“对。”


    他揉着眉心,让沈棠将倌儿再描述一遍,两次描述一字不错,但他仍未找到疑惑源头。


    沈棠双手环胸看他蹙眉苦思的模样,十分不解:“元良,你到底在担心什么?”


    祈善:“不是担心,是不喜欢未知。”


    或者说不喜欢身在局中却不知全局的感觉。他直觉那个倌儿有点问题,这点得不到解答便会一直横隔在心头,相当之难受。


    用沈棠的理解就是强迫症发作了。


    见他如此认真,沈棠便道:“若他真有问题,线索或许在他特地强调的笔墨纸张上。”


    一语惊醒梦中人。


    祈善倏忽想到什么,从那一叠纸张中抽出一张,或置于烛火上烘烤,或泼水等待显现。


    沈棠就静静看着他“发疯”。


    良久又提醒:“或许跟言灵有关?”


    元良,世界不一样了。


    这是个不讲科学的世界。


    不流行火烤水泼这样的科学手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他把世界玩坏了 仙箓 影视穿越从四合院开始 穿越八年才出道 在超自然的世界里低调成神 妻子是一周目boss